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章若无其事

第五百一十章若无其事

        “祝你顺利!另外,有你的一封信!”师兄从怀里掏出一封信。

        我满怀期待地拆开,一看是江楠写的,写的是关于外面的情况,他当然也是高兴的,可又有点微小的失落,为什么不是菲菲写来的。

        坐牢这几天他发现自己最想的人不是江楠,不是顾凌,而是苏菲,没有她天天斗嘴,本以为清净了,可是又好像很无聊。

        “大……大家好,我是王秀才,是重伤害罪进来的。”

        到了晚上的时候,王秀才果真如时报道,我躺在床上一边看着报纸,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王秀才,你睡着这张床!”李德才指了指一边的床铺说道。

        “好的,谢谢。”王秀才说完就去整理起来。

        这时趁着王秀才从床上下来,李德才狗改不了吃屎的揩了一把油,他从后面掐了一把王秀才的腰,吓得他全身一耸,李德才笑道:“你这小身板好结实哟!”

        “呵呵,进来的时候比现在要胖,饿瘦的。”王秀才尴尬地笑道。

        李德才没有继续骚扰,隔一会和王秀才说句话,我看在眼里,知道李德才在试探,就像鬣狗在狮子面前骚扰羚羊一样,如果狮子默许,就等于承认鬣狗在这块地盘上的权利。

        见我无动于衷,李德才的胆子渐渐野了起来,话题也开始放肆起来,王秀才很不自在,像被色眯眯的导演叫进房间谈剧本的新人女演员,一边畏惧一边迎合,讲了几个黄色笑话,把大伙都逗乐了。

        我暗想,恶贯满盈的“凭栏客”居然被几个牢狱里的混蛋这样捉弄,也真是讽刺。

        如果按照苏菲的心理能量理论,越是穷凶极恶的连环杀手,心理能量越是集中,他们会在某一瞬间突然爆发,但平时一直处在低耗能模式,表现得格外自卑、内敛。

        像李德才这样的人,无所顾忌地宣泄着心理能量,靠捉弄别人来解压,他是成不了连环杀手的,即便他杀人也是一时失手的激情杀人。

        我一抬头,突然发现靠在墙边玩魔方的王梦奇在看他,自己在观察王秀才,王梦奇就在观察他,真是有意思。

        再后来,李德才提出要“测试一下王秀才的忍受力”,把王秀才叫到面前,拿食指和中指隔着衣服夹他的胸口,像拧旋钮一样拧来拧去,王秀才疼得呲哇乱叫,大伙又被逗乐了。

        我还是不打算干涉,让“凭栏客”再多受点苦,这样他的出手相助才显得有份量。

        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第二天上工回来,累了一天的李德才又想起王秀才这个解压玩具,叫他过来给自己捏肩膀,王秀才足足捏了两个小时,到熄灯的时候,李德才搁被窝里面说:“嘶,怎么今天这么冷?”

        一个小弟说:“这两天倒春寒吧!”

        “唉,太尼玛冷了……秀才,你要不过来一起睡吧,暖和暖和,别冻感冒了明天上不了工。”

        好几个人捂着嘴窃笑,王秀才尴尬地说:“不用了吧,床那么小。”

        “过来嘛!”

        “不,我睡了,你早点休息。”

        “你给我过来!!”

        一声喝斥,王秀才在黑暗中慢吞吞地起床,可以想象他此刻脸上的表情,这时我说:“李德才,你差不多一点!”

        一阵寂静,笑声也停止了,李德才笑着说:“好吧,那就算了!看在叶哥的面子上!”

        第三天上完工,放风的时候,我一个人坐在长椅上晒太阳,王秀才磨磨蹭蹭地过来,我睁开眼瞄了他一眼,王秀才掏出烟说:“抽吗?”

        我抽出一根,示意王秀才点上,王秀才掏出打火机,点完烟,自己慢吞吞地坐在我旁边。

        看来他是来报恩的,准确来说是抱大腿。

        我知道这一幕一定会发生,受够了李德才欺负的王秀才肯定要来投靠他,计划正在稳步地推着。

        “叶哥,你是怎么进来的?”王秀才笑着问。

        “打人,其实也没啥,就是场子里一点小冲突,我拿个啤酒瓶把人头给开了,谁想到那孙子居然报警,太tm阴险了。”

        “呵呵,我跟你也差不多,我打的那人也是偷偷报警把我坑了!”

        “你是打老婆进来的吧?”我揭露了他。

        “嘿嘿!”王秀才尴尬地笑着,搔了搔脖子,“不光是老婆,老丈人我也打了,那一家子都是贱骨头,叶哥,你结婚了吗?”

        “我为什么要结婚?喜欢我的女人数都数不过来。”

        “叶哥豪气啊,一看就是江湖好汉,要是咱俩能一起释放,干脆出去我和你混好了。”王秀才笑得眼角堆满笑纹。

        我暗想,要沉住气,现在还不是问的时候。

        最好是王秀才自己说出来。

        接下来几日,王秀才整天跟着我,上工一起,放风一起,洗澡也一起,他知道李德才畏惧我,只要跟着我自己就是安全的,李德才发现这一点后,就像放弃猎物的鬣狗一样悻悻走开了,监舍里的人际关系又重新恢复平衡。

        这天上工结束,王秀才凑到我面前,装作看他工作的样子,悄悄把一个东西塞到他手里,并用眼睛示意了一下门口的狱警。

        王秀才塞给他的是一沓钉在一起的纸张,我一瞬间有点激动,该不会是他的秘密吧!

        若无其事地做完最后一点工,我把纸藏在手心里面,进出工厂是要搜身的,当然对我也就是做做样子。

        我跑到厕所打开一看,瞬间傻眼,那居然是一本手写的黄书,中间还有素描的插图,文笔自然是粗制滥造,不堪入目。

        “叶哥!叶哥!”

        王秀才在外面敲门,我打开门,他笑嘻嘻地搓着手说:“怎么样,好看吗?”

        “谁写的?”

        “我!”王秀才指指自己,“之前我在1426监舍的时候,偷偷写的,画也是我画的,搬监舍的时候我怕叫管教搜出来,就偷偷带出来藏在机器的缝里面。”

        “你还真是个秀才啊,太有才了!”

        王秀才乐不可支,“不熟的人我也不敢给他看,我这个呀还在连载,你看你喜欢啥剧情我再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