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五章 挨家挨户搜捕

第五百一十五章 挨家挨户搜捕

        沉默片刻,我继续说:“今晚王秀才肯定不会醒,我找你们来,是想我们一起帮助牢狱把逃掉的人抓回来!”

        苏菲苦笑,“遇上案件,你就是没法不管对吧?”

        “我来卧底,牢狱提供了许多帮助,现在他们遇到麻烦,我们袖手旁观也说不过去!”他看向昏迷的王秀才,喃喃道:“做我们该做的事情,剩下的就交给老天爷吧!”

        救护车来了之后,进过商议之后江楠和顾凌就一同前往医院去了。

        我和苏菲还有一条狗一起进行了捕搜工作,加上前来支援的特警,一共一百多名执法者加入这次搜捕,大家以牢狱为中心,向周围扇形辐射,每隔五分钟通过无线电汇报一次情况。

        由于这片区域实在太大,狗根本找不到气味源,一直东嗅嗅西嗅嗅,两人沉默地穿过草丛,天边一轮圆月高悬。

        我率先打破沉默,“我担心我师兄会因为这次的事情被处分。”

        “要我说,处分肯定逃不了。”

        “我主要是怕他丢了工作……其实他也挺倒霉的,别说他了,我天天和王梦奇在一起,一点异常都没发现,他整天就坐在床上玩自己的魔方,和我的交谈前后不超过三句。”

        “014小队,没有发现异常!”无线电里传来其它人的声音,我对着无线电说:“015小队,没有发现异常!”

        苏菲说:“王梦奇是死刑犯,越狱倒也可以理解,那个心理学家不是判了二十年吗,有必要铤而走险吗?国内有记录的越狱事件,基本上都是以失败告终,他学历这么高应该不会这么糊涂,想不通!”

        “你永远想不透别人是怎么想的。”

        “你在牢狱这段日子怎么样,被欺负了吗?”

        我回头笑笑,“你觉得我会被人欺负吗?”和苏菲单独在一起,他心情很轻松,不自觉地就想多说一些牢狱里的事情,“不过我们监舍有个牢头,他居然怀疑我和王秀才有不正常的关系,被我略施小计弄到禁闭室去了。”

        “哈哈!”苏菲被逗乐了,“你永远想不透别人是怎么想的。”

        “现学现用啊?”

        “谢谢夸奖!阿楠这段时间可想你了,写信你看了吗?”

        “看了……”回答得很平静。

        “你不想她吗?”

        “我想我的狗!”

        “彻底对你无语!”

        这时前方出现一所医院,他们加紧脚步来到医院外面,其它几个小队也在这里停下,搜捕的路上有一栋建设物,自然要格外注意。

        准确来说,这所盖在郊外的医院其实是一家疗养机构,周围有一些小卖部、饭店、招待所之类的,俨然一个小型自然村的格局,到了夜间,街上已经没有人,只有医院还亮着灯。

        我对另一队执法说:“我们上去看看。”

        “好,我们沿着这条街挨家挨户询问。”

        走进医院里面,他们发现这里住院的都是些老人,一名护士从护士站出来,说:“找谁?”

        苏菲亮出证件,“我们在找两名逃犯。”

        另一名年轻的护士探出脑袋说:“我说牢狱那边怎么拉响警报了,原来是有人越狱了,哇,跟拍电影一样。”

        “请对外保密!”我叮嘱。

        “知道知道,我带你们到处看看吧!”

        “有劳!”

        挨个病房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可疑的迹象,我的狗也没有叫过,两名逃犯应该是一身粪便,气味很重,苏菲嗅闻着空气,啥也没闻见。

        检查完一层楼又检查另一层楼,包括存放器材的仓库也看了一遍,这时护士手机响了,当然是振动,她小声接听,另一头说:“407房的李大爷在嚷饿,你去给送点饭。”

        “晚上不是都送过了么,我和执法在一起呢!”

        “啥?执法?怎么回事?”

        苏菲作了一个手势,护士简单结束了通话,苏菲说:“带我们去407看看。”

        来到407病房,床上坐着一名正在看报纸的老大爷,说:“程护士,你来啦?给我弄口吃的吧,刚睡醒,饿死了。”

        “小李没送饭吗?”

        “我不知道,我刚才在睡觉。”

        “你饭盒呢?”

        “柜子里面。”

        护士打开瞅瞅,“没有呀!”

        这时,我的狗从病床下面拖出吃空的塑料饭盒,我接过来看看,又交给苏菲,苏菲闻了闻上面的味道:“有一股泥土味,上一个吃饭的人没用筷子,是拿手直接抓着吃的!”

        她走到窗户前面,朝外面看了一眼,有一根管道直通下面,若是身手矫健完全可以攀爬上来。

        窗台边缘还残留着一些泥土!

        苏菲赶紧冲我作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我心领神会,用无线电通知其它人,“发现疑犯踪迹,可能在这家康复医院里面。”

        护士惊讶地说:“不……不会吧,饭可能是被同一楼的刘大爷吃了,刘大爷是个老顽童,就喜欢捉弄别的病人。”

        苏菲笑笑,“刘大爷应该不会从窗户外面翻进来。”

        护士脸色煞白,问该怎么办,这里全部是老人,逃犯要是劫持人质简直太容易了。

        苏菲说:“医院里面有广播吗?”

        “有!”

        “通知所有人醒过来,把门锁好……”

        “不!”我说,“这样会打草惊蛇,万一他俩躲在某间病房里呢?你去通知别的护士,挨个楼层巡逻,记得两人一组,有可疑的角落千万不要进去,马上通知我们。”

        “好……我这就去!”护士说着走了。

        床上的大爷也是惊慌不安,苏菲安抚了两句,我叫自己的狗仔细闻闻屋子里的气味。

        狗搜寻了半天,跑出门外,上了楼梯,二人紧紧跟上。

        一直来到顶楼,狗进了一间空房间,冲里面吠叫,可是房间里一览无余,并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

        苏菲环顾四周,突然了一些蛛丝马迹,指了指窗外。

        我朝那里一看,只见窗户边缘露出一小块布料,逃犯居然很危险地站在窗外,踩在墙边仅有几公分的一小段突起物上面,面对着几十米的落差,想必一定正在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