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八章 恍然大悟

第五百零八章 恍然大悟

        过多的赞美只会把一个人架空,变成另一种形式的异类,在我告别之前,她问他,当年为什么要去干特情。

        我的回答是这样的,“没有什么为什么,只是案子查到那一步,只剩下这一个最优方案,所以我就去了!”

        他只是一个平凡的执法,在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去那些危险的、受苦的地方,他也得一咬牙一跺脚下定决心,也会在执行任务中产生迷茫和动摇。

        他同时也是苏菲的朋友,以及她心中暗暗喜欢却绝对不会表白的那个男人,想到这里,苏菲从抽屉里拿出百忧解,倒了两粒咽下……

        离除夕还有两天了,每天吃外卖也不是办法,况且过年了卖外卖的也得休息,苏菲打算出去采购,于是凑上顾凌一起。

        江楠说:“你们都去啊?我一个人不知道能不能行,要是有什么事发生这可咋办?”

        苏菲略想了一下说:“那我们不是可以把钱昌叫过来吗?”

        苏菲载上钱昌后,钱昌在一旁问:“苏警官,最近怎么没有看到叶警官?”

        “他啊,有任务执行去了。”

        “你们也是辛苦,为了抓这个‘凭栏客’年都不能好好过。”

        此前苏菲给所有人看过“凭栏客”的画像,但大家都没有印象,也许这帮暗杀目标也是“凭栏客”精心挑选出来的,他们在牢狱中和“凭栏客”没有接触过。

        他们只不过是“凭栏客”放出的烟雾弹!

        苏菲问:“你在牢狱里认识一个叫王秀才的人吗?”

        “王秀才?”钱昌望着窗外回忆了一下,“好像我们那个监区有这个人,农村来的吧?老实巴交的,我印象不大深!”

        “那你印象最深的人都有谁?”

        “我想想……我记得牢狱里有个男的,犯的是教唆杀人,他那手法跟小说一样,太尼玛玄幻了!你知道他怎么做的吗?他自己是学心理学的,搞了一个什么心理学测试,挑了一百多号人,分步骤地测试他们那个……就是比较容易被催眠的属性!”

        “受暗示性?”

        “对对!他挑来挑去,挑出一个最最听话的,然后直接催眠这个人去杀人,要不是后来他被老婆举报了,执法压根就想不到这一层,估计那个被催眠的倒霉蛋就要去坐牢了,你说吊不吊?”

        “催眠还可以杀人呀?”苏菲有点难以置信。

        “真事!”钱昌信誓旦旦地说,“你到牢狱里面转一圈就知道了,个个是人才,电视上演的都是小儿科,牢狱里面随便拎个死刑犯出来,都能拍一部电影!”

        苏菲想,希望我在牢狱里面还顺利吧!

        苏菲又问:“最近玩游戏了吗?”

        “昨晚还跟老赵在玩呢!”

        “其它人也玩吗?”

        “有几个玩,不过我们找不到那个想暗杀我们的王.八蛋,他等级太高了,跟我们不在一个层次上。‘恐怖思维’有一个传说,只要你升到六十级,就会成为现实中的大老大、大佬,可是六十级靠人力几乎不可能升到的。”

        “我觉得这没什么因果关系,他们只是在现实中有钱有闲,所以才能把等级升得很高,就好像冰淇淋卖的越多,淹死的人也越多一样。”

        “咦,这有什么科学依据吗?”

        “因为是夏天!”

        钱昌愣了一下,恍然大悟地笑笑:“原来如此,苏警官说话真太有意思了。”

        苏菲曾经被坏人绑架,她几天的经历让她了解了一件事情,罪犯之间有一张无形的大网,每年全球失踪人口是一个可怕的天文数字,有人猜测是外星人潜伏地球,悄悄抓走做实验,其实真正的答案是暗网。

        “恐怖思维”就是暗网的一个窗口,她想是否可以由执法方掌握几个高等级帐号,在虚拟世界中卧底。

        钱昌去医院看望了奶奶之后,二人到超市买了一堆东西,东西实在太多,他们推了两辆购物车出来,suv的后部都被塞满了,钱昌说:“过个年花这么多钱,真是过意不去,这个保护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啊?”

        “等那个名单被撤除的时候。”

        “一般来说,玩家发布的任务会持续七天,除非他额外增加了期限。”

        扫了一眼年货,苏菲说:“对了,再买点常用药物,大过年的,要是谁有个头疼脑热,也不要跑出来买药。”

        钱昌说:“你想得真周到,牢狱对我们都没这么好。”

        苏菲苦笑,“干嘛老拿我们和牢狱比啊,一个是保护外面的人,一个是保护里面的人,能一样吗?”

        “呵呵,比喻不恰当,我留下来看着车吧!”

        “你跟我一起。”苏菲并不放心把他一个人丢下,万一出事就不好了,以防万一,她还带上了枪。

        这一带钱昌比较熟,带苏菲来到最近一家药店,买了感冒冲剂、消炎药,以及她和江楠要用的卫生巾,钱昌殷勤地替她拎着袋子,穿过一条小区前面的马路时,苏菲猛的回头,一个戴着帽子的男人突然面朝墙壁。

        但愿只是她的多疑,走了几步,回头看看,那人消失了。

        当他们穿过一条小巷时,快要走到尽头时,那个男人突然从转角处出现,手里攥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小心!”

        苏菲一拉钱昌的肩膀,把他拽开,对方扑了个空,调整架势,藏在口罩和帽子中间的眼睛虎视眈眈地看着二人。

        “你现在跑还得来及!”苏菲说。

        钱昌紧张地说:“不……我不能丢下你一个人!”

        “我是在和他说!”苏菲掏出枪,指着对方。

        帽子男却冷笑一下,“臭娘们,拿把假枪吓唬谁?”

        然后神速地扑过来,挥刀刺向苏菲,苏菲后退一步,瞄准他的脚背,枪声震耳欲聋地在小巷中回荡,帽子男的脚掌炸开了花,倒在地上捂着脚号陶惨叫。

        “钱昌,报警!”

        随后侯队长带人赶到,把袭击者和他俩都带到执法所,坐在那里等审讯结果的时候,苏菲想,这帮人真是可怕,居然连她随身带一把仿真枪的事情都知道,不过这次她带的是我那把真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