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七章 人定胜天

第五百一十七章 人定胜天

        他们一直守在王秀才的病房门口,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于是就这样四人轮流看守,王秀才就是他们的唯一希望了,要是这个希望也破灭,就等于之前的一切和之后的所有都将化为乌有。

        苏菲自告奋勇地看了昨天凌晨到今天早晨的一班,反正熬夜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

        当然,除了苏菲,陪同她的还有我的那条狗,此刻正安安静静地趴在椅子下面。

        见顾凌来换班,苏菲站起来抻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打着哈欠说:“困倒不困,就是太无聊了,昨晚我看完了一整本小说,100万字的。”

        “你也太强悍了吧?”

        “是那种很nc的玛丽苏小说,正好拿来练习速读,现在我满脑子都是‘邪魅狂狷’、‘优雅一笑’、‘嘴角闪过一丝玩味’之类的,精神污染!”

        “先吃点东西,然后回去睡觉吧。”

        苏菲没忘记去洗个手,然后坐下来拿起包子和豆浆吃,说:“顾凌,你说这家伙不醒怎么办?”

        “看过《入侵脑细胞》吗?”

        “你就不能有点正经的回答?”

        “我真的在这么考虑,《入侵脑细胞》的技术现实中已经有了,就是把一些电极贴在头部,侦测受试的脑波。”

        “有用吗?你能从脑波看出我们要的名字?”

        “如果我们把释放人员的名字在他脑边挨个念一遍,观察他脑波的波动,你觉得怎么样?”

        苏菲想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拍着顾凌的后背说:“真亏你能想出这种方法,太不靠谱了吧!”

        顾凌露出苦笑,苏菲知道,他也是在认真地考虑解决办法。

        “交给你了,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

        狗听见苏菲离开,便跟上。

        他们在附近的酒店订了两个房间,苏菲拖着疲惫的身体进屋,江楠还在床上呼呼大睡,她简单冲了个澡,躺下,熬了一晚上感觉脑袋里面像塞了棉花一样,闭上眼睛会有一些奇怪的图案出现在视网膜上,这是用眼过度的征兆。

        睡梦中的江楠突然嚷嚷起来,“啊,原来是他!”

        苏菲看了一眼,原来只是在说梦话,梦里也在想这件事情,可见现在大家都是一样的愁。

        现实永远比电影更曲折离奇,谁会想到在我付出巨大努力和牺牲,就差临门一脚的时候发生如此无厘头的事情,简直就像冥冥之中有股力量在阻挠他们抓住“凭栏客”。

        是天意吗?

        苏菲认真地考虑这个问题,可天意为什么要站在邪恶一方,不,天道本来就是残忍多变的。

        就算是天意,那她也相信人定胜天。

        带着一脑袋的胡思乱想,苏菲睡着了,醒来时已经是下午,江楠在桌上留了一份龙虾饭、一杯咖啡和一张纸条,说:“我先去医院了,给你买了很辣的龙虾盖饭。”

        苏菲笑笑,吃完东西,穿好衣服去医院,几人都在那里。

        我说:“今天医生来检查了,王秀才的瞳孔没有光感,仍然没有恢复意识。”

        江楠说:“虽然这么说不恰当,但我们现在是在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我摇头,“还剩9天时间,重新开始调查是无论如何也来不及的,我承认这是在赌!”

        顾凌站起来说:“逆风局就得赌,赌一下说不定还有翻盘的可能,我查了网上的数据,脑部受伤的人恢复时间呈两极分化,要么在一周以内清醒,要么就是变成植物人,王秀才醒过来的概率接近40%!”

        “相对于我们从两百多人中找到‘凭栏客’的概率,已经算很高了,况且我们现在不能去查,只要一查,就会有人被杀害!”

        “成事在人,谋事在天!”苏菲说,“既然只剩‘等’这条路,那就等吧。不过叶队长,假如他醒了,你要怎么套出情报。”

        “演一场戏!”我斩钉截铁地说,“我会把他救走,告诉他牢狱里面发生了越狱事情,我是趁乱逃掉了。之前我已经布好一个局,只要王秀才意识清醒,我会骗他说出那个名字的!”

        “希望这场好戏能够如期上演。”苏菲衷心地说道。

        没必要四个人等在这里,苏菲和顾凌先出去了,很快日暮降临,苏菲却不觉得饿,他们走在路灯逐渐亮起的街上,苏菲看着下班的人流,一切都是如此的稀松平常。

        狱越的消息并没有公布出来,执法方已经设想到王梦奇逃进城里的可能性,各处都增派了人手。

        “你要是饿的话,我陪你去吃饭!”苏菲说。

        “我还好,好久没出来散步了,都快忘了普通人是怎么生活的了。”顾凌笑笑。

        “所谓普通人到底是什么?”

        “就是这些芸芸众生啊?”

        “可是你要是仔细了解一个人就会发现,也许他是gay,是双性恋,是无性恋,或者有特殊癖好,或者他有心理问题,又或者他有过什么特殊经历,所谓普通人只是一个统计学假想,把大众量化得出的一个平均值,实际上这样的人存在吗?”

        “当然,无限接近,平均值的人也是存在的,那一定非常非常稀少,以这种稀有程度来说,绝对的普通人才是最不普通的……所以这世上根本没有普通人,每个人都是特别的!”

        “你说得好像很有道理。”顾凌笑道,“但是为什么突然想这些?”

        “我在想啊,我要是能读心就好了,就能知道别人身上的故事,看穿谁是藏在人皮下面的那个恶魔。”

        “早上你还嘲笑我,结果自己不也一样,遇到困难就开始求助于幻想。”

        “没有幻想,生活该多没意思!”苏菲扭头笑笑。

        “你要不要去喝点东西?”

        “你请吗?”

        “当然喽!”

        “我好想喝酒哦……”苏菲只是抱怨一声,她当然知道现在没这个闲情。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巨响,街上的行人纷纷驻足,朝巨响传来的方向望去,那里有一栋楼正在冒出黑烟,二人错愕了一瞬,立即朝那里赶去!

        场面一度混乱不堪,楼上陆陆续续的不断有人仓皇地逃出来,过了好一会,看到楼里的人几乎逃光了,二人这才走上了二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