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六章 流年不利

第五百一十六章 流年不利

        这时我直接开口了,“你现在回来,算你是主动自首,可以减刑,要是从那里掉下去了就什么都没了。”

        看见对方没有反应,我感到不对劲,于是走过去一看,根本没有人在那里,只有一件衣服在管道那里塞着,拿着衣服看了下号码,这件衣服应该是冯强的。

        由于冯强和王梦奇是从粪池钻过去逃脱的,衣服上的气味可想而知,苏菲说:“赶紧去洗手!”

        “找个袋子!”

        病房里没有袋子,苏菲把床单拽出来,包住衣服,我说:“他很可能还在医院里面,接着搜!”

        “洗手啦!”

        我去走廊尽头的卫生间,仔细地洗了一遍手,突然听见窗外下面传来车声以及喊叫声,他走到窗户边一看,一辆面包车正在开出去,后面追着几名执法,警犬疯了一样追赶在汽车后面,一名执法停下,冲天鸣枪。

        “怎么回事?”

        苏菲带着狗跑到厕所门口问,这时无线电里传来联络:“我是013,逃犯偷了一辆车跑了!车牌号是xxxxx!”

        我问:“我是015,车上有几个人?”

        “013回答015,车上只看见一人!”

        “015收到,我们在医院内继续搜索!”

        我关了无线电,对苏菲说:“走吧!”

        他们仔细检查了每一个病房,还检查了一下通往天台的门,各处巡视的护士也纷纷传来反馈,称未发现任何可疑人员,看起来两个人都在那辆车上,或者他们在中途走散了。

        搜捕持续到深夜十一点,牢狱通知他们先回去,称已经抓回一个人。

        陆续有执法车返回,但他们所在的小路上却没有一辆经过,苏菲怎么招手呼喊,那些经过的执法车也没听见,由于参加搜捕的人员太多,不可能人人有车,大多数人只能顶着月色走回牢狱。

        我说:“走一走也没啥啦,我坐牢这一个月,能让我在这样的月色下走路,不知道有多开心!”

        苏菲笑笑,“钱某书说过,人啊总是以新苦为乐。”

        “辛苦为乐?”我一脸懵。

        “就是说你坐的久了,站起来就开心,站的久了,坐下来就开心,走路对你来说是快乐,对我可不是。”

        我笑着指指在月下欢奔的狗儿,“它也很开心,你就少数服从多数吧!”

        “好,我就陪你走吧!”

        我掏出烟,想想还是放回去,问:“外面最近有什么大新闻?”

        “嗯,科比死了。”

        “打篮球的?”

        “是啊,坠机,挺不幸的……你是不是没吃饭?”

        “好像……是的。”

        苏菲掏出一块牛肉干,我道声谢接过,狗闻见肉干的香味就跑过来,我嘴上说着“你不能吃这个”可还是分了一小块给它。

        回到牢狱,我的师兄给参与搜捕任务的执法们准备了食物和水,我没心情吃饭,过去问:“谁被抓回来了?”

        “冯强,正在审呢!”

        “我想去看一眼。”

        “行,跟我来。”

        他们来到牢狱内的一个审讯室,特警、刑事队的干部都聚集在这,苏菲在人群中看见了上回合作的侯队长,侯队长笑着和她点了下头。

        单面镜后面,冯强被戴上手铐、脚铐坐在椅子上,两名武执法负责审讯。

        武执法问:“谁策划的这场越狱?”

        “王梦奇!”冯强不假思索地回答,“不用想也知道是他,不然怎么会搞出这么大动静。”

        “雷管是从哪来的?”

        “我不知道,他有自己的渠道,整个计划都是他主导,毕竟他是死刑犯,没有后顾之忧,我纯粹是被忽悠上贼船的。”

        “你负责什么环节?”

        “我主要就是把那块板撬起来。”

        “你怎么知道那下面是化粪池?”

        “我不知道呀!”冯强一脸茫然。

        “这又是王梦奇告诉你的?”

        “对对,这小子鬼得很,对牢狱里面的事情了若指掌。”

        别说参与审讯的武执法,外面的人也不相信这话,苏菲说:“这人表情夸张,但并不诚恳,我认为他在撒谎。”

        我说:“王梦奇和我同监,他性格相当孤僻,如果他自己主导整个计划,我想不会额外带个帮手,那样只会增加风险。”

        冯强戴着一副眼镜,虽然他极力装傻,仍然给人一种很有城府的印象,我又说:“我觉得从性格来看,冯强才是主导,他说服了王梦奇。”

        “主犯得多判十年!”一名队长说。

        武执法继续询问:“你们是在哪里分开的?”

        “医院!”

        “可是我们没在医院里发现他。”

        “当时我俩一身都是大便,逃到医院天已经黑了,他说这里是一家疗养院,可以进去偷点食物和衣服,毕竟我们穿着这一身也逃不远。”

        “王梦奇叫我先上去开窗户,结果我一扭头他已经溜了,我没就管他,爬到楼上,偷了一个老头的饭,然后去卫生间洗了洗,一直躲在停车场,后来发现有执法带着狗进来了,没辙,这才偷了一辆车跑掉!”

        “你意思是,王梦奇叫你进医院,自己却跑了?”

        “对!”

        “他往哪边跑了?”

        冯强回忆半天,说:“天太黑,况且我又近视,没注意到,不过……当时有辆卡车从医院开出去,他可能是躲在车上,逃了吧?”

        得到这个情报之后,立即有人离开审讯室,准备二次搜捕。

        我去找师兄说了几句话,师兄现在很郁闷,苦笑着感慨这下子一定会被调走,但也表示他肯定会把王梦奇追回来。

        我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我会帮你的。”

        “你们还是继续忙你们的案子吧,这边不用你们操心,你们不也是火烧眉毛,各人顾各人吧!”

        “对了,要是医院的王秀才如果醒了……”

        “你们可以带走审问,回头我签一份文件给你,连环杀手和高智商逃犯……嗯,好像两个都很麻烦,咱哥俩今年真是流年不利!”师兄苦笑摇头。

        “吉人自有天相,别灰心!”

        第二天清晨,医院走廊上,苏菲顾凌惊醒,只见他提着一个饭盒,顾凌问:“你困不困?”

        “还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