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五百章 一场虚惊

第五百章 一场虚惊

        “你怎么这么肯定?”

        “因为从杀人的事实和游戏中的杀人预告来看,他的目标是这四个人,这四个人在他眼中是个整体,这说明凶手和他们同时坐过牢。”

        “但赵应龙他们欺负过的人,要么还没释放,要么已经排除嫌疑……好像有几个外地的没查。”

        “也可能不是欺负呢!比如说嫉妒?看见他们出来之后混得更好?”

        我并不同意,“我始终认为,人是不会轻易杀人的,区区眼红就要杀人?况且赵应龙他们混得也不好呀!”

        “你应该代入进去考虑,这个人和赵应龙等人同一年释放,在蓝昌居无定所,没有正经工作,甚至有可能已经从事了违法活动,他看见这四人渐渐重返社会,得到社会认可,就有了一种落差感!没错,落差感!”

        苏菲两眼一亮,“我们可能想错了,那个人不是他们欺负过的人,而是在牢狱中欺负他们的人,就像班上的小霸王长大之后当了洗车工,某一天看见自己欺负过的同学西装革履,事业有成。”

        “于是有了一种‘你们凭什么混得比我更好’的愤怒,他觉得自己是理所当然凌驾于这四人之上的,所以他要用暴力来寻求自我认同。”

        “你说的有道理,我们赶紧回去吧!”

        回执法所的路上,苏菲说:“通过这两天和他们的相处,我觉得吧,这帮刑满释放人员确实挺难的。可是像孙浩这样的人歧视他们,你也不能说没有道理,毕竟普通人看到的是这些人以前干过的事情,为了自己的安全就会躲得远远的。”

        我说:“他们重返社会的过程肯定比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要艰难很多倍,这是一个重新赢得社会信任的过程,不过孙浩这样的人,确实太过分,国家费那么大力气改造罪犯,他却拼命断别人的后路,待会我好好教育他一顿!”

        “我觉得吧,社会和国家应该正视这种歧视,就像性别歧视一样,虽然国家明文规定不许在求职的时候歧视女性,可实际情况是每家公司都会出于利益考虑,在同等条件下优先选择男性。”

        “一些国家采取硬性规定,一个公司的上层必须得有几成的女性,这看上去很刻意,但却有效果,你不能靠假装歧视和被歧视双方是相同的来消灭歧视,而是要去保护被歧视的那群人,哪怕说是歧视性保护。”

        “比方说让刑满释放人员定期汇报情况,让用人单位给他们安排一些特殊岗位,安排一些部门长期监督他们,这是把歧视拿到台面上来,但也是在实实在在地消灭歧视。”

        “理论家,你的想法真是日新月异,不过有点道理。”我说。

        “你在牢狱工作过,可以和有关部门反映一下。”

        “反映归反映,但我觉得不会有效果,一方面是我人微言轻,另一方面,有些事情不是一步到位的,你这种想法过于理想化。”

        苏菲笑笑,“我真是矛盾,站在执法的立场我当然是希望罪犯受到更重的惩罚,可接触赵应龙的这两天,又希望他们能少受点歧视。”

        “这大概就是人性!”我笑笑。

        回到执法所,二人发现钱昌站在门口,他慌慌张张地说:“不好了,你们刚走,那个队长就回来了,把老赵给弄到审讯室去了。”

        “啥?”我一惊,“赵应龙怎么了?”

        “说是在死者身上发现了他的dna……”

        顾凌说:“当时赵应龙也没说什么啊!”

        我问:“具体指的是什么?”

        顾凌一摊手,表示他也不知道。

        侯队长又拍了下桌子,很严厉地问道:“赵应龙,你最后一次见李响是什么时候?”

        赵应龙已经一头冷汗,眼神下意识地往窗外瞥,回答:“几天前。”

        “几天前是哪一天?”

        赵应龙扳着手指数,回答:“上礼拜五。”

        “那就是1月6号喽!”

        “是!”

        “那正好是他死亡前一天,你们见面干了什么?”侯队长盯着赵应龙的眼睛,二十多年警龄的老刑事,眼神不怒自威。

        外面几人都很紧张,期待着赵应龙说出的真相,赵应龙吞吞吐吐地回答:“一块喝酒。”

        “还有呢?”

        “看电影……”

        “什么电影?”

        “小电影,李响下了一个av,我看着说没劲,到网上找,结果我们看到了一个gv。”

        “gv是什么?”

        “就是男人和男人……”赵应龙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怎么突然想起来看这个?”

        赵应龙脸都红到了耳根,低着头说:“不是的,是我们浏览涩情网站的时候突然看到的,我俩看着傻乐,说这男人和男人多没意思呀!因为我俩都喝了酒,所以后面就……”

        “我去!”钱昌大惊,“不要脸的家伙,在牢狱都好好的,出来了怎么好上这口了,太恶心了!”

        赵应龙还在解释,“我俩不是gay啊,就是一时好奇,脑袋一热就……事后想想怪尴尬的,都怪当时酒喝多了,又或许是,一时寂寞……”

        苏菲倒是松了口气,原来dna是这么留下的,一场虚惊。

        侯队长又询问了些其它细节,审讯告一段落,他走出来,说:“不好意思啊,尸体上发现了他的dna,我们也不能不查,看来这小子没有嫌疑,你们把人带走吧!”

        我点头,“没事,你们效率还挺高。”

        “可惜到现在也没锁定嫌疑人,你们小组的进展如何?”

        “我们也在查,有情况了会马上通知你们。”

        他们几个回去了,因为赵应龙捅出来的这个秘密,路上钱昌用一种十分鄙视的眼神看他,憋半天憋出一句,“赵应龙,我真看错你了!”

        “我只是好奇嘛!”赵应龙红着脸辩解,“你知道我这人本来就好奇心重。”

        “真恶心,晚上别跟我一起睡,就跟老徐一样恶心!”

        苏菲问:“老徐是谁?”

        “牢狱里面的一个人,是个死玻璃,就喜欢调戏新来的,拉到厕所又摸又舔,哎,想想我都起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