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一章 失望至极

第五百一十一章 失望至极

        我翻着看,这小书是铅笔写的,纸张只有半个巴掌大,总共也没多少字,一会就看完了,看到最后一页我笑笑,“有意思,你挺有才的嘛!”

        “过奖过奖。”

        “不过你这光有涩情没有暴力啊!看着不带劲!加点杀人的怎么样,让我看看你有没有艺术细胞。”

        “嘶,杀人啊……”王秀才一副牙疼的表情,“老实说我是纯情派,不大喜欢暴力,不过叶哥想看,那我可以试试看!”

        听了我的建议,王秀才这才又开始了新的写作,期间我一直在观察他的表情,据我推测,王秀才应该是在抗拒之前那段杀人回忆,他想将它们封印起来,老老实实坐完牢出狱,像普通人一样生活。

        第二个晚上,王秀才开始奋笔疾书,写作的时候额头沁出一粒粒汗珠,嘴角露出古怪的笑容,我很确信,他记忆的闸门已经打开了。

        我观察王秀才观察得过于投入,以致于被其它人看在眼里,误以为他对王秀才有什么企图。

        这天下工,王秀才把我叫到厕所,给他看自己的作品,粗糙拙劣的猫书里讲述了主人公把一个女人绑在树上,强x然后虐死,细节真实让人有些恶寒。

        但这基本根本算不上小说,因为完全没有剧情。

        这些描写已经足以证明,他们之前的猜测、推理是正确的,王秀才就是在高岭和天子岭作案的那个人。

        “写得很好啊!”看完,我称赞道。

        “呵!”王秀才笑着搔搔头,“没想到我还有这个才能。”

        “你从哪来的灵感啊?”

        王秀才怔了一下,回答:“电影,以前看的一部老电影,特血腥。”

        “我跟你讲个秘密啊!”我朝外面瞅一眼,神秘地压低声音,“我在外面混的时候,弄死过人!”

        “真哒!?”

        “我那天心情不怎么好,喝了酒准备去找个小姐泄泄火,遇到一个小流氓,就在街上,他找我借烟抽我没吊他,说了几句不动听的话,我的火气噌一下子上来了,抽出刀子唰唰唰,全部捅在他肚子了!”

        “等他倒地上之后我就慌了,一口气跑出几条街,赶紧把身上的衣服脱了,包着一块石头和刀子扔进河里,不过后来执法没查出来……要是查出来,我就不是判十年了。”

        我准备用秘密换秘密。

        王秀才听得来劲,两眼放光,说:“执法确实很蠢,没监控就跟瞎子一样,我猜你杀人的地方一定没有监控。”

        “那我就不知道了,好像是没有,那人我也不认识,第二天执法把现场围起来的时候我还去现场看了。”

        “叶哥你牛啊!”

        “经过那次的事情我认识到,执法其实没那么厉害,你要是杀了人呀,一定记得处理好现场,最好不要杀认识的人。”

        进一步试探,王秀才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感觉那个秘密呼之欲出。

        偏偏这时候,李德才带个小弟进来上厕所,他暧昧地冲我笑笑,好不容易酝酿起来的气氛瞬间烟消云散,王秀才搭着讪走了。

        我失望至极,心里把李德才骂了个狗血淋头。

        这时李德才走过来,掏出一根烟给我,猥琐地笑道:“叶哥,你俩一下工就钻厕所,干嘛呢?”

        “来厕所能干嘛,你来厕所是为了吃啊?”我没好气地说。

        “你俩是不是弄过了?”李德才笑笑,“别瞒了,我瞧出来了,你看秀才的眼神都不一样!哥们能理解,秀才长得白白净净的,屁股那么翘,我看着都流口水。”

        对着李德才猥琐的笑脸,我很想一拳平了他的鼻子。

        李德才继续说:“打个商量,让我也给秀才弄一次,要弄大家弄,不能你一个人弄啊!”

        “我有啥好处?”我冷笑道。

        “一条红塔山。”

        “行,我考虑考虑!”

        “叶哥爽快啊,我先走了哦!”

        等李德才走了,我气得咬牙,大好的机会被李德才给浪费了。

        我来到大院,犯人们在各处活动,他来到长椅前,两个犯人正在晒太阳,我作了一个“滚开”的手势,那俩犯人赶紧走了,他大咧咧地坐在长椅中央,点上根烟,出神地望着天空。

        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在他旁边坐下来,不卑不亢,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我扭头说:“滚!”

        “我观察你很久了,叶警官!”

        对方的开场白就让我吓出一身汗,不可能啊,他跟服刑人员同吃同住,怎么会暴露的。

        难道这里有在外面就认识他的人?

        可这男人很面生,他很确定自己以前没见过。

        几次特情经验让我学到一件事,打从心底相信自己的角色,哪怕被人当面质问、怀疑,也要装作若无其事,他平静地回答:“你眼是不是瞎了?我tm能是执法?”

        “语言只不过是一种掩饰,放心,我并没有什么恶意。”陌生人捂着自己的胸口自我介绍道,“我是人类观察者,我一直在观察你,和这里的所有人。”

        我挑起一根眉毛,“神经病?”

        “你理解不了我的存在,在你面前我只是血肉之躯,像你一样的凡人,你看过南极的纪录片吗?摄制组为了近距离拍到企鹅,会弄了一只假的企鹅,里面装着摄相机,别的企鹅会认为它是一只真企鹅,就像你认为我是普通人一样。”

        我心想,这一定是精神分裂,已经严重到产生一套扭曲的世界观,他随口问:“那你观察人类,图啥呀?”

        “你是在问我的目的?你觉得企鹅能理解假企鹅的存在意义吗?你是个有意思的观测对象,祝你好运,叶警官!”他彬彬有礼地站起来,指向厕所方向,“不久之后那里会发生一场越狱事件。”

        说完,他走了,两手穿着兜,随意地散着步,留下我一个人目瞠口呆。

        隔日一早上工的时候,我跟管教说拉肚子,管教把他单独带出来,我小声说:“我要见牢狱长。”

        随后,师兄和他在走廊里见面,师兄掏出烟,问:“计划进行得怎么样?”

        “还行吧,现在有个阻碍,说来比较可笑,李德才看我和王秀才走得近,怀疑我跟王秀才在玩男风,老是盯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