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四章 失望沮丧

第五百一十四章 失望沮丧

        正在走出工厂,和已经走到大院的服刑人员们都呆住了,抱着头,茫然四顾,然后刺耳的警报声和管教的哨声响起,他扭头看去,那个精神病站在不远处,一脸微笑,仿佛在说“我早说过了”。

        难道他的预言是真的,有人越狱!

        在这个时候!?

        很快,牢狱长便带着一批狱警跑进了大院,立即吹哨子叫全部人集合并且报数,没想到少了六个人。

        四面警报声响起,没想到就在王秀才快要说出真相的时候发生这样的事情。

        之后我就这样被带走了,来到一个合适的地方才说:“我也帮忙!”

        “叶警官,那你的任务怎么办?”

        “暂时中断。”

        王秀才被倒塌的厕所砸晕了,生死未卜,就算抢救过来也要躺很久,牢狱又发生了如此紧急的事件,我觉得这时候还继续假扮服刑人员有点蠢。

        他换回自己的衣服,由管教带去见师兄,师兄正在办公室里分配任务,师兄急得一头大汗,牢狱内的武执法就这么些人,之前已经派出去一批,他决定暂时不往外面派人,先稳住牢狱内部,再向市里求援,尽快把附近的交通封锁。

        分配完任务,大家各行其是,我问:“谁逃了?”

        “据目前情况来看,是王梦奇和冯强,工厂发生爆炸波及到几个服刑人员,四个人被砸昏,其中有一名重伤……放心,重伤的那个不是王秀才,他现在只是昏迷了。”

        我拿起桌上的两份名单来看,王梦奇就是同监的那个爆炸犯少年,制造爆炸是他的长项,可是他究竟是怎么在牢狱内搞到炸药的,实在让人费解。

        冯强是一名前心理学研究生,他的事迹我在牢狱里有所耳闻,他利用假造的心理学社会实验募集了一百多人,经过重重筛选从中找出了受暗示性最强的那个人,然后让他去杀害自己的导师,冯强所犯的正是教唆杀人罪。

        这二人都犯了重罪,而且属于高智商罪犯,我卧底期间并没有注意到二人有过任何交集,不知道他们这次是联手越狱,还是其中一人搭另一人的顺风车。

        师兄提议:“我们现在去勘察现场,你来吗?”

        “走吧!”

        一行人来到工厂里,此时距离越狱发生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只见一堵墙被炸塌了,倒下来的砖头掩埋住了下面的仪器,破洞里可以看见深蓝的夜空,墙上有一大片放射状的焦痕。

        “真该死,你说王梦奇到底是怎么制造这场爆炸的!”师兄问。

        我说:“这里没有硫化物的气息,我感觉是气体爆炸,厂里子本来就有一些易燃的气体。”

        “但那些都管得很严,而且也需要雷管。”

        我看见地上有个开花的易拉罐,借了副手套把它拾起来,说:“会不会是他用这个来贮存易燃气体?”

        其它武执法说:“队长,这边也发现了易拉罐!”

        师兄一阵头疼,问我:“你和他同监这段时间,有没有注意到他有什么异常?”

        “没有,如果注意到异常我肯定会说的……对了,那个自称‘人类观察者’的精神病前两天说,这里会发生一场越狱事情。”

        “他真这么说?”

        “千真万确。”

        “看来这家伙发现了什么苗头,有必要审他一下。”

        我检查四周,说:“不对啊,爆炸把墙炸开,第一时间肯定不能跑出去,而且这灰尘上根本没有脚印……越狱是在其它地方发生的!”

        我立即走到外面,其它人跟上,他来到已经塌掉的厕所后面,看见地上有块水泥板被人动过。

        “这下面是管道?”

        师兄摇头,“是化粪池,以前用铁丝网围起来,那头和外面是通的,定期有农民过来取粪去当有机肥。后来觉得太不安全,就拿水泥板封上了。”

        我注意到水泥板边缘被擦掉的灰尘,说:“他们是从这里逃掉的!爆炸只是声东击西,拖延时间!”

        “从粪里面游出去!?”师兄也很惊讶,“可是他俩进来都不满五年,这里十年前就封了,他们是如何得到这个情报的?”

        “也许是从其它犯人那里听说的。”

        “真是胆大心细!”师兄皱着眉头,“照这样说,他们逃的方向,和我派人去追的方向完全不一样,现在他们已经跑掉一个小时了!”

        “手机借用一下!”

        我借了手机,给苏菲打电话,听到他的声音,苏菲一阵惊喜,问:“王秀才撂了?”

        “情况有点复杂,你们过来一趟吧!”

        这天晚上注定是个不眠夜,牢狱长不断打进打出电话,远处传来警笛声,市里的刑事赶来封锁交通,特警队也带上警犬赶来,形势稳定之后,牢狱长派出人去周围搜。

        苏菲他们赶来的路上,看见不断有执法车超过他们,期间还有执法要求他们停下来接受检查,一问才知道,有人越狱了。

        “不会是王秀才吧?”江楠吓得脸都白了。

        “叶队长把他盯得死死的,怎么会让越狱。”苏菲说。

        来到牢狱门口,我在等他们,坐了一个月的牢,他没啥太大变化,身上穿的还是走的那天穿的衣服,只是头发没了,看上去好像瘦了一些似的。

        “叶杨哥哥!”

        江楠喜极而泣,扑上去来了一个拥抱,然后他的狗比江楠更加热情地扑过来,疯狂舔他的手。

        “好啦好啦,一会再叙旧,你们先跟我进来!”

        来到牢狱内的医务室,隔着门,有几个人躺在病床上,其中一个正是王秀才,牢狱的医疗条件有限,王秀才具体的情况还没有诊断出来,稍后会有市里的救护车把他和其它受伤的犯人接走。

        听我简明地说完情况,顾凌震惊,“什……什么?有人越狱的时候,把王秀才砸晕了,为什么会这样!”

        “我和你一样惊讶,我现在继续卧底也没什么意义了!”

        “叶队长,今天是2月8号,距离‘凭栏客’下一次犯罪的时间只剩下十天了。”苏菲提醒。

        “我知道,我知道……”没人比我更加失望沮丧,“可是王秀才不知道要昏迷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