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二章 上钩

第五百一十二章 上钩

        “李德才确实有这方面的倾向,也是个屡教不改的老油子。”

        “给他关两天禁闭吧!下工之后你派人去厕所检查一下,我会把他的把柄送到你面前。”

        “好好好!”师兄笑道,“我会全力配合你查案!”

        “对了,这牢狱里面是不是有一个精神病,自称‘人类观察者’?”

        师兄一听立马想了起来,“你说那个啊,他就是个精神病,这家伙被判了无期,可是他根本不去上工,每天就坐在自己的牢房里,脸上笑眯眯的。”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大概是妄想症吧,可他为什么没有被送去精神病院?”

        “心理医生说他的认知能力、逻辑性都是正常的,而且没有攻击性,不必强制治疗。话虽如此,可我们也提防着他,经常让牢狱里的心理医生找他谈话,每次都是那套疯言疯语,什么‘我在观察你们’、‘时间线已经改变了’之类的,疯子的想法还是不要了解为好,以免自己也发疯。”

        我心想,关于越狱的预言,大概也不用说了,疯子的话谁会当真。

        他自己在牢狱工作过,知道有一些服刑人员确实是有精神问题,不,应该说犯下重罪的人基本都有心理问题,只是严重程度不同。

        一天辛苦的劳动结束,我对王秀才说:“到厕所等我,我有个好东西给你看。”

        王秀才傻傻地答应了,然后我朝李德才递个眼色,李德才开心极了,尾随着王秀才就进了厕所,很快厕所里传来“吊哥不要啊”、“你乖一点我就不揍你”的对话声。

        我叼着烟,在不远处看着,两名狱警接到命令过来检查,给李德才放风的小弟赶紧大喊,可当时李德才已经把裤子脱了,狱警进去之后被抓个正着。

        “搞什么呢!”

        “拉……拉史!”

        “两个人在隔间里拉史?给我出来!”

        李德才和他的小弟还有王秀才被戴上手铐带了出来,不少人跑来围观看热闹。

        李德才当晚就被送去禁闭室,王秀才交代完情况就回监舍了,他看向我的眼神明显不大信任,我过去嘘寒问暖,说:“对不住啊兄弟,其实是这样,李德才他还在惦记你的腚,我干脆就顺水推舟,把他弄到禁闭室,让他长长记忆,下午是我把狱警叫来的,他没把你怎么样吧?”

        “那你为什么不先告诉我?”王秀才埋怨道。

        “下工的时候他在旁边,我也说不了,我真的是太讨厌这人了,所以……实在对不住。”

        王秀才原谅了我,说:“这样也好,这两天都不用见到这臭老盖了!我真搞不懂,男人有啥可惦记的,恶心死了这帮人。”

        经过这个小插曲,二人的“友谊”又巩固了,隔日下工的时候,我继续攻坚,这次他直接开门见山,说:“知道杀人啥感觉吗?”

        “能有啥感觉,跟杀畜牲一样。”

        “不不不,那感觉绝对不一样,我形容不来,我把那小子捅死几天之后,喜欢的娘们跟我弄的时候,说我身上有一股特别的味道,是以前没有的,可能这杀人就跟玩女人一样,等你杀过人,你身上有什么东西就变了。”

        王秀才听得两眼放光,小声问:“杀完人,娘们就更喜欢你?”

        “你可以试试看。”

        王秀才左右看看,“我也杀过人。”

        我心中一阵兴奋,秘密的闸门已经打开了,脸上却不动声色,“吹吧你!你不就是打老婆进来的吗?”

        “不是,执法没查到这个,两年前我杀过一个人。”

        “怎么杀的?”

        王秀才神秘地摇晃手指,“不能说,总之我可以这么说,也许别的方面是你叶哥厉害,可在杀人这件事上,我绝对胜你一筹。”

        “呵,就可着劲吹吧!”

        随着放风时间的结束,这次攻坚只能宣告失败。

        我回去之后仔细考虑,普通的闲聊很难套出秘密,必须要让王秀才自己主动说出来。

        也许,可以设置一个骗局!

        下一次放风的时候,我说:“我打算做掉一个人,你认识比较狠,下手干净的人吗?”

        王秀才笑笑,“我就认识我们村的杀猪匠,你要吗?”

        “不是说你杀过人吗?你是不是明年就释放了?”

        “咳!”王秀才笑着揉了揉平头,“我不是那种人,我有自己的风格你懂吧,不是说你给我一个名字,我就把人杀了,那属于功利性的。”

        “两千万你要不要挣?”

        “啥!?”王秀才眼前一亮。

        “那家伙掌握着一条渠道,如果你能把他做了,我的人马上接手,一年净获利就是两千万,我可以拿这两千万给你当报酬,我现在在坐牢,自己不能出手,不过正好可以物色一个合适的帮手,但一定要可信!”

        “啥……啥渠道啊?”

        “卖‘东西’的渠道呀!”

        “你不是开夜总会的么?”

        我笑了,“开夜总会能挣几个钱呀,那都是幌子,其实大头还是卖‘东西’,我小弟跟那人拿货,他是中间商,一来一回我们少挣四成!”

        我遗憾地晃晃四根手指,“可我们又不能越过他,现在就需要一个底子干净的局外人来出手,我正好坐牢,如果他这时候死了,他手下是绝对不会怀疑到我头上的。”

        我说得有板有眼,好像一名演技精湛的演员,差点自己都信了。

        王秀才吞咽着口水,问:“那他也是道上的吧,身边肯定很多人,我能下得了手吗?”

        “他在城外有个别墅,是买给他五姨太的,他现在最宠的就是这个老五,每周三他都要一个人去她那儿过夜,别墅里面就一条狗,按照这家伙换女人的速度,明年老五应该还是得宠的,但要再过一阵子就不好说了,当然能越早做掉他越好,他多活一天,我们都要损失很多钱。”

        王秀才已经上钩了,说:“我把他杀了,两千万找谁要?”

        “先付你五百万定金,杀完人出去避风头,之后我派人把剩下的一千五转给你。”

        “你不会到时候把我灭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