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四章答非所问

第五百零四章答非所问

        “来得正好,你看我朋友吃了你店里的东西食物中毒,怎么办吧?”徐刚哼了一声,那嚣张的态度摆明了是敲诈,他大概是看准了快过年了,超市不想节外生枝,会选择破财消灾。

        地上的杨小三看见我的脸,“病”突然好了,大惊:“呃,你不是……”

        就在徐刚发愣的一瞬间,我一把揪住他的领子,徐刚下意识地想跑,被我在脚下一绊摔到地上,满地的坚果硌得他嗷嗷直叫,然后我用膝盖顶住他的腰,将手铐戴在他的手腕上。

        徐刚瞪大眼睛,我说:“我是执法,你被捕了!”

        杨小三见状,知道事情不妙,爬起来就要跑,却被苏菲用她那把仿真手枪顶住脑袋,苏菲说:“跑啊,看看你的腿快,还是我的子弹快!”

        杨小三吓得面无人色,咽了一口唾沫,慢慢跪伏下来。

        周围的人群发出一阵欢呼喝彩声。

        我把徐刚拽起来,推出超市,徐刚赔着笑脸说:“我朋友刚才确实不舒服,我也是一时着急。”

        “哼!”我冷笑,“忘了和你说,我是刑事!超市砸坏的东西你当然要赔,不过我抓你却不是为了这个。”

        徐刚惊出冷汗,嘴上仍逞强,“我真的不知道我犯了什么事,我自打出狱之后一直很老实啊!”

        “回局里说吧!”

        晚上八点,杨小三和徐刚被押送到了执法所。

        我、苏菲等四人在会议室里等待结果,十一点的时候,这时候法医进来了,说:“叶警官,dna鉴定结果出来了,虽然之前的指纹已经用化学药品腐蚀过,但是经过后来发现破坏了的指纹和之前两个现场发现指纹是一致的。”

        “这下确定无疑了。”苏菲说,“我们再去看看审讯的结果。”

        杨小三一直在答非所问,就连今晚去超市敲诈的时候,也很讲“义气”地一股脑推到徐刚身上。

        我在外面看着,说:“这种人就是老油条,什么都不会认的,走,再看看徐刚。”

        徐刚的态度和杨小三截然相反,他很沉默,面对执法方拿出来的铁证,徐刚只是说了一句“你们说是就是喽!”

        侯队长说:“嘴硬得很,什么都没撂,不过眼下证据已经很充分了,那两人就是他杀的,不差这份口供。”

        苏菲说:“我有兴趣和他谈谈,看看我的猜的动机是不是对的。”

        “也行,那就交给你们了。”

        “这次别乱说话了!”我叮嘱。

        “我哪次也没乱说话呀!”苏菲很不以为然。

        侯队长叫里面的审讯员先撤,换苏菲和我上,等两人坐下,徐刚只是微微抬了下眼皮,说:“给口水喝吧!”

        “行啊!”我站起来给他倒了一杯,放在审讯椅上。

        苏菲说:“徐刚,那个游戏你玩多久了?”

        我瞪她一眼,叫她别乱说话,又开始随意发挥了,他暗暗叹息,随她去吧!

        “啥?”

        “‘恐怖思维’!”

        “坐牢之前就玩了,后来蹲了几年牢,出来之后又重新练了号。”

        “是不是你们坐过牢的人都玩这个?”

        “十有八九吧,你玩过就知道,那个可带劲了。这儿……”徐刚指指地面,“在游戏里面是个地下拳坛,可以下注,是我最喜欢去的地方,现实中可是一点也不想来。”

        “那么,你在游戏中杀掉李响、孙融的角色,是杀害他们本人之前,还是之后?”

        徐刚的眼睛眯缝起来,他再度进入戒备状态,我说:“你干的事情我们全部清楚,即便你不肯说,一样能定罪!”

        徐刚耸肩,“定吧,随便!我也不是很讨厌牢狱,你们知道我喜欢男的,牢狱里面都是男的,嘿嘿!”

        “当初你欺负过李响他们吧?”苏菲说。

        “是他们说的吗?”徐刚反问。

        “你在牢狱里面是个老油子,每当来新犯人,你都要想法设法捉弄几天,赵应龙和我说,在牢狱大院里,他们看见你就绕着走了,当狱霸的感觉很爽吗?”

        徐刚舔了下舌头,默不作声。

        “你和你男朋友都没有工作,实际上你在执法所的记录显示,你连一天都没有工作过,奇怪的是还住着一间宽敞的屋子,养了一条品种犬,我很好奇你们以什么维生?”

        徐刚作了一个无所谓的表情。

        “坑、蒙、拐、骗?几年牢狱生涯没有给你任何教训,出狱之后你很快重操旧业,当一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有一天这只老鼠看见了自己过去欺负过的人,他们积极向上,努力地重返社会,即便这个社会在歧视他们,他们也没有放弃,于是你有一种深深的自我厌嫌感,这让你焦虑不安,你决定让他们去死!”

        徐刚突然抬头,一脸冷笑。

        那表情分明在说“你说错了”,苏菲突然自我怀疑起来,暗想她的推理应该是对的啊,因为他们就是这样找到徐刚的。

        错了吗?不可能错的!

        看苏菲冷场,我赶紧接力,喝斥道:“徐刚,你再笑试试,还不老实交代!”

        “你再猜呀!”徐刚呵呵地笑,一脸优越感,“小姑娘,推理小说看多了吧,你觉得我这样的社会渣滓,还会内心不安?你再猜一个,我看看能不能接近正确答案!”

        “徐刚!”我怒拍桌子吼道,“老实点!”

        徐刚撇了下嘴角,“你们执法就是矫情,杀人动机杀人动机,老子都让你们逮住了,该怎么判怎么判喽,你管我什么杀人动机!”

        徐刚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似在揭示,苏菲的推理是错的,他并不是因为什么心理落差杀人。

        有别的原因!一定有别的原因!

        苏菲陷入苦思,就连我在说什么都没听见,然后她编了条短信给顾凌,“查他的帐号!有无异常。”

        稍后顾凌回复,“很正常。”

        苏菲一阵失望,十分钟后顾凌又发来一条信息:“他的手机上有价值20万的比特币!”

        比特币!?难道说……

        她突然想起赵应龙的话,在“恐怖思维”中,有人会发布去现实中杀人的委托,如果是那样的交易,比特币自然是最隐蔽最快捷的支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