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二章 闻所未闻

第五百零二章 闻所未闻

        在她的劝说下,钱昌才放弃这个念头,看着救护车离开,他眼泪汪汪,说:“我从小跟奶奶长大,爸妈忙工作不在家,她是被我连累的……”

        “别这样想,这件事情并不是你的责任。”苏菲劝慰道,“等叶队长回来,我们再一起去医院。”

        稍后,我带着狗回来了,摇了摇头,“逃了,没追上。”

        苏菲说:“我们赶紧去医院,路上我和你说些事情。”

        去医院的路上,苏菲把情况一五一十地说明,我听着,也很惊讶:“嫌疑人居然干出这种事情,真是闻所未闻。”

        苏菲看了一眼在后座上抹泪的钱昌,“他应该是想等钱昌回去再暗算他,结果钱昌很灵敏,搞出很大动静,他害怕暴露才逃掉的。”

        到了医院,急救已经结束了,老人家只是摔背过去气了,并不需要动手术,她被戴上呼吸面罩,打上吊滴躺在病房里面,钱昌守在床前,眼泪就没干过。

        苏菲和我坐在外面,我感慨:“钱昌倒是个孝顺的男人,要不是他今晚突然跑掉,我们可能还发现不了这件事。”

        “是啊!虽然之前我做过推理,可知道凶手是老徐,还是挺震惊的!”

        走廊里很安静,二人沉默了一会,我说:“菲菲,马上就要到春节了。”

        “我知道,今年要在外面过了。”

        “春运已经开始了,我们要查的那一百多人,会分散到各地……”

        “你在担心,我们查不完?不是已经讨论过,可以缩小范围吗?”

        “那依然有一大批嫌疑对象!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这次苏菲真的被难倒了,她望着天花板感慨:“要是我们能直接撬开王秀才的嘴就好了,明明近在咫尺,却又远隔天涯,这种感觉真让人郁闷。”

        我看着她,有些话想说,这时钱昌走了出来,他擦擦眼泪说:“今晚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们回去吧!”

        第二天一大早,执法方就来到钱昌奶奶家进行勘查。

        最后在鼠标上发现了一些指纹,鉴定人员反应道:“这个指纹不是成年男性的,一般成年男性有点大,这个太小。”

        苏菲说:“那应该是我的,因为我昨晚有动过鼠标!就只有我的指纹,没其他了?”

        鉴定人员回答:“鼠标上只找到了你的,没有别人的。”

        苏菲思索着,“电脑是他用过的,鼠标上怎么会没指纹……难道他把指纹破坏掉了?”

        我说:“这种可能性很大,因为他有前科,倘若留下指纹,一下子就能找到他。”

        不过嫌疑人抽过的烟头,吃过的东西上面倒是有可能发现他的dna,dna比对不像指纹那么快捷,却更加精准,或许能据此确定那人就是徐刚。

        我的手机响了,是顾凌打来的,他说:“我们去了徐刚在执法所登记的临时住址,房东说早就搬走了。”

        侯队长拿着手机说:“太不可思议了,警务通的查询记录显示,他有半年没用过身份证,最后一次使用,是在吴桥路的一家宾馆。”

        本以为调查明朗了,可是锁定的目标又一下子石沉大海。

        我问:“如果他养狗,也许宠物医院会有记录。”

        苏菲说:“你觉得每个人都会带狗去宠物医院吗?我以前就知道一个人,几百块的绝育费都不愿意花,他家的狗每年都生,生出来的小狗扔进下水道,那条狗老了病了,就被扔在门外慢慢等死……徐刚这样的人,可以为嫉妒杀人,可以欺负一个八十岁的老人,他绝不会是一个爱狗之人。”

        “不!”我不同意,“爱狗的人往往是对人类最冷漠的人,宠物是他内心那点善良唯一释放的途径……走,去宠物医院。”

        二人上了车,我用手机通过顾凌那边开始查宠物医院,以徐刚曾经的住址为起点往外查。

        两组人,一个从东面查,一个从西面查。

        我开车,苏菲就在手机上查蓝昌当地宠物医院的地址,总共有十多个,虽然多,但一天时间应该能查得过来。

        一家家走访宠物医院,上午十一点,他们来到一家叫“贝贝”的宠物医院,医生看了一下电脑上的登记资料,说:“是有一个叫徐刚的人来就诊过,他养的是一条拉布拉多犬,来过三次,一次是绝育,一次是腹泄,一次是吃了骨头划破了嗓子。”

        我问:“他一个人来的?”

        医生称不记得了,一名护士说:“我记得那条狗,还穿件小衣服呢,好像是两个男的带来的。”

        苏菲兴奋地说:“徐刚是个同志,另一个男的或许是他的同性伴侣。”

        我问:“有他的地址吗?”

        医生看了看电脑,说:“我们院卖那种进口粮,定期配送的,他留过一个配送地址,我看看……哦,是玉泉小区。”

        苏菲长松口气,找到了,不可思议!

        果然爱狗之人能理解爱狗之人,这次我的直觉是正确的!

        我道过谢,走到门口,他看见橱柜里的狗粮,又回去问医生:“请问下一次配送是什么时候?”

        “年前我们会配送一次,然后我们要歇业几天。”

        “我可不可以借一身工作人员的衣服?”

        看着我穿着配送人员的制服,扛着一袋狗粮出来,苏菲已经明白他的计划,她笑道:“这么谨慎干嘛,你还害怕徐刚拿他的狗当人质吗?”

        “能不硬来还是不要硬来,谨慎点总是不为过的,你通知顾凌他们过来汇合。”

        苏菲看着我,“其实我觉得你可以色诱。”像我这样硬朗英俊的汉子,酷爱男风的徐刚想必会很喜欢吧。

        我白了她一眼,责备道:“胡说八道!”

        苏菲通知侯队长、顾凌他们来玉泉小区,并叮嘱他们低调行事。

        中午时分,大批执法在附近集结,个个身着便衣,我身自己的手铐、佩枪交给顾凌保管,说:“我先进去探探情况,如果能可能我直接制服他。”

        侯队长不大放心地说:“叶警官,你一个人行吗?”

        苏菲说:“没事,他身手很厉害的。”

        “我先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