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六章 冰山一角

第四百九十六章 冰山一角

        钱昌也骂了一声,说:“我也被人杀了!谁干的?”

        苏菲说:“凶手!他先在游戏中用不同的手段弄死你们四个,然后再在现实中兑现,这不是犯罪签名,而是犯罪预告!”

        “王.八蛋,谁这么恨我们!”赵应龙皱眉。

        钱昌说:“不会上回被我们抢劫的van吧?”

        赵应龙却不认可,“不可能呀!这游戏杀人、抢劫就跟吃饭一样,又不是玩网游的小学生,为这点事情就要杀人?”

        顾凌瞅着赵应龙的屏幕,说:“哎,旁边还有一个被杀掉的女人,那是谁?这游戏还可以结婚吗?”

        钱昌黑着脸说:“那是我!”

        原来钱昌是个女号,在游戏里面被赵应龙包养了,看到赵应龙这种老玩家的帐号,顾凌惊叹人与人的差距,他帐号上有接近三亿的游戏货币,在一个纯粹属于罪犯的游戏中,赵应龙作为诈骗犯,敛财能力是很恐怖的。

        “能查到是谁干的吗?”苏菲问。

        “查不到,也不可能查到!”顾凌摇头。

        “追踪ip地址不行么?”

        “区块链的加密技术叫哈希算法,它是不可逆的,只能硬猜,但前提条件是我能从几亿个哈希值里找到凶手的信息,并且有一台足够强大的计算机来暴力破解,这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这就是现在大力开发这项技术的原因之一,因为它安全,黑客是无法破解它的!”

        赵应龙点头,“区块链啥的我不懂,不过这游戏说起来挺神奇的,别看游戏里能偷能抢能骗,但是想用任何手段作弊、开挂都不成,比方说我拿一个修改器修改了里面的数据,但一上线,马上又变回来了。”

        顾凌摊手,“就是如此!哪怕凶手的角色站在我们眼前,我们也不知道他是谁?”

        “未必哦!”苏菲说,“每个角色都是在自己的真实住址生成,也就是说,只要在游戏中找到凶手,并且找到他的住址,现实中我们就知道他住在哪了!”

        “这个主意很好啊!”赵应龙附和道,“靠游戏来查案,想想就很带感。”

        “话虽如此……”顾凌一阵犹豫,这游戏到处是不讲理的人,怎么可能像现实中一样平静地侦查呢,就像在鲨鱼群里找到那条伤人的鲨鱼。

        苏菲继续说:“凶手是怎么通过游戏找到人的?不,凶手应该是先知道他们四人的住处,再去游戏中找到他们的!赵应龙,你很有钱吧?”

        “是啊……”

        “那我交给你一个任务,用你在游戏中的资源、人脉、技能,想尽办法找到凶手的住址。”

        “哈哈,当了一辈子贼,没想到也能当一次执法,好好好,干!钱昌,走起!”

        两人立马复活,但却不着急出门,顾凌一看,大跌眼镜,他俩正在床上行苟且之事。

        “干嘛呢这是……”

        赵应龙回答:“回血呀!”

        钱昌说:“这就是我注册女号的原因,我们在外面打架也能马上回血。”

        “哦,还有这种操作……”顾凌流着冷汗称赞道。

        之后,赵应龙和钱昌就留在了网吧,苏菲和顾凌就先回去了。

        到了住处,苏菲感叹道:“这个游戏还只是冰山一角啊!”

        “其实各国都一直在行动,打击上面的违法犯罪,但却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暗网的体量很庞大的,比我们平时使用的表层网大得多,我们平时去酒店、去网吧、在网上购物留下的个人数据。”

        “在暗网上会被不法分子成百上千条地交易,这些数据会流入诈骗犯手中,或者人贩子手中,暗网上活跃的人就像家里的蟑螂一样,你知道他们非常多,却又发现不了他们,也许这种人每天就和你擦肩而过。”

        “正义的事业任重而道远。”苏菲苦笑。

        外面传来车声,原来我和江楠回来了,苏菲心想回来得这么早?

        我进去,看见他俩,说:“搞定了?”

        苏菲说:“我要是告诉你,那个游戏中有可能查到凶手,你一定不会相信!”

        “你说的,我啥都信!”我调侃道,把一沓文件扔在桌上,“这些是目前掌握的情报。”

        苏菲打开来看,里面有两份尸检报告,法医目前还有做解剖,初步尸检显示李响是被割断颈动脉致死,他的瞳孔、肝脏、肾脏的检测显示他身上有麻醉药物残留。

        通过尸体的腐烂情况,以及李响身上滋生的阎甲类昆虫幼虫推测,死亡时间为1月7日。

        孙融的死和昨天我的推测一致,有人往他勾脱禁品的生理盐水中搀了一种助壮剂,这东西是农用药物,本身毒性不强,但大剂量进入血管就会形成血栓,造成心肺衰竭,推测死亡时间为1月8日。

        凶手对着孙融的头吐了一口痰,但由于时间过久,里面已经检不出dna了。

        两个现场留下了相同尺码的脚印,看来是同一人所为,已经定性为一起连环杀人案,执法方特别重视这个案子,上级授命在年前一定要侦破。

        我坐下来喝了口水,说:“现在主要的调查方向就是毒药的来源,因为是农用药物,乡镇的供销社柜台上是可以直接买到的。”

        苏菲问:“监控呢?”

        “李响那个小区监控坏了,孙融居住地的小区还在查,暂时不会有结果。”

        “我就知道,第一天不可能有实质进展的,不去也没啥损失。”

        “哦,你摸鱼还有理由了?”

        “怎么就摸鱼了,我们在游戏中找到的线索比这靠谱!”

        “哪里靠谱啦?”我一脸不相信。

        苏菲自信地说:“那个游戏的玩家群体是罪犯和前罪犯,这是不是说明,凶手是曾经和这四人在同一间牢狱里的人!”

        我找来牢狱里的资料,苏菲又说:“他一定是在四人共同服刑期间,一同服刑的人,释放时间应该是去年到今年。”

        “这个范围也很大,有几百人!我看只能慢慢查!”

        江楠一阵苦笑,“感觉像套娃一样,本来我们只是在查‘凭栏客’,现在又要继续扩大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