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一章 毛骨悚然

第四百九十一章 毛骨悚然

        “他是李响吗?”我问,因为死者的脸部已经腐烂得变形了,“不管是谁,我先报执法!”

        苏菲不想在卫生间里多呆,就先出去了,为了保护现场窗户是不能开的,因为屋里的飞虫也是判断死亡时间的重要标准。

        毫无疑问这是他杀,她检查了一下门锁,没有被撬的痕迹。

        桌上放着一些腐烂的外卖,一瓶饮料,冰箱里的食物也早已腐烂变质,苏菲拿起一个三明治看了看生产日期,这种食物保质期只有三到四天,上面的生产日期是1月6日,过期时间是1月9日,6号到9号大概就是死亡区间。

        卧室是李响的工作室,墙上贴着许多纸,都是与游戏有关的信息,什么材料多少钱,什么活动是哪一天开始等等。

        顾凌已经坐在电脑前,解除了屏保,他扫了一眼桌面说:“原来他是在这个游戏上挣钱的。”

        苏菲关心的是周围的血迹,她说:“电脑周围都没有血迹,说明遇害的时候他已经离开电脑了,最长的一条喷射状血迹在床上,说明是在那里承受的第一击。”

        “这些都是他做游戏代练的交易记录……”顾凌在检查最近打开的文件,“咦,这是什么?”

        顾凌点开一个全英文的软件,电脑突然黑了,苏菲的视线也被吸引了过去。

        十几秒的联网画面过去之后,屏幕上出现一个全3d的屋子,周围有桌椅板凳,家用电器,画面挺粗糙的,顾凌移动视角的时候,画面会持续掉帧。

        “好像是个游戏。”顾凌说,“可这也没有操作界面啊!”

        “好啦,甭管游戏的事情了,你可真有心情。”苏菲说,“我们出去透口气吧,口罩戴得我好难受。”

        顾凌操作着主视线在屋子里来回移动,虽然没接触过这个游戏,可苏菲有一种莫名的似曾相识的感觉,顾凌推留下主视线来到一扇门前,门自动打开,屋里有床和电脑,墙上贴着一张萧敬腾的海报。

        “喂!”苏菲一惊,环顾整个屋子,墙上也有一张萧敬腾的海报,床和电脑的位置是完全一致的,“这是……这间屋子啊!”

        她望向门口,游戏中的视角就是站在那里在看屋内,游戏场景非常粗糙,而且背景乐阴沉压抑,令人有点毛骨悚然。

        “可能是李响按照自己家的样子在游戏中造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房间,这种事我也干过,以前玩《创世小玩家》的时候。”顾凌解释道。

        “这游戏的气氛好压抑啊,该不会是恐怖游戏吧?”

        “我可没听说过能盖房子的恐怖游戏。”

        “去浴室看看呢?”苏菲提议。

        顾凌又操纵主视角走到卧室对面,拉门自己打开了,当看见浴室里的画面,苏菲不禁瞳孔收缩了一下,因为浴室地板上躺着一个人,姿势和死者几乎一模一样,只是游戏表达不出腐烂这种观感。

        游戏中的死者脖子被撕开了一道口子,汩汩地流着血,他的双眼被画成了叉状,并且吐着舌头,一副很痛苦的样子。

        苏菲吓得后退,“这是什么鬼游戏!为什么一模一样的屋子里会有尸体!连姿势都一模一样……主视角到底是谁!”

        顾凌皱着眉猜测:“这也许不是游戏,是一种全息监控!”

        “我明白了!这个角色是幽灵状态!浴室里的尸体就是它的尸体!”

        “关掉吧,好诡异,这音乐听得人头皮发麻。”苏菲皱眉道。

        “可是为什么现实中发生的命案,会在游戏中再次上演,这会不会是凶手留下的,一种特殊的死亡签名?我把这游戏带一份回去研究!”说着,顾凌取出u盘,把游戏文件拷了一份。

        随后,当地执法方赶到,我和他们交接了一下,执医、鉴定人员拥进屋内,四处取证。

        经执医初步鉴定,死者是被割喉致死的,喉咙被来回割了许多刀,造成了皮肤破损,身上也有一些殴打的痕迹,死亡时间在五天以上,七天以内,冬季气温较低,流进下水管的人体组织和血液过了许多天才产生腐败。

        趁着执法取证,苏菲去外面透了口气,见赵应龙蹲在墙角呜呜地哭,他抬起泪眼问:“苏执法,我兄弟李响真的叫人杀了吗?”

        “是的,请节哀顺变。”

        “我搞不懂,为什么有人会盯上他,他坐牢的时候才刚刚十九岁,是我们几个老乡里面最年轻的,出狱之后一直就在家打游戏挣钱,你说他能招惹到谁?怎么偏偏会是他,要是孙融的话我还真不会意外,因为那小子是贩.毒进去的,出来之后估计还有一点不干不净的道上关系。”

        “孙融现在还吸那个吗?”

        既然孙融是贩.毒进去的,估计也是瘾君子吧,以贩养吸是这类人的常态。

        之所以突然“关心”孙融,是因为苏菲想到,孙融和李响的情况很像,也是完全联系不上。

        赵应龙自知失言,一阵沉默。

        苏菲说:“命案当前,你就别藏着掖着了,万一凶手就是盯上你们几个人呢?”

        “不可能呀!”赵应龙说,“我们四个在进去之前互不认识,要说在牢里,也是特别守规矩的模范服刑人员,真的没招惹过谁!”

        “和我说说孙融的事情!”

        “好吧……孙融前阵子见到,感觉他瘦了,他说他最近有玩那个,我还劝他来着,现在挣钱这么难,你再复吸,搞不好又进去了,珍惜眼前的机会啊!孙融说不要紧的,小玩宜情,压力大什么的!”

        苏菲去找我,说:“我觉得咱们有必要去孙融家看看。”

        “你怀疑是连环杀人?”

        “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有必要见他一面,反正我们也是要见他的。”

        “走吧!”

        江楠和顾凌留下来协助执法方调查,他俩带上赵应龙直奔孙融家,苏菲坐在副驾驶上,以往离我这么近,她心中总会有一丝小小的悸动,可此刻居然内心一片平静。

        她心想不是吧,百忧解真的起作用了!她对我的暗恋居然就被两粒小药丸给“治好”了?

        她不停地瞅我的侧脸,确实是没感觉了,我一边开车一边问:“看我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