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五章 难以应付

第五百零五章 难以应付

        可是谁会付这么多钱,去杀害几名刑满释放人员呢?

        苏菲抬头看着徐刚那张笑嘻嘻的脸,突然问:“谁付你的钱?”

        徐刚一怔,笑容慢慢消失,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这个细节出卖了他的内心,这次苏菲猜中了。

        苏菲继续说:“ta指定你杀害这四个人?不,ta应该没有指定,ta给你的委托是杀害今年释放的服刑人员,所以你挑了自己认识的四人!”

        我不禁瞪大眼睛,杀害“今年释放的服刑人员”,难道有人在阻挠他们的调查?

        徐刚的太阳穴上慢慢流下冷汗,他低着头说:“‘蓝昌牢狱三年内释放的人,杀掉一个就给十万比特币’,那个人是这样说的!”

        我不禁倒吸一口凉,问:“ta是谁!”

        徐刚摊手,“一个隐士,等级很高,我在蓝昌从来没见过他!”

        “任务是你一个人在做,还是许多人参与?”

        “他有一份名单,李响、孙融都在上面,我一看,哦熟人啊,就接了!还有一些其它人,杀掉一个人名单上的一个名字就会划一个叉!”徐刚咧嘴一笑,“那家伙超有钱的,从这个开放任务发布至今,已经做掉十几个了!”

        “什么?”侯队长大惊道,“这是什么鬼游戏?这种游戏就该取缔掉啊!”

        顾凌说:“它是来自暗网,所以取缔不了。”

        “来自暗网啊!”侯队长一听到暗网,就觉得与之相关的案子都有点匪夷所思。

        我说:“侯队长,可不可以给徐刚弄一台电脑来,我们必须得看见这个名单!”

        紧接着,徐刚就被带入了一间会议室,上了较为宽松的解犯链,看着面前的电脑,和在他周围一大批虎视眈眈的执法,他笑笑,“我上网的时候喜欢抽烟。”

        我掏出烟甩给他,“快点找出那个名单!”

        徐刚点上烟,悠哉游哉地登陆游戏,“执法所网吧,我还是头一次,不错不错!”

        徐刚进了游戏一直磨洋工,还好顾凌和苏菲对这游戏都浅尝辄止过,一眼就知道他在干嘛,苏菲催促他快点。

        “别急嘛,那地方不是很好进!”

        他的等级很高,从装备看是个杀手,其实这游戏没有明确的职业划分,只不过玩家习惯于扮演各种角色。

        他来到蓝昌市的一家剧院,一些玩家站在门口,像是门卫,徐刚出示一张会员卡,对方这才放行。

        那里面是一家俱乐部,虽然里面的人物都是粗糙建模的3d形象,可俱乐部内乌烟瘴气的程度让执法们叹为观止,甚至令人作呕。

        侯队长摇头,“脑子坏了的人才会玩这个!”

        苏菲也是一样惊讶,这里面都是等级非常高的人物,也就是说,他们是现实中的一批长期未落网的罪犯,这几百号人就藏在蓝昌市。

        这才是这个游戏真正的黑暗面,一个罪犯与罪犯之间畅通无阻的交际平台。

        徐刚走进一个向下的台阶,沿途有个游戏角色被钉在墙上,四肢流血,徐刚停下来说:“这个也是玩家哟,他得罪了某个大佬,被钉在这里示众。”

        “又不是真的!”侯队长很不耐烦,这游戏恶心的画面他实在不想多年。

        “你怎么知道相同的事情没发生在现实中呢?”徐刚冷笑。

        “别磨磨蹭蹭了,给我快点!”

        来到一间密室,那里有个通知板,一群人站在下面,徐刚说:“呶,就是这个!”

        徐刚被带走了,我坐下来看上面的名单,不禁汗流浃背,因为这些名单都是他们要调查的对象,其中也有赵应龙和钱昌,只是他们还没有被打叉。

        “侯队长,请查一下吧!”

        明明是深夜,警队里却在马不停蹄地忙碌,大家用各种渠道查询名单上的人。

        噩耗一个接一个传来——

        “蓝昌市内的李小明,上个月死于车祸!”

        “西山镇张宝宝,失踪!”

        “蓝昌市曹备权,死于意外火灾!”

        “蓝昌县刘正,几天前食物中毒死亡!”

        “久江市徐麒麟,被人在家中谋杀,案子还没破!”

        四个人都是面如土色,我来到走廊上,用颤抖的手点上根烟,却怎么也点不着,他一把将烟捏碎了,说:“是‘凭栏客’干的,他知道我们要查谁,先一步行动了!”

        “可是这很奇怪啊!”江楠万分不解地说,“杀掉这些刑满释放人员,只会让我们的调查范围缩小!”

        “是啊,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展示自己的力量吗?”顾凌说。

        苏菲咬着嘴唇思索,她说:“也许他太了解我们了,知道我们遇上案子一定会查,所以就为我们准备了很多案子。”

        “那么,这些人……”江楠捂着嘴,“是因为我们而死的?”

        我沮丧地说:“他拥有巨大的财力,他熟悉罪犯之间的网络,他了解我们小组,他是在拿无辜者的性命反将我们一军,如果我们查,就会有更多人死;如果我们不查,他就会继续逍遥法外!”

        顾凌说:“我们应该向冯队请求支援,只靠我们四个已经难以应付了。”

        “你们来一下!”我朝外面走去。

        一月份的夜晚,寒风习习,我站在那,眺望夜空半晌,转过身说:“我有一个计划,但只能我一个人去执行!其实之前我就一直在考虑,从眼下的处境来看,这已经不再是计划,而是唯一可以走的路!”

        “什么计划?”苏菲急切地问。

        “秘密就在王秀才的脑子里,其实我们一直有一条捷径可走——我去卧底,接近他!王秀才曾经对另一个人说过自己的事迹,并在牢狱中培养了接班人,那么他也一样有可能对我说!”

        苏菲瞪大眼睛,“我,你说的卧底是指……”

        “没错!”我认真地点头,“我去牢狱里面坐牢!”

        “什么!?”、“这怎么行?”三人反应不一。

        “听我说!这件事我考虑了很久,首先我在牢狱里面工作过,其次我有过多年的特情经验,毫无疑问我是最合适的人选,距离下一个受害者出现只剩下一个月,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我们必须走直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