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九章 毛骨悚然

第四百七十九章 毛骨悚然

        这话一听就不像真的,苏菲笑问:“谁教你这么说的?”

        “没有人……”

        “姐姐能一眼看出一个人有没有撒谎,我知道你在撒谎,作伪证是要犯法的哦!我再问一遍,谁教你这么说的?”

        少年吓了一跳,答道:“我妈!”

        苏菲说:“你的话才是真正的目击证词,你妈说的话不能算数!”

        “不是……我妈就是叫我说实话啊……我刚才都是实话实说……”少年尴尬地摸了摸头,“小姐姐那我先走了哦!”

        大家都知道这个少年在撒谎,他为什么撒谎,苏菲说:“一定有人在施压。”

        我说:“应该是老杨回去之后交代了这孩子的家长,所以回来又收回之前的话的!这就奇怪了,这么拼命否认吵架的事情是为什么?难道和命案有关系?”

        江楠说:“也许只是不想被执法方怀疑吧……对了,你们怀疑老杨了吗?”

        苏菲答:“村里每个人我都怀疑,亲生父母也不例外,现在我更在意昨晚吵架的事情了。”

        到了下午,四人在村里随便解决了一顿午饭,古河村倚山傍水,河鲜还是蛮地道的,只是和江西其它地方一样,往死里放辣椒,除了苏菲以外都吃不惯。

        冬天的天很短,下午四点太阳已经西斜,我开车送江楠去趟镇上取尸检结果,苏菲想今天也没别的事情,就先回酒店了。

        顾凌跟着她进了房间,苏菲瞪他:“你进来干嘛!”

        “你晚上要去见那个可疑的男人吗?”

        “他有线索,为什么不见?”苏菲轻描淡写地回答。

        “拜托,他摆明了是诓你的,这男人古里古怪,又对你有意思,一看就没安好心。”

        “对我有意思就叫没安好心?你是不是把自己也绕进去了,出去!”苏菲把顾凌推出门外。

        一个人在房间也没什么事情可做,苏菲打开电纸书看了一会,窗外太阳渐渐落山,六点四十左右,苏菲收拾一下准备出门,一开门看见顾凌站在那里,苏菲扬起眉毛,“你该不会一直站在门外吧?”

        “不是,我正准备敲门你就开了……我查了一下这家伙的底子,他是炒殒石的没错,可这玩艺根本不值钱,你千万不要被他塑造出来的形象给骗了。”

        “我被骗!?”苏菲气得好笑,“我只是去听线索,你不要这么夸张好吧!”

        顾凌十分抓狂,“在这种偏僻的小村庄,跟一个陌生人晚上单独出去,你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吗?”

        “我是执法,他能对我怎么样?”苏菲拍拍腰,“况且我有这个。”

        “你那把枪是假的好吧!你非要去,我和你一起!”

        苏菲苦笑,“你是不是在吃醋?”

        “胡说八道,我是担心你,担心你啊!”

        “用得着你来担心吗?你和我什么关系!多管闲事!”苏菲离开房间,重重带上门,回头告诫他,“不许跟来!听完线索我马上回来!”

        苏菲气鼓鼓地来到楼下,孙疏果然站在门边,笑盈盈地说:“你倒挺准时。”

        “说吧,你有什么线索。”

        “今晚夜色多好,一边走一边说吧!”孙疏提议。

        看了一眼乌云笼罩的天空,苏菲叹息一声,心想这家伙若敢骗她,肯定不饶他。

        孙疏在前面走,苏菲跟着,他不着边际地聊着最近国内外发生的新闻、聊宇宙时空,不知不觉走到村外,苏菲的不耐烦已经飙到顶点,扭头看去,身后鬼鬼祟祟地跟着一个人,不用猜也知道是放心不下她的顾凌。

        “浩瀚宇宙,为什么一直没有发现其它智慧生物,你知道‘大过滤器’理论么?这是对费米悖论的一种解答,有人认为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经过一个‘大过滤器’,也许是一场浩劫、一场天灾,文明只有经过它的洗礼才会晋升为星际文明,你觉得人类即将面临的‘劫’是什么?”

        “浪费人生吧!”苏菲回答,“人类总是肆无忌惮地浪费光阴,比如我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骗到这里,听些莫名其妙的话。”

        “呵呵!”孙疏站住,转身,“苏菲,我喜欢你的与众不同。”

        苏菲无力地叹息一声,“有话赶紧说,再不说我就走了!”

        “不要总是紧绷着嘛,偶尔也享受一下人生,享受一下和我这样的帅哥月下漫步的感觉!”孙疏挤了下眼睛,厚颜无耻地笑道。

        苏菲终于再也忍耐不了,扭头就走,孙疏忙把她拦住,说:“我说我说,昨晚晚上,我听见了一些声音。”

        “哦?”

        “当时我就走在这条路上,应该就是这附近,大概是八点左右,村里在放鞭炮,一阵风吹来,我听见鞭炮里面夹着一个女人的哭喊,她说‘求你了’。我描述不来那种感觉,总之是一种非常非常绝望的声音!那一瞬间我感觉非常的毛骨悚然,决定马上回房间,本来我是准备去山上的。”

        苏菲不可思议地回头看去,夜晚的村庄灯火零星,她说:“这个距离怎么可能听见有人说话,还是在放鞭炮的同时。”

        孙疏摊手,“我知道你是不愿意信的,如果我白天告诉你,你一定觉得我在编故事!所以我要带你到这里,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你自己验证一下,听……仔细听……能听见那边的声音吗?”

        苏菲眺望着村庄许久,孙疏静静地站在她身后,当有风吹来的时候,她确实听见有人在说话,但非常模糊。

        孙疏说:“大概是灵魂吧!在人被杀掉的瞬间,从身体里释放出来的某种能量,让我听到了那个声音!”他的声音里透着淡淡的忧郁。

        苏菲扭过头,“我姑且相信你,谢谢,告辞了!”

        “别着急走!”孙疏微笑道,掏出一个小盒子,“送你个礼物。”

        “不好意思我不能收,再见!”苏菲转身走了。

        孙疏居然没有追来,而是从怀里掏出一个口琴,坐在道旁的石头上吹起来,吹的曲调好像是“流浪者之歌”,苏菲回头瞅了一眼,心想,真是个莫名其妙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