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十一章 欲擒故纵

第四百八十一章 欲擒故纵

        “杨光,你该不会上了一天网吧?”苏菲好奇地问,“怎么,有烦心事?今天家里正在办丧事啊!”

        “我回去参加,他们就活过来了?”杨光冷冷回道,他熟练地操作着键鼠,眼睛连看都没看四人一眼。

        “出来谈谈!”我说。

        杨光对着电脑大骂一声道,“不知道切后排么,傻子!”

        四人相互看了一眼,只能等他打完,顾凌站在后面围观,杨光像在宣泄一样,操作着自己的角色疯狂地追杀敌人,孤注一掷的冒险最后只有死亡的结局。

        杨光气愤地拍打键盘,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烟点上,我说:“你是未成年吧?”

        杨光翻了一下眼珠,不理会,他的打火机好像没气了,怎么点也点不着,他的手在颤抖,这个细节没有逃过苏菲的眼睛。

        这时,电脑屏幕突然黑了,杨光冲对面的小伙骂道:“你t么的,踢到我电源线了!”

        “怎么说话的你,我脚一直站放在地上!”

        “这tm怎么回事!”杨光不停地按重启键,毫无反应,看得顾凌都心疼这台电脑。

        我说:“小兄弟,出来一会吧!”

        “你们先出去,我打完这把就来……”杨光烦躁不已,好像火药桶一样,“怎么回事呀这破机子,我去!”

        网吧的空气实在太混浊,四人准备到外面呆一会,就在他们刚刚走开的时候,杨光尖叫一声,从椅子上摔倒……

        顾凌急忙跑回去,只见杨光摔坐在地上,塑料椅子也几乎变形,他的手哆哆嗦嗦地指着电脑,顾凌转过头一眼,只见电脑正在重启,也并没有什么异常。

        “怎么了?”苏菲也跑了过来。

        “没什么……”杨光一脸苍白地站起来,狠狠地踢了一脚椅子,“都怪这椅子太垃圾了,才害我摔倒了。”

        苏菲知道他肯定是看到了什么,故意这样说的。

        游戏没有玩成,杨光只好答应跟他们出去聊一聊,走到网吧门口的时候,我小声对苏菲说了四个字,“欲擒故纵!”苏菲心领神会地点头。

        来到一间尚在营业的小吃店,杨光找个靠近入口的位置坐下,双手交叉着放在一起。

        “我们是执法,你知道吧?”我说。

        “知道,村里人都知道,查那个连环杀手的,对吧?”杨光的眼神扫过四人,捕捉着他们脸上的表情。

        “对,连环杀手!”我平静地点头附和,“不过你也够心大的,知道村里有连环杀手活动,你怎么还晚上跑出来玩?父母不担心吗?”

        “我……”杨光低着头,“我姐姐被杀掉了,我心里不舒坦,出来发泄一下。”

        杨光一边说,双手一边紧张地绞在一起,苏菲觉得,他一定不擅长撒谎。

        “说说昨天晚上的事情。”我说。

        “昨晚七点我们家一起吃饭,我记得当时正在播新闻联播,我爸和我姐夫喝了点酒。吃完饭我回房间看电视,听见姐姐姐夫说屋里闷,他们在北欧呆习惯了,就出去透透气,然后就……就没有回来!直到早上有执法来通知,我爸一下子血压就上来了,我妈哭得差点晕过去了。”

        杨光装作难过地摇头叹息,“我不明白这种不幸的事情为什么要发生在我家,执法叔叔,你们一定要抓住那个连环杀手!”

        苏菲暗暗发笑,这证词和老杨如出一辙,连叙述方式都很接近,显然这家人在出事之后串过词。

        “你和你姐姐关系怎么样?”

        “很好呀!小时候她经常带我玩,给我辅导功课,后来姐姐出国留学,我正好上高中,我爸那年生了场大病,不能下地干活了,姐姐就打工挣些钱给我们寄来,基本上我高中学费都是我姐姐出的,我很喜欢她。”

        杨光努力装作悲伤的样子,江楠甚至有点同情他,四个知晓真相的人看着他在那演戏。

        “发生这种事,确实挺不幸的。”我点头,掏出一包烟,“你抽烟吗?”

        “执法的烟,不太吉利吧!”杨光笑笑。

        “嫌疑人才不敢抽执法的烟,你是嫌疑人吗?”

        “我怎么可能是嫌疑人嘛!”杨光笑道,额头有冷汗沁出来,伸出拿烟,“哇,这个烟很贵哦!”

        “我知道你们村里面小孩自立得早,好多都抽烟。”我给点上火。

        “可不嘛!我们高中好多同学都抽烟的,有的人在家还开拖拉机,开车,更夸张的是我们班石鼎,跟我一样大,今年倒结婚了,因为他爷爷急着抱重孙……”杨光的话多了起来,大概在他认为,已经过了最难的关,适当放松能降低执法的怀疑度。

        抽完烟,又喝了杯水,我这才放他走,临走的时候叮嘱:“晚上早点回家,村里不安全!”

        “好的,谢谢执法叔叔,我回家了。”出了门,杨光跑着离开了。

        我小心翼翼地把烟头捡起来,江楠打开一个证物袋装了进来,“这小子是主犯,直接跟他采集生物信息怕引起警觉……江楠,把杯子也捎上。”

        “好的。”

        顾凌说:“大概他觉得,自己已经成功骗过执法了吧!”

        我说:“就让他在这种自信中多过几天吧,今晚早点休息,明天再勘察一遍现场,全面地寻找证据!”

        隔日一早,四人将手上的情报交给张队长,听到他们推测的真相,张队长倒没有太过震惊,说:“我在镇上干刑事这些年,这样的案子也不是头一次遇到,有时候一家人狠起来比仇人还厉害。”

        死者指甲里的皮屑,经dna鉴定是老杨的,同时在他们身上发现多处老杨和杨光留下的指纹,比如鞋、裤带,这些日常接触不可能碰到的地方,可惜在山上并未找到凶器,我和张队长商量,决定直接攻坚。

        1月3日一早,几辆执法车停在杨家门口,执法笛声惊动了街坊四邻,当得知执法要带走父子二人的时候,杨光愤怒地摔锅掼碗,把自己反锁在卧室里嚷嚷:“你们抓错人了!”

        杨光母亲坐在椅子上哭了起来。

        老杨不停地给执法们递烟,但没有人伸手接,他赔着笑脸说:“同志,搞错啦!哪可能是我儿子呢,之前不是说是连环杀手干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