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借酒浇愁

第四百八十九章 借酒浇愁

        “呃……”顾凌从口袋掏出来给苏菲看。

        “百忧解?我记得是精神病人吃的药!”

        “其实我是给你买的,你听我解释啊,我看到一篇论文,上面提到暗恋是可以用这种药来治好的,本来爱情就是各种外激素的联合作用,所以通过调节激素水平也是可以让心情恢复正常的。”

        苏菲诧异地说:“治好我对谁的爱情?”

        “还能有谁,叶哥啊!”

        “你神经病啊,我自己能压抑住,还需要吃药?小题大作!”苏菲有点生气地走开。

        “不是!”顾凌追上来,拦住她,“这个真的管用,我不想看你这么焦虑嘛!人一直处在焦虑状态,心理会失衡的。”

        “管用?你就随便从哪里看到这个,就拿我当试验品?还治好爱情,先治好你的脑子吧!”

        “真的是论文,我现在可以找给你看……”顾凌掏出手机来搜索。

        “别找了!”苏菲气不打一处来,“我看你是别有居心,如果这破药能让我对我没兴趣,你是不是就能趁虚而入了!我是我自己的主人,我的本性、我的思想都由我自己控制,不需要什么外力的帮助,所以谢谢你的好意!”

        “你……发什么火啊!我只是觉得你最近很不开心,越是在叶哥面前你越要压抑自己,你几乎每天晚上都借酒浇愁,我不希望你这样!”

        “哦对,我想起来了,血清素,当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的时候,体内的血清素会急剧下降,会让人很焦虑、很消沉,两种办法能让血清素水平回升,一种是运动,一种是吃百忧解。”

        苏菲无奈地叹息,“管用的话,你自己吃呗!”

        “可以啊!”顾凌爽快地答应,“我先吃吃看,如果有效果我再告诉你,这样你就可以放心了!”

        结果他们吃完豆浆油条,顾凌当真买了瓶矿泉水,吃了两粒百忧解,苏菲又好气又好笑地说:“我和你说啊,精神类药物吃多了人会痴呆的,你可别变成傻子。”

        “不会啦!”顾凌很有自信地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假如真的管用……”

        苏菲欲言又止,要是药物能治好爱情,那顾凌不就不再喜欢她了吗?

        这也挺好?好吗?她突然有点踟蹰。

        “会上瘾吗?这药?”她问。

        “不会呀!”

        “负作用呢?”

        顾凌拿出药品说明来看,念道:“……学名氟西汀,抗抑郁药……过量可产生恶心、呕吐、中枢兴奋,甚至死亡……”

        苏菲拿过来,按照上面推荐的剂量倒了两粒在手心,一口吞下,然后对目瞠口呆的顾凌说:“我姑且试一下吧!”

        吃了药,也没啥特别的感觉,苏菲觉得顾凌的举动实在有点搞笑。

        八点钟,四人出发,到中华路附近接赵应龙。

        赵应龙很聒噪,一上车就喋喋不休,说什么“你们这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呀!”、“听口音你们不是蓝昌的!”、“这车真不错,有没有二十万?”

        尤其是对软萌的江楠特别感兴趣,见缝插针地找话题,苏菲看出江楠不想搭理他,说:“赵应龙,你能不能安静点!以为去郊游吗?”

        赵应龙耸肩,作了一个用拉链把嘴封住的动作,才消停几秒,又去找我说话:“叶执法,你们查的到底是什么案子啊?”

        “这我不能透露,查的人太多了,谁都说一遍,消息就走漏了。”

        “怎么就盯我们刑满释放人员啊?”

        “没别的原因,只是我们要找的人可能坐过牢。”

        “哦,懂了懂了。”

        苏菲心想,我对赵应龙还挺客气了,可能是因为他自己在牢狱工作过,对待刑满释放人员比较有耐心。

        她自己就做不到,她老觉得对待他们,就得提防着一点。

        “不行不行,这不是我说了算,是公司的决定!”

        “我求你!让我在这干吧,我找份工作真的不容易。”

        胖男人有点恼火,说:“要怪就怪你自己,当初干嘛要隐瞒你是刑满释放人员的情况,现在被小区业主举报了,我们保安本来就是和人打交道的工作,业主不放心,肯定是不能留你,你赶紧走吧,别和我扯这些有的没的。”

        钱昌叹息一声,扭头看见赵应龙,说:“兄弟,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赵应龙对那个保安队长说:“你干嘛难为我兄弟?”

        “别说了别说了……”钱昌拉着赵应龙走开。

        走到外面,我自我介绍了一下,钱昌表示愿意配合调查,他说:“得,过了年又得找工作,当初我放出来的时候,拿着执法所开的证明材料到处找工作,没人要我这个刑满释放人员,后来托关系才找到这份保安的工作,结果不知道怎么就查出我的底子,二话不说就把我开了,简直就是把人往绝路上逼嘛!”

        赵应龙递个烟给他,“兄弟,别往心里去,这帮人就是这样!要不你来我们公司,我们一起卖面膜。”

        “不去不去不去,你那什么工作呀,累死累活,一个月连房租都挣不到,我最不乐意干推销了。”

        “活人总不能叫尿憋死啊!”赵应龙对我说:“您也看到了,我们出狱之后,到哪哪歧视,找份工作比人家考清华北大都难,说什么‘重返社会’,社会愿意接纳我们这种人么!”

        “别灰心,总是有办法的!”我劝慰道。

        顾凌说:“也不一定非得打工啊,实在不行干干自由职业。”

        “自由职业……”钱昌陷入沉思,“自己弄个小车收破烂吗?”

        “瞧你这眼界!咱就不能自己创业呀!你看李响现在搞网游代练工作室,上个月流水四十万,人家当初不也是找不着工作么,现在混得风生水起。”

        “四十万,真的?”钱昌眼前一亮,“这个我能干嘛?”

        放任这对难兄难弟聊下去,不知道要聊到什么时候,我说:“钱昌,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钱昌想起这茬,说:“哦哦,先办正事,随便问吧!”

        询问一通,与“凭栏客”有关的几桩案件发生的时候,钱昌都是有不在场证据的,而且苏菲察言观色,也觉得钱昌不像“凭栏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