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三章 匪夷所思

第五百零三章 匪夷所思

        我骑上一辆借来的电瓶车,驮着狗粮进了小区,其它人跟在后面,在徐刚居住的单元楼附近埋伏。

        我通过答话器接通了徐刚的家,一个懒洋洋的男人声音问:“谁呀?”此外还有几声狗叫。

        “贝贝宠物医院,送狗粮的。”

        “这么早?”

        “马上要过年了,提前送。”

        “喀”,铁门开了,那人说:“上来吧!”

        我招手,叫其它人跟上,我先上楼等他们,其它人走楼梯,来到六楼,我正在按门钮,众人躲在猫眼望不见的地方,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江楠担心地说:“那个徐刚不会察觉吧,昨天差点被抓,今天突然来个送狗粮的。”

        苏菲安慰道:“不会有事的,我一个人能挑十个徐刚,这么多人在外面埋伏呢,一人一脚也把那个破门踹开了,只不过……”

        “什么?”

        苏菲笑道:“希望他别被狗咬!”

        一个瘦瘦的男人开门,他穿着松垮垮的米色毛线衣,头发乱糟糟的,屋内果然有一条拉布拉多犬,凑过来先出去,男子推那条狗:“豆豆,回去!”

        然后他看向我,“没见过你呀!”

        “我以前送其它区。”

        “哦?”男人瞄了我几眼,“能搬进来吗?我拿不动。”

        “行!”

        我把狗粮搬到厨房,他观察周围,客厅有一张跟床一样大的沙发,上面堆了许多衣服,但全部是男人的,地热开得很热,屋里弥漫着一股狗臭味。

        在厨房的垃圾篓里,我看见了大量七喜的空罐子,毫无疑问,徐刚就住在这里!

        我放下狗粮,一转身,就发现那男笑盈盈地看着他,说:“师傅,渴不渴?喝水吗?”

        “好啊,谢谢!”

        看见男的去倒水了,我于是就把一个偷听器藏放在了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兔。

        我刚藏好偷听器,那条狗就跑了过来朝他吠了几声。

        我于是蹲下来,说:“乖!没事!”

        男的走回来,见到这一幕,笑道:“哟,你也喜欢狗啊?”

        “我家养了一条金毛。”

        “哇,金毛,我挺喜欢那种狗的,你平时给它吃什么牌子的粮。”

        “就这种啊!”

        “我老担心狗吃一种粮会不会缺营养,我家豆豆啊,我经常弄些猪肝煮给他吃。”

        “养得挺好的。”我敷衍地笑笑。

        “你以后就送这片了吗?要不加个微讯吧,我有时候还想买点东西。”

        “好啊!”

        我出来,示意大家撤,等到了楼下,苏菲忍不住大笑起来,“被人调戏什么感觉?”

        “好啦,别开玩笑了!”我说,其实刚才跟那妖娆多姿的男人说话他也有点紧张,“徐刚就住在这,侯队长,你派人蹲守吧!”

        “好,剩下的就交给我们了。”

        “对了,这家伙给了我微讯,你可以查查他的来历。”

        接下来就是等待,下午侯队长查到了徐刚朋友的信息,传给我。

        这男的叫杨小三,没有工作,有过多次被行拘的经历,所犯的事情包括打架、偷窃、寻衅等,执法方怀疑他还有别的案子,只是还没有被发现。

        苏菲评论说:“跟徐刚是一丘之貉,难怪会搅在一起。”

        顾凌说:“徐刚的杀人动机,我现在觉得还是挺匪夷所思的。”

        苏菲说:“人是主观的动物吗?会把一些感受无限放大,像徐刚这样的人,出了狱之后仍然在堕落,当他看见曾经被自己欺负的赵应龙等人慢慢变好,就产生了一种心理落差。”

        江楠说:“就好像一些得了传染病的人,看不得别人比自己好,于是疯狂地撒播病毒?”

        “是啊,你这个比喻很好。”

        晚上八点,我收到侯队长的来电,说:“你们现在方便行动吗?”

        “方便啊!”

        “我们监听到徐刚和杨小三准备去一家超市实施敲诈犯罪,我刚从家里出来,正在往局里赶。”

        “我们能搞定,等人抓住,我们直接送到局里。”

        “好,谢谢你们了。”

        我扫了一眼侯队长发来的地址,说:“有情况,出发!”

        四人驱车来到一家大型超市,散开去搜查,苏菲和江楠一组,因为快到年关,不少人在超市内采购,收银台前面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他们是来偷东西的么?”江楠问。

        “我觉得不是,超市里的东西又不值多少钱。”苏菲盯着来往人群,然后笑着问江楠:“你跟叶队长怎么样了呀!”

        “不还是以前那样么?”江楠撅着嘴,“感觉他最近心事重重的。”

        “他不就这样么,一天到晚闷葫芦一样,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也许是时间快到了,他压力大吧,菲菲,你想过,万一最终没抓住‘凭栏客’怎么办?”

        “我从不去想,就像一个猛子扎进河里,拼命往前游,不要考虑回头的路……‘凭栏客’和徐刚一样,都是人,他们一定会露出破绽。”

        “我就喜欢你这种自信!”

        这时,超市里传来一阵摔砸声,一些人驻足往那边看,苏菲拉着江楠走过去。

        只见杨小七倒在地上,身体屈成了一个大虾样,嘴里咕嘟嘟地吐着沫子。

        另一个皮肤黝黑、身体壮硕、手臂上纹了一个船锚的男人正在疯狂摔砸超市的货物,吼道:“把你们经理给我找出来,我朋友吃了这儿的熟食快不行了,谁tm去把经理找来!”

        这男人就是徐刚,他比照片上要更黑更壮些,但毫无疑问是本人。

        “居然用这么老土的方法敲诈?”苏菲惊了。

        江楠慌张掏出手机,“我通知他们!”

        周围渐渐围了一群人看热闹,不少人带着看热闹不怕事大的笑容,其中甚至有一部分超市员工,完全就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见“观众”越来越多,徐刚更加卖力气,把成筐的坚果推到地上,把堆成堆的巧克力饼干全部推倒,大吼:“快叫经理来,我朋友快不行了,我rnm!”

        我和顾凌终于赶到,我递给苏菲一个“交给我”的眼神,径直走过去,徐刚放下手中的罐子,说:“你就是经理?”

        “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