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十四章 痛心疾首

第四百八十四章 痛心疾首

        “他叫你全部推到他头上,可你好像没这样做。”苏菲说。

        杨光瘪了下嘴,“那有什么用,我撒谎你们都能看出来,我才十八岁,要坐牢吗?”

        “十八岁已经是成年人了,要为自己的一切行为负法律责任。”

        “这样啊……”杨光失望地垂下头,这种反应就像听说店里的原味薯片卖完了一样,苏菲想,也许他是对坐牢没什么概念,或者是已经没有能量再表达情绪。

        接着,二人又询问了案件的一些细节,杨光的态度称得上“供认不讳”,四小时后,这场审讯结束,苏菲想起一件事,问:“那天在网吧,你在电脑上看到了什么,被吓成那样?”

        杨光皱眉,说:“我电脑黑屏之后,屏幕上突然冒出一行字——‘模仿我很开心吗’,我当时不敢跟你们讲,回去之后我做了噩梦,梦见真正的‘凭栏客’来要我的命了!”

        “‘模仿我很开心吗?’”苏菲一脸震惊,对我说:“‘凭栏客’在警告他?”

        “‘凭栏客’确实懂黑客技术,可他怎么会知道这小山村发生的案件?值得查一查!”

        审讯至此结束,外面等待已久的执法进来,杨光即将被带走的时候,他颓然地问道:“姐姐,我是不是不可救药?”

        “你也只是本性的奴隶罢了。”苏菲说,“祝你好运!”

        之后的取证工作就交给当地的执法去进行处理了,四人回到村里后又去查网吧的电脑,顾凌又反复去检查了当时杨光用过的那台电脑,说:“现在是恐怕什么都查不出来了,这台电脑装了硬件还原,之前的记录都被清楚掉了,几乎看不出来有被入侵的痕迹。”

        我问:“那换做是你,你要怎么做?”

        “先入侵局域网,然后编个小程序去控制这台电脑……”顾凌说着就点开局域网查看,“这里可以看到其它电脑上的内容。”

        苏菲环顾四周,提出一个猜想,“有没有另一种可能,‘凭栏客’当时就在这里!”

        我去柜台取来上网登记薄,翻看的时候他注意到上面有几个身份证号码出现得过于频繁,而且是一模一样的笔迹,找老板问,老板讪笑着说:“这几个是常客。”

        “你说实话,我们不是来找网吧碴的!”苏菲说。

        “我说的就是实话。”

        “我们怀疑有一名通缉犯来这里上过网,你不希望这里出人命案吧?”我说。

        被这样一吓唬,老板脸都白了,说:“可不能啊,那我网吧就开不下去了,这些都是我外甥、侄子的身份证号,村里有些未成年的孩子来上网,就用这几个号码应付一下,我要不挣未成年的钱,网吧就维持不下去,毕竟村里也没啥客源,唉,不容易呀!你们可千万别和执法所说哦!”

        “你见过这个人吗?”我掏出“凭栏客”的画像。

        老板辨认半天,摇头。

        我叫他先去吧,拿着登记薄研究,江楠说:“我们有他的笔迹!”

        上次“凭栏客”在积雪上写过字,但那是汉字,登记薄上大多是数字,匹配度不是太高。

        我看了半天,也没找出来,顾凌说:“我觉得他不太可能在这里上网,远程控制很容易的,网吧里上网的人都没什么防范意识,随便点一个木马的链接,他就可以潜进局域网为所欲为。”

        苏菲说:“问题是,他怎么知道杨光在模仿他,在我们还没有破案的时候,这未免太神通广大了吧?就算他人在这里,也必须到处打听,才能收集到足够的信息来得出这一结论。”

        江楠说:“或许只是试探呢!”

        “试探?能找到杨光也够有本事的了!”

        “从技术层面上来说,会不会是他……监听了我们?”顾凌提出。

        我说:“顾凌,查一下我们每个人的通讯工具,包括汽车……”他拿起上网登记薄,“这个,查起来费时费力,也许没有收获,你们的意见呢?”

        “查!”苏菲斩钉截铁地说。

        “小菲说要查,我自然是支持啦!”江楠说。

        “好,那我们就把案发之后每一个来这里上网的人都核实一下!”

        调查持续了三天,1月5日晚上,苏菲核实完最后一个人,疲惫地回到宾馆,打开一瓶啤酒,说:“一!无!所!获!”

        这两天顾凌检查了他们所有的设备,除了在江楠手机上找到一些年头很久的木马以外,也没发现任何监听程序。

        我说:“我这边也是一无所获。”

        苏菲问:“顾凌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他有事。”

        江楠说:“我注意到你最近不喊他‘瑞士军刀’,你俩是不是关系变好了?”

        苏菲挑起眉毛,“啊?才没有!”

        江楠嘿嘿一笑,苏菲咯吱她,说:“笑啥!满脑子猥琐的家伙!”

        窗外传来一阵哭声,三人都沉默了,苏菲问:“是杨光的母亲?”

        “对啊,今天张队长带两名嫌疑人回来指认,听说杨光母亲拦着车哭……”我朝窗外看了一眼,杨光母亲站在街上哭道:“我儿子没有杀人!没有!”不少村民在围观,这件事早已轰动村里,杨光母亲一夜之间亲人尽失,着实令人唏嘘,但对局外人而言,那终究只是一场凄凉的热闹而已。

        “‘斗米养恩,担米养仇;穷不走亲,富不回乡’,古人真是看透一切,在审讯室我不想说些安慰杨光的话,但我心里觉得,这是人性之恶,就像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一样,只要‘天时地利’,是会发生在每个人身上的,他们一家人的不幸,归根结底是不幸运,摊上了这样的事情!”苏菲说。

        “作为接受者会感到愧疚,我能理解,但走到杀人这一步还是过于极端,用不着替他们感到抱歉,他们对自己的行为负有全责。”我说。

        “死的人没有知觉,最痛苦的只有母亲了,也不知道她以后要怎么生活下去!”江楠十分痛心疾首。

        这时顾凌从外面回来,苏菲问他去哪了,他说:“上网去了,我只是作个测验,那家网吧监管得严不严,结果很让人失望,虽然进门的时候老板会说一句‘登记’,可只要是成年人,他基本不看的,哪怕不填身份信息也能进去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