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一章 心痛万分

第五百零一章 心痛万分

        赵应龙说:“我刚进牢狱的那阵子,就这家伙天天摸p,可恶心了。”

        钱昌怼他,“你还嫌人家恶心,你自己更恶心!”

        赵应龙回怼,“你能不能别逮着一件事说来说去,烦不烦!”

        “好了好了,别吵了!”苏菲说,“老徐全名是什么,他是不是欺负你们四个?”

        钱昌想想,回答:“徐刚,好像是欺负过我们四个。”

        没想到在这个地方出现线索,苏菲叫顾凌查一下,顾凌对着笔记本电脑一通搜索,说:“徐刚也是今年被释放的,他原籍安徽,不过出狱之后好像是在蓝昌执法所登记的。”

        苏菲两眼一亮,“明天我们去找这个人!”

        回到住处,我还是交代二人晚上别乱跑,在招待所好好呆着,并留了些生活费。

        苏菲说:“明天就不用和我们一起到处跑了,你们还是继续在游戏里找那个人。”

        赵应龙爽快地回答:“好的呀,这两天谢谢你们照顾。”钱昌站在旁边,用一种怨愤的眼神看着他。

        四人回到出租屋,在家憋了一天的狗子看见我就扑上来,又舔又蹭,我揉了揉狗头,从门后面取下绳索,说:“我带你去散步。”

        “啊,总算可以休息了。”江楠抻着懒腰。

        “休息个毛,今天轮到你做饭。”苏菲说。

        “啊?”江楠一脸不情愿,“我请你们吃外卖吧!”

        苏菲拿了瓶啤酒打开,问江楠:“法医那边有什么进展?”

        “嘻嘻,我今天立了一个小功,我去的时候,鉴证人员在死者身上发现了一种杆状革兰氏菌,我说会不会是狗身上的,然后他们找了条警犬来做比对,果然是狗身上的。”

        顾凌问:“那种菌对人体有害吗?”

        “对健康的人来说是无害的,免疫系统就把它消灭了。”

        苏菲说:“你的意思是,凶手有可能养了一条狗。”

        “显然是的。”

        “线索又增加了一条,不错不错……去做饭啦!”

        江楠瘪了下嘴,拖着疲惫的身子去厨房忙活,苏菲打开电脑,继续玩那个没下限的游戏。

        晚上几人吃了饭,我收到一条赵应龙发来的短信,说钱昌晚上不和他说话,吃完饭他一个人走了,我皱眉,说:“这家伙怎么这么不省心!”

        他立即给钱昌打了电话,钱昌笑呵呵地说:“叶警官?我回去看下我奶奶,她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喂,现在外面有人要杀你们,不是叫你别乱跑吗?”

        “没事啦,街上很亮堂,我九点就回来。”

        “你赶紧回来!你现在在哪?”

        好说歹说,钱昌才透露我他奶奶家的地址,我叹息一声,说:“钱昌这小子去看他奶奶了,我得去找他,千万不能出什么意外!”

        “一起吧!”顾凌提议。

        “不用,我一个人能应付得了。”我说着就出门了。

        他的狗以为我出去散步,居然趁三人不留神跟了出去,江楠发现之后大呼“狗跑了!”

        苏菲说:“这狗怎么也跟着掺和!我去把它牵回来!”

        接着狗也一起上了车,我摸摸它的脑袋,说:“唉,最近陪你时间太少了,不要再乱跑了哦!”

        狗“汪汪”地叫了两下,好像听懂了一样。

        半小时后,他们来到钱昌奶奶住的地方,这是一片老旧的砖瓦房,里面的巷子四通八达,而且没有路灯,我即便知道地址,也得挨家挨户地看门牌号才能确定大致方位。

        走着走着,狗突然停下吠叫一声,听见狗叫苏菲有些不安,因为这条狗很聪明,闻到反常的气味总是会叫的。

        “这边!”我钻进一条巷子。

        终于找到了钱昌奶奶的住处,二人却发现门是虚掩的,苏菲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不会吧!

        他们走进黑漆漆的屋子,看见地上有什么东西在动,仔细一看,是一个人抱着另一个人,钱昌的声音在说:“奶奶,奶奶,你醒醒啊!”

        “钱昌?”

        “叶警官!”

        我在墙上一通摸索,找到灯绳拉开了客厅的灯,钱昌泪眼婆娑地说:“那家伙把奶奶推到地上去!”

        “‘那家伙’是谁?”

        “我这两天没回家,奶奶也没打电话过来,我担心她一个人在家有什么闪失,毕竟年龄这么大了,我刚刚回来一看,家里居然有个人!我也挺害怕的,一边踹门一边大喊‘抓贼啊’,那家伙吓得从二楼窗户逃了。这混蛋,逃的时候还把我奶奶推在地上,让我腾不出功夫去追他!”

        我叫狗闻一下周围的气味,立马带狗追了出去,苏菲则留了下来,过去察看了一下老人家的伤势,说:“赶紧打120吧!”

        “麻烦你……”钱昌哭丧着脸说,奶奶的遭遇令他心痛万分。

        打过120,苏菲环视周围,屋里乱糟糟的,烟味呛鼻,地上放着一瓶又一瓶七喜的空罐子,桌上有一锅吃剩的面条。

        钱昌擦了一下眼泪,“这狗贼在我奶奶这住了两天,奶奶年龄大,肯定不敢反抗,刚才我踹门的时候发现门也是从里面反锁的,不知道奶奶遭了什么罪!”

        苏菲看见桌上有一台旧电脑还开着,晃晃鼠标,屏幕亮了起来,桌面上居然有“恐怖思维”的快捷图标。

        她说:“他也玩这个?这个人可能就是凶手!他是来找你的,你不在,索性就住下了!”苏菲暗暗感慨,天呐,这是什么样的人。

        “混蛋!”钱昌气得咬牙切齿,然后望着地上的七喜空罐子发呆。

        “你是不是想到谁了?”

        钱昌皱着眉毛,“老徐好像就爱喝这个,牢狱超市这种饮料卖得很贵,一开始他叫我们给他买这种饮料……怎么会是他呢!他为什么要报复我们,在牢狱里面只有他欺负我们的份,我们可从来不敢得罪他。”

        一如苏菲所料,真凶就是在牢狱中欺负过四人的人。

        一会功夫,救护车来了,苏菲帮忙把老人送上救护车,医护人员诊断了一下说生命体征还比较稳定,可是年龄这么大摔一跤,也不好说。

        钱昌非要跟去,苏菲不许,她说:“这凶手胆子这么大,又是晚上,你就别单独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