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八章 大放厥词

第四百九十八章 大放厥词

        苏菲亮出证件,“请问你是部队复员回来的吗?°娘帐号叫‘狼行千里’!”

        男人的视线从苏菲脸上移到赵应龙脸上,突然瞪大眼睛,“你!?”

        “对对对,就是他!”赵应龙终于确认了。

        “可以进来聊聊吗?”

        对方不大情愿地同意了,走进屋里,苏菲发现墙上贴了许多剪报,都是与军事、国际形势有关的,一个相框里裱着一个奖状,写着“恭喜刘阳获得xx区马拉松比赛第五名。”

        “原来这小子叫刘阳。”赵应龙说。

        “你都打过他,居然不知道他叫什么?”苏菲斜了他一眼。

        “他人呢?”顾凌说。

        刚刚还在屋内的刘阳不见了,苏菲环顾屋内,原来上面还有一个阁楼,刘阳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走下来,手里端着一把盒子枪,显然是仿真枪,他举起枪喝道:“不许动,你们这些坏分子!”

        苏菲说:“刘阳,我们是执法,有些事情要问你!”

        “列宁同志教育我们,资本主义总爱用假仁假义包装自己的无耻,你们这帮浸透进人民群众内部的坏分子,这场仗战狼会怎么打,打得你们屁滚尿流!革命胜利的那天,我心爱的女人会在家乡等我归来!全宇宙工农兵大团结,向我们的胜利迈进!迈进!”说着,他亢奋地举起拳头,双眼炯炯有神。

        三人都傻了,顾凌问赵应龙:“精神病?”

        赵应龙说:“不知道呀!上回他一开门,李响一脚把他踹倒,我们四个就狂揍他,没听他说话,不过那天他也穿着军装,我们还纳闷,这什么人呀,在家还穿军装?”

        刘阳举起双手,“我亲爱的战友,向我开炮!浴血荣光铸军魂!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史!反派的末日就要到来啦!”

        “走吧走吧走吧!”苏菲催促。

        来到门外,刘阳还在屋里胡言乱语,赵应龙说:“他疯疯癫癫的,没准就是凶手呢!”

        苏菲摇头,“你看他的意识都混乱了,怎么可能策划出那么精细的谋杀案。”

        来到外面,又遇上之前问路的大爷,大爷说:“哦,原来你们是找刘阳。”

        “大爷,你认识他?”

        “街坊邻居,打小看着他长大的。这孩子可怜啊,高三那年通过部队的体检准备去报道,临走前一天喝多了酒,和几个小流氓打架,把人打死了,在牢狱蹲了几年出来,脑子就不大好了,非说自己去的不是牢狱,而是从部队回来,他家里也只能顺着他,他还经常穿个军装,别把枪在巷子里面巡逻,说是抓特务。”

        “我去!”赵应龙感慨,“敢情他自己也是个刑满释放人员啊!还在网上大放厥词。”

        苏菲问:“他这个病,是不是这两年更加严重了?”

        大爷点头,“自打他父亲得了脑梗去世,他比以前现疯了,说他父亲是被坏分子谋杀的,唉,也是个可怜孩子!”

        离开这儿,三人都沉默着,赵应龙第一个开口,“出了牢狱就疯了的人,不止他一个!你说也挺奇怪的,牢狱又不是啥好地方,在里面巴不得出来,一出来又有点想回去,人呐,就是贱!”

        顾凌说:“因为牢狱里面都是一样的人,环境虽然差,但至少心里是平衡的,一来外面变成弱势群体,就会有巨大的心理落差。”

        “嗯,你说的有道理。”

        “心理落差?”苏菲沉吟着,似有所启发。

        这时我打电话给她,叫他们来执法所,现在正在审讯一名嫌疑人……

        “你在人家执法局胡说些啥!”赵应龙埋怨。

        我说:“侯队长和他的人还在外面查案,你要参加审讯吗?”

        “审,当然审,热乎的饭菜为什么不吃!”苏菲笑笑。

        于是二人进到审讯室里,苏菲坐下,看了一眼桌上的资料,这男人叫孙浩,在一家电器城工作,孙浩一看见我,头就低了下来。

        我说:“之前我们找你问话,为什么要跑?”

        孙浩无言以对。

        “你看你跑得好啊,现在被拘传了,说吧,你为什么要悄悄打匿名电话,让他们几个丢掉工作?”

        “不为什么,因为他们坐过牢!坐过牢的人去给人家端菜、当保安,这不是祸害老百姓么?”孙浩嗤之以鼻地说道,隔着玻璃苏菲都能听见外面钱昌的骂声。

        我说:“你还挺有侠义精神!你认识钱昌、李响还有孙融吗?”

        孙浩摇头。

        “那你怎么就能这么准确地知道他们在哪里工作,并且以前坐过牢,都到了这地方就别隐瞒了!”

        “我就是……看不惯这种人!”

        “总得有个理由啊!”

        “他们不是好人!”孙浩斩钉截铁地说,“你们想想,这种人出了狱,有几个正儿八经地工作,他们骨子里就是不劳而获的人,出狱的人十个有九个再次犯罪,他们就是社会的毒瘤,必须得有人站出来消灭这帮害虫!”

        苏菲觉得这个人有点偏执,资料上说他以前没有案底,如此执著地和刑满释放人员过不去,想必与自身经历有关。

        苏菲问:“你是不是被刑满释放人员祸害过?”

        “没有!”

        “那么就是曾经是违法行为的受害者?”

        孙浩沉默良久,这才说实话:“是我前女友,她晚上回家被几个小流氓盯上,跟了一路,然后在一条小巷里面被那几个禽兽给……”

        说到这里,孙浩抹了一把辛酸泪,“她那时才二十多岁呀,大好的前途就被这帮人给毁了,执法方倒也挺给力的,很快就破案了,那几个禽兽都进了牢狱,可是发生了这种事,我和她就不能在一起了,分手的时候我非常痛苦……”

        “为什么分手?”

        “这不明摆着的么,因为她被那几个禽兽糟蹋了,如果我继续和她在一起,我心里会难以接受的……”

        “因为她不是干净之身了?”苏菲问。

        孙浩痛苦地点头,“女人的第一次是最宝贵的,结果就被几个喝醉酒的流氓给……”

        苏菲心想这人也是奇葩,发生这样的事又不是前女友的错,她问:“你现在是单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