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二章 声东击西

第五百二十二章 声东击西

        接到苏菲的电话,赵应龙挺开心的,说:“苏警官,有啥事吗?”

        “你们还在玩那个游戏吗?”

        “是啊,警方给我们找的招待所啥也没有,每天可不就打游戏么!”

        “你记一个地址,春园小区十四单元604,看看在游戏中这里发生了什么!”

        “好的!我马上就去!”

        苏菲暂且挂断电话,顾凌说:“我觉得王梦奇连着策划两起爆炸案,应该没这个闲心玩‘恐怖思维’,不是每个嫌疑犯都会像徐刚一样,在游戏中留记号。”

        “我只是好奇,看看也无妨……这游戏简直就像现实的一面镜子。”

        拆弹专家终于赶到,他们在楼下换上像宇航服一样厚重的防爆服,并从车上抬了一下排爆桶下来,警方全部撤出,由拆弹专家接手现场。

        天色转眼就黑了,七点钟,拆弹专家推开楼上的窗户,说:“好了,可以上来了!”

        等急的众人又上了楼,发现两名专家已经把防爆服脱下,那个炸弹也被拆得零零碎碎,电子元件、电线摊了一桌子,包装炸弹的木盒子上有金属包边,之前那个男人正是利用这个,抓住太阳照进屋内的一瞬向外面发出求救信号的。

        一堆元件里面,果然有一个水银平衡装置,侯队长问:“嫌疑人用了什么炸药?”

        “说来可能有点不可思议!这炸弹啊,制作手法非常专业,唯独炸药是假的,这就是一块橡皮泥,假如换成tnt和雷管,这东西是绝对能爆炸的。”

        “什么,一块橡皮泥!?”在场的警员们都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

        “你看!”拆弹专家揪下来一块,搓了搓,“闻闻味道,就是橡皮泥。”

        “其实假的也好,真的也罢,他的目的都达到了。”顾凌说。

        “如果他是要杀人,假的又怎么达到目标?”苏菲说。

        “没有更好,先收队!通知下面的居民可以回家了!”侯队长说。

        苏菲走过去,把那一大块橡皮泥掰开,但是里面并没有藏什么“惊喜”。

        她又检查了一下屋子各处,嘀咕道:“奇怪,那两颗牙呢?”

        顾凌突然惊恐地说:“会不会,这根本就是障眼法,真正的爆炸在其它地方?如果说他设置假炸弹有什么目的,我能想到的就是牵制警方,声东击西!”

        这个推测确实也让苏菲惊心了一下,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是赵应龙打来的,赵应龙说:“苏警官,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你说的这个地址,里面确实有一名角色,而且等级很高!”

        “行,谢谢!”苏菲挂了电话,对顾凌说:“刚才被我们发现的男人,自己也是一名罪犯,王梦奇演这场戏的目的是让这个人被捕!”

        “那我们赶紧通知侯队长吧!”

        二人下去告之侯队长这个发现,一行人这便赶往医院。

        由于当时情况危急,并没有查这个男人的身份证,他自称叫沈利,沈利的身体并无大碍,在医院打了一针营养针,输了点葡,萄糖便已好转。

        他们来的时候,沈利刚从医院走出来,满嘴感谢:“今天多亏了你们呀,不然我的小命就交代了,我的房子没事吧?”

        “没事。”苏菲说,“对了,那房子是你买的还是租的?”

        “我一直都住在那……谢谢你们呀,赶天我送一面锦旗到你们局里。”

        侯队长说:“先别急着走,还得录个口供。”

        “哦,瞧我这脑子。”

        沈利被带回局里,坐进审讯室的时候他有些不自在,笑道:“录个口供而已,用不着在这里吧?”

        “问完就让你走了!”侯队长说,“你饿了吗?”

        “要是不麻烦的话,来一口面条什么的吧!”沈利说,他的额头已经出了一层冷汗,他笑道,“空调开得有点高哈!”

        “行,我这就让人去给你买。”

        警察给沈利买了一碗牛肉面,沈利吸溜溜地吃得很香,额头的汗更多了,在外面旁观的苏菲都担心他的汗滴到食物里。

        吃完东西,有警察进来收拾,其实是拿走他摸过的杯子、饭盒,悄悄地去验指纹。

        侯队长问:“这名嫌疑人你认识吗?”

        “不认识。”

        “长什么样?”

        “我一睁开眼就变成你们看到的那样,当时头晕乎乎的,可能他给我下了药……嘶,是个小伙子,头发怪短的,穿一件皮夹克,我说无缘无仇你干嘛要这么对付我,你要钱的话我可以给你。”

        “是他吗?”侯队长出示王梦奇的照片。

        沈利仔细瞅了一眼,连连点头,“没错,就是他!”

        “你怎么知道炸弹是真的?”

        这个问题让沈利短暂沉默了几秒,站在外面的苏菲看见他的手在揪扯自己的衣服,沈利回答:“那盒子很重,嘀嘀的响,他说话的语气又很认真,我哪敢不相信!”

        “他没有提什么要求吗?”

        “没有,就让我抱着盒子不要动,还当着我的面把我手机扔到杯子里面……我一个人在屋里害怕死了,想想简直是噩梦,我抱着那个盒子站了几个小时,唉,哪怕是死我也不想再经历一遍!”

        顾凌推测道:“沈利相信炸弹是真的,或许说明他认识王梦奇,也知道王梦奇确实会这样做!”

        这时一名警察取来一份文件,对苏菲说:“苏警官,你说的是对的!一查指纹,这人是个逃犯啊!”

        “让我看看!”苏菲拿过那张鉴定报告看了一眼,沈利的指纹刚好与一宗几年前发生的绑架案中留下的未知指纹对上了,王梦奇那谜一样的犯罪动机,终于露出一个窗口。

        苏菲记住案件编码后,就直接跑去了档案室,顾凌见状也跟了上去。

        苏菲记下了案件编号,去了档案室,顾凌也追上她。

        合上卷宗,苏菲说:“这家伙不是一般的罪犯。”

        顾凌说:“贩卖儿童还用如此猖狂的手段,肯定有人提供情报,他背后有团队!”

        “走,去看看他说了些什么。”

        又回到审讯室外面,沈利看上去越来越紧张,额头上沁出的汗大滴大滴地落下来,他不停地拿戴着手铐的双手擦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