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六章 扮演暴力犯

第五百零六章 扮演暴力犯

        顾凌说:“虽然我这么说不合适,但2月19是‘凭栏客’订的期限,我们并不需要去遵守它。”

        苏菲失望地皱眉,道:“你的意思是,等下一个受害者出现?”

        “我知道这样说有些残忍!我们一直查的都是旧案,连现场都没有,我们非常需要一个完整的案子,只有‘凭栏客’继续行动,我们才会抓住他的破绽!”

        “假如说……”我说,“‘凭栏客’做完这次的案子,直接收手呢?他现在是在挑战我们,赢了之后他会不会见好就收?如果是这样,是不是意味着,从此之后我们再也找不到他,他杀害的所有人都是白死?”

        “这种可能性不大吧……”顾凌说。

        “我支持你!”苏菲坚定地看向我,“在牢狱里接近王秀才,这确实是眼下的最优方案,我们在外面也不会闲着,我们会继续查!”

        “我知道你会理解我。”我看着苏菲,笑了笑。

        对于苏菲的突然转变,顾凌感到无法想象,而江楠已经放弃思考,捂着嘴说:“为什么一定这样!抓个杀人犯,为什么要变成这样!”

        然后她哭着跑开了。

        我叹息一声,他早就知道,大家不可能一下子接受他的提议,他看向夜空,漆黑的夜空无边无际,但是却有一颗星倔强地亮着……

        我洗完头之后换上囚服,上面有他的编号——939113,蓝白相间的囚服穿在身上,再帅的人也精神不起来,苏菲忍不住笑了,调侃道:“这也算是你执法生涯中,不可多得的一次体验了。”

        “对了,我的狗……”

        “知道,我们会照顾得好好的。”

        顾凌说:“叶哥,既然你非要如此,我也实在阻拦不了,我突然想起一句话,‘一些人的人生就是不断打破围墙,另一些人的人生则是不断筑起围墙’。也许你是对的,眼下我们只能破局才有机会!”

        我点头,“你能这样想,我也挺欣慰的。”

        苏菲建议道:“要不你也进来卧底吧,两个人还能相互照应。”

        “啊?”顾凌震惊。

        苏菲自然是开玩笑的,除了我,这个卧底计划再没有更合适的人选。

        师兄领着我准备进牢狱,我说:“你们回去吧,一旦我套出情报,立即出狱和你们会合。”

        “叶哥!”顾凌抓住他的手,“保重啊!”

        苏菲犹豫了几秒,上前拥抱了一下我,叮嘱道:“照顾好自己。”

        “我知道。”

        道过别,二人先走了,师兄领着他接受了入监前的检查,然后来到监所所在的区。

        经过一道道铁门,我心中不禁涌起一阵失落,从现在开始他要扮演一名涉黑的暴力犯方强,在这种极端环境下,和一帮罪犯共处。

        在我提出这个极端的计划之后,四人彼此之间说了很多话,一开始只有苏菲支持他。

        顾凌一开始也是持否定态度,后来开始动摇,至于江楠,她的眼泪一直没干过,无论怎样说服,她在情感上始终接受不了。

        昨天他们去吃了顿火锅,算是为他践行,火锅很美味,可是饭桌的气氛却并不高涨。

        停在最后一扇铁门前,师兄掏出一根烟递给我,说:“师弟,有件事和你商量,王秀才的监舍现在是满员,我是把你硬塞进去,还是说调动一下?”

        我抽着烟考虑了一会,“他监舍里,有人快释放了吗?”

        “暂时没有。”

        “那有没有其它有空位的监舍。”

        “有啊!挺多。”

        “这样吧,把我安排到别的监舍,让我先呆一个星期,然后你找个理由把王秀才塞到我这儿来,如此一来就能反客为主,更容易取得他的信任。”

        “行啊,我给你找一间纪律比较好的监舍。”

        “不,把我分配到纪律较差的监舍,最好是那种特爱欺负新人的,这样我才方便照顾王秀才啊!”

        “呵!”师兄摇头笑了笑,“你鬼点子真是多,跟以前一样,1407号正好符合你的条件,关在这儿的李德才你可得小心,他可不是省油的灯。”

        我打了个响指,“放心,我没问题的!”

        想了想,我又补充一句,“还有,请把我当成普通服刑人员对待,我可不想穿帮。”

        “我会交代的。”师兄拍拍我的肩膀,“你可得自己多小心啊,你也在牢狱干过,知道有些服刑人员狡猾得很,以前你当武执法,看到的是他们老实巴交的表面,现在你是服刑人员,看到的是他们又坏又损的里子。”

        我点头。

        白天的1407号监所只有一个人,是个皮肤白皙的少年,他一个人坐在床边玩魔方,其它服刑人员都上工去了。

        师兄简单介绍了一下,就离开了。

        我看见靠窗的位置有一张空床,把自己的东西放下,问那少年:“你怎么不去上工?”

        少年瞥了他一眼,默然不应,我拿出烟,“抽吗?”

        少年把魔方递过来,“打乱!”

        我随便扭了几下,还给少年,只见他手速飞快地把魔方还位了,扔在一旁,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之前师兄和我说过,这个叫王梦奇的少年是死刑犯,所犯的是爆炸罪,他是个理工天才,用自制的定时炸弹杀了四个毫不相干的人,这案子到现在还没有审明白,不清楚他的犯罪动机。

        牢狱里参加劳动是自愿的,挣的工分可以换取减刑和假释的机会,劳动报酬也可以在牢狱内消费,一般服刑人员都会去工作,像王梦奇这样的属于少数中的少数。

        见王梦奇不爱说话,我自己从报刊架上取了份内部的报纸,躺在床上看,看得眼睛累了,就躺着睡一会。

        他被一阵动静吵醒,几名服刑人员围着他,其中一个男的顶着锃亮的大光头,笑嘻嘻地说:“哟呵,新来的呀!长得还挺俊,你叫什么?”

        我坐起来,抱着膝盖回答:“我叫方强,重伤害罪进来的,判了十年。”

        “看来也是条好汉,你可以叫我吊哥!下来呀,让我看看你。”

        我慢吞吞从梯子上爬下来,岂料吊哥突然从后面把粗糙的手探进他的号衣下面,摸着他的腹部说:“哎嘿,肌肉不错啊,你小子练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