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九章 重新鉴定

第五百零九章 重新鉴定

        两个小时后,侯队长走进来,说:“撂了,是个吸独史的无业游民,被人雇佣说杀了这帮人中的一个就能拿五万块。”

        “呵,这种‘生意’居然也有二道贩子!”

        “苏警官,多亏你们主动保护这些人,上回那案子我们总算是结了,现在能腾出手帮你们,我想你们要是缺物资、缺人的话,尽快开口。”

        “钱资倒没什么,如果能多派几个人手就好了。”苏菲并不客气,他们三个人实在太势单力薄。

        “那行,我尽快安排!”

        “对了侯队长,我还有一件事情请求,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重新鉴定一具尸体!”

        苏菲指着像炸焦的大虾一样的尸体说:“烧死的人都是这个姿势?”

        “差不多,准确来说都是吸入高温的有毒气体被窒息,然后再被火焚烧,就算死亡的时候是躺着的,焚烧会让肌肉收缩,呈现出这种斗拳姿势。”

        “有哪些有毒气体?”

        “一氧化碳、硫化氢、氨、氰化氢、乙醛……”

        苏菲沉吟着,“假如说凶手先让他吸入这些,毒杀之后再烧死呢?”

        江楠摇头,“我觉得很难办到,这些气体要如何储存呢?况且除了气体,最致命的还是烟灰,烟灰的成分很复杂,要如何保证一个活人把烟灰吸得充盈整个肺部?”

        “菲菲,你是在考虑他杀的可能性.吧!其实我觉得,最有可能的办法是用绳子把人绑成这样扔在火海中,纯绵、羊毛之类的绳子会被烧得什么也不剩,也无法检查出来。”

        苏菲点头,“我百分之百确信这是他杀,我最在意的是死的人是谁,为什么独独他是被烧死,在推理小说里,‘火遁’不是人间蒸发的最好办法吗?”

        江楠笑笑,“大部分推理小说都发生在没有科学搜查的年代以前,dna鉴定是不会出错的。”

        “看来只是我多想了,我们走吧!”

        回到车上,苏菲拿起曹备权的资料又看了一遍,曹备权是个斯文的年轻人,眼神有点阴郁,他坐牢的理由有点搞笑。

        几年前,曹备权在城里乱转的时候发现有人扔了一个哈蜜瓜在垃圾桶里,他看着还挺新鲜就拿回了家,破开一看里面有一包东西,全是一些奇怪的“邮票”。

        曹备权无意中舔了一下,才发现这邮票是禁品,就是那种致幻的lsd。

        如果他报警也就没事了,结果这小子自己到酒吧兜售,在一次打击贩禁药的行动中被捕,因为不属于有组织的犯罪,加上贩禁药数量不是太大,判了五年。

        江楠腻在苏菲身上看,咬着手指说:“我也想吃哈蜜瓜!”

        “你看你!”苏菲被逗乐了,拿文件拍她的头,“看见什么就想吃什么!”

        江楠嘻嘻一笑,拉着苏菲的胳膊说:“过年我能去探监吗?”

        “探谁?”

        “还能有谁,我哥哥呗!”

        “他都说了不用去看他,你现在的人设是无父无母的社会浪子,探监这种剧情不合适啦,反正下个月就能见到他了。”

        “嗯……”江楠一阵泄气,“一想到他现在在牢里吃牢饭,我心里就酸酸的。”

        “好啦,不用替他担心啦,我们做好外面的工作,等他归队。”

        “呜!”江楠点了点头。

        除夕当天,侯队长派来的执法进入学校,大伙把大门关上,在一间大教室里包饺子、煮火锅,气氛倒也是其乐融融。

        只是热闹之中,苏菲也有点寂寞,这是第一次在外地过年,又是以这样的形式,她很想念远在×市的陈叔叔。

        与此同时,我也在牢狱里吃年夜饭,今天牢狱破例,让每个监室的服刑人员围坐一桌,一人两盘炒菜,还可以跟狱警申请去超市买点酒和饮料来。

        明天不用上工,吃完饭还可以看春节晚会,大伙兴致高涨,吃吃喝喝,如同在外面的小饭馆里一样。

        “来来,叶哥,敬你一杯!”席间,李德才站起来敬酒,其它人也跟着站起来。

        “来来,我先干了!”我完全融入了自己的人设,大咧咧地说着,把酒一饮而尽。

        “叶哥海量!”李德才也一饮而尽,展示自己的空杯子。

        这两天李德才也是没少找碴,明的不行就来暗的,被我几顿揍之后,揍完再象征性地给点好处,总算是服服贴贴了。

        其它人也自然是没话说,都对我客客气气。

        他瞅了一眼另一张桌子上埋头吃饭的王秀才,心想,局已经布好,就等王秀才进来了。

        过完年,日子又恢复正常,一大早服刑人员们被叫起来,吃完稀粥咸菜馒头的早饭,排着队去工厂上工。

        每一所牢狱都有不同的产业,这里主要是生产车用锂电池,我的工作是每天焊电池盖帽,这活儿很枯燥,一天成千上万个盖帽焊下来,感觉双手就快变成机械臂了。

        工作是八小时制,下班铃一响,大多数服刑人员就往外走,但也有一些人留下来加班,他们想多挣点工分好早点出狱。

        王秀才是其中之一,我为了拉近和他的关系,也会多加一会班,下工的时候偶尔会跟王秀才点头笑笑。

        每当想起这家伙就是杀害了两个人的一号“凭栏客”时,我总有一种冲动,想把他按在墙上,逼问他谁是二号“凭栏客”,当然,要冷静、要克制,要像拆除一个炸弹一样精密地执行每一步计划。

        上工路上,我被管教叫住,带到走廊里,师兄站在那里,拍拍我的肩膀:“师弟,这两天辛苦了!”

        我笑笑,“说来也挺奇怪的,我居然适应了这儿的生活。”

        师兄也笑了,“那是因为你心里没有负担,你知道自己下个月就可以走,要真判个十年二十年你试试……对了,有个消息要告诉你,今天我会把王秀才安排到你那儿。”

        “什么理由?”

        “‘监室存在安全隐患,需要重新翻修一遍’,我会这样对外说,然后把他们几人拆散了,王秀才安排到你这儿,自然而然。”

        “他什么时候来?”

        “晚上!”

        “好!李德才这个牢头肯定会欺负他,等他吃点皮肉之苦,我再出手相助,赢取他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