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三章 恐怖思维

第四百九十三章 恐怖思维

        “巴哥是道上的,卖禁品的,前阵子孙融提议我们去跟巴哥干,我们都知道是干啥工作,给的钱再多也不能干呀!所以我在想,该不会是巴哥想让我们跟他混,暗中搞我们吧?”

        钱昌说:“不可能不可能!巴哥要挖我们,直接给钱就完事了,何必这样暗戳戳地针对我们!”

        我说:“先上车吧!明天等尸检结果出来再说。”

        上车后,苏菲想到了在一号现场发现的游戏,说:“我觉得凶手是个很敏锐而且有创造性的人,应该不会是什么道上大哥。”

        我点头,“我也觉得,不过巴哥的情况,回头我和执法所反映一下。”

        赵应龙和钱昌在车后面喋喋不休,车没开多久,苏菲闻到车里的味道像烧着了一样,扭头一看,他俩正在抽烟,搞得整个车内乌烟瘴气的,苏菲不满地说:“别在车上抽烟好吧!”

        “不好意思!”赵应龙拉开窗户,把烟头扔到绿化带去了。

        “喂,你就把烟头扔到路上?”

        钱昌责备:“你看你,一点公德心都没有!”他对着窗外酝酿了一口老痰,呸呸几下,然后哈哈大笑,得意洋洋地说:“看我准不准,把烟头给吐灭了!”

        苏菲彻底无语。

        来到出租屋附近,我给他俩到招待所开了一间屋子,叮嘱他们每小时发一条信息过来,晚上最好一人睡觉一人醒着,也不要一个人出门。

        我留了一笔生活费,赵应龙死皮赖脸地找他又多要了几百块。

        等离开之后,苏菲责备道:“干嘛给他这么多钱,一天吃喝也就一百多块而已,你是不是对他们太体贴了?”

        “非常时期,这些小节就甭计较了,连着两个朋友不明不白地被杀了,你说他俩现在压力得多大啊,让他们晚上吃顿好的吧!”

        “通过一天的相处,我觉得赵应龙一身毛病,根本就没有改造好。他现在是个守法公民,并不是因为主观上想变好,而是害怕再次坐牢。”

        我笑笑,“菲菲,你是不是对‘好人’有什么误解?发自真心地当个好人确实是可贵的,可一部分人不做坏事并不是因为他们善良,而是法律的威慑力,一条条惩罚明明白白地摆在那,让他们不敢犯禁,这就是法律的作用啊。”

        “被动的好人也好,主动的好人也好,主要他们的存在有益于社会运转,我觉得都是没有关系的。”

        “好吧好吧,你说得有道理!”苏菲作投降的动作,放过这个话题,“你当初离开牢狱,是不是因为太同情犯人啊?”

        “瞎猜!”

        一想到他们又要被这案子耽误好几天,苏菲不禁焦虑起来,望着渐渐暗下来的天空说:“假如王秀才自己能说出真相就好了,唉,还要绕这么大的弯!”

        我瞅了一眼苏菲,欲言又止,其实他正在考虑一个让王秀才自己说出真相的办法!

        晚饭过后,顾凌独自一人开始研究之前现场拷回来的游戏,江楠一旁看着,说:“什么鬼游戏!背景音乐这么吓人的?”

        顾凌说:“‘恐怖思维’,平时玩的游戏多多少少听过,但是这个游戏还没听说过!”

        苏菲听完顾凌说的之后,于是也走去看电脑上的游戏画面。

        顾凌的角色一顿一顿地往前走路,周围的贴图像十几年前的老游戏一样。

        “这走来走去的,有什么意思啊?”江楠问。

        “我也不知道,这游戏到底要干嘛。”

        “你把音乐关了吧,太渗人了。”

        “喂喂!”顾凌有些发现,“你们看这街道,是不是和咱们住的地方一模一样。”

        我也被吸引过来,盯着游戏画面看了一会,说:“我记得往右拐有个钱行。”

        顾凌往右拐,果然看见一个写着“bank”的建筑物,周围的建筑也是和现实环境一致,顾凌说:“刚才进游戏的时候,它好像读取了我的ip地址,我出生的地点就是这儿!”

        “莫名其妙的设置。”苏菲说,“不过和现实地图一模一样,如果我们在外地,也会这样吗?难道说制作者把整个世界的地图都塞到游戏里面去了?”

        顾凌说:“我觉得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工作量,像以还原历史真实场景著称的《刺客信条》,也只不过是十比一的比例,而且只有一小块地方。这游戏的软件总共才几个g,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地图,唯一的解释就是它在实时生成地图,也许是参考了谷歌地图之类的。”

        苏菲说:“这根本就不像游戏,倒像是演示房地产策划案的软件……对了,假如把ip地址改成国外,岂不是可以看到外国的街景?”

        正说话间,顾凌发现右下角的数字一直在掉,那是身上的金钱,顾凌扭头一看,画面中突然出现一张脸,吓得江楠差点尖叫出来。

        原来他身后有另一个人物在偷他的钱,那个角色发现顾凌警戒了,居然掏出一把刀,哗哗两下把顾凌捅死在地上。

        “呃!”

        看着倒在地上的人物的尸体,顾凌惊呆了,“这不是单机吗?刚才的是npc?”

        顾凌把网线给拔了,然后复活,又走回被杀的地方,发现街道不再往前延伸,周围也没有什么“npc”。

        顾凌检查了一下源代码,他惊讶地把拳头放在嘴上,苏菲说:“怎么了?这是个网游?”

        “不,它是个单机!但是运用了区块链技术,可以把所有玩家整合到同一个场景中!”

        “区块链?”江楠对此一头雾水。

        “它是一种去中心化的云存储技术,传统网游需要一个服务器,这个游戏却不需要,每个玩家的主机就是服务器……有点意思,我再研究研究!”

        我索然无味,说:“一个游戏而已,早点休息,别熬夜啊!”

        顾凌显然没有听他的,大伙都睡觉去了,凌晨四点,苏菲听见外面传来键鼠的声音,出来一看,顾凌还勾着脖子坐在电脑前,盯着屏幕上粗糙的游戏画面。

        “你熬夜了?”苏菲小声说,怕突然大声说话吓到专心致志的顾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