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八章 故弄虚玄

第四百七十八章 故弄虚玄

        孙疏和老杨就是两个极端,老杨不敢看人的眼睛,孙疏却总是直视苏菲的眼睛。

        “喂,瞧我发现了什么!”顾凌在抽屉里发现了一袋奇怪的石头。

        “别碰那个!!!”孙疏陡然紧张起来。

        然后孙疏想冲过去,这时却被苏菲一把按住了。

        孙疏一五一十的说出了那个石头的来历。

        “这下可以放开我了吧,小美女!”

        苏菲厌恶地皱眉,松开手。

        孙疏整理了一下衣领,“我的职业说起来比较酷!殒石猎手听说过吗?我去各种地方找殒石,收藏兼出售,以此维生……那位执法,你打开我箱子的侧兜。”

        “是这儿吗?”顾凌掏出一张剪报,上面写着某月某日出现射手座流星雨。

        孙疏解释,“指引我来到这儿的就是这条新闻,可能你们看见天上的流星,也就随便许个愿望,我马上会调查各地的目击报道,在电脑上计算它的落点,咱们国家幅员辽阔,经常有殒石掉进深山老林,或者大漠戈壁,历尽艰险找到它们的过程可有意思了!”

        “就能这么精准地找到?”顾凌好奇。

        “我是专业人士嘛!”孙疏自豪地说道,“当然喽,这就跟你们破案一样,也要靠打听、靠推理、靠运气……我这两天晚上去闻道山就是找这颗殒石,前两天回来太晚,大家以为我失踪了,所以昨晚我就回来早一点,在查房之前回来。”

        导游说:“您可真是吃饱了撑的,找个破石头能当饭吃?”

        孙疏回她,“我上回在蓝昌卖了一枚完整的黑玻璃殒石,450万,您说能不能当饭吃?”

        “呃……”听到这价钱,导游瞬间语塞。

        “找殒石需要相机吗?”苏菲质问。

        “这不就跟你们破案一样嘛!要收集数据,另一方面我喜欢在网上发发贴,跟同行交流,所以走到哪拍到哪!”

        顾凌看见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能看看吗?”

        “请吧!”

        孙疏输入笔记本密码,打开一个论坛给顾凌看,并在一旁介绍殒石种类,他寻找殒石的经历,一聊到专业就说得特别起劲。

        “我自己看,自己看!你不用老在我旁边说。”顾凌说。

        苏菲问孙疏:“你昨晚去闻道山,有没有看见什么可疑人员?”

        “嗯……”孙疏从柜子里拿出一瓶二锅头和一个高脚杯,把二锅头倒在高脚杯里,摇晃着品了一口,悠悠地说:“没有!”

        看他酝酿这半天才冒出一句“没有”,苏菲差点要吐血,说:“好吧好吧,谢谢!”

        “不过……”孙疏品了一口酒。

        “有话直说!”

        “嘿嘿,我就喜欢看你着急的样子。”孙疏挑着眉毛笑笑。

        “行了你不用说了,我不想知道!”

        “其实我昨晚没上山,因为走到半路上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毫无征兆地背后出了一层冷汗,山道上的风嗖嗖地吹,我这人挺迷信的,相信不祥之咒,所以就赶紧回来了!”

        “就这?”

        “我相信凭你们执法的判断,是可以提取出有用的信息的。”

        “最有用的信息就是你是个怪人,告辞!”

        孙疏居然涎着脸追出来,说:“我还不知道你叫啥呢!”

        “姓苏。”苏菲不耐烦地回了一句。

        离开农家乐,江楠说:“那男人对你有意思。”

        “肯定是个萝莉控。”苏菲不屑地说。

        “对你有意思就是萝莉控,你的自我定位就是萝莉?”江楠笑道。

        “我可不是萝莉控!”顾凌说,虽然声音不大,但大家都听见了,一起看向他,顾凌说:“看我干嘛?”

        苏菲站住,“对了,我们晚上不回去了吧?要不就在农家乐住吧,这酒店环境比芦溪还好一些呢!”

        “住车里还省钱呢!”我说。

        “那你自己省钱,我反正要睡床。”

        大伙都没意见,于是顾凌和苏菲回去开房间。

        路上,苏菲说:“顾凌,你觉得孙疏可疑吗?”

        “不是都解开了吗?”

        “不,我觉得他和‘凭栏客’有点相似,听他说殒石什么的,我不禁在想,‘凭栏客’到处杀人,肯定也会准备一个方便四处跑动的幌子吧?”

        “你意思是准备查一查这个人?”

        苏菲压低声音,“用点手段,别让叶队长知道。”

        “嘿嘿,其实我已经在他电脑里种了木马!”

        “卧槽,你这么神速吗?真让人刮目相看!”

        “主要吧,我看他电脑硬盘挺大的,还有不少隐藏文件,心想这家伙有秘密吧!出于好奇我就顺手种了一个木马,晚上再好好研究一下!”

        “不错!不错!”

        开了房间,二人进屋检查一下,房间内窗明几净,光照充足,外面是大片农田,环境倒是不错。

        走出来的时候,孙疏像幽灵一样出现在门边,一看见他苏菲就下意识地戒备,孙疏笑道:“你们怎么又回来了?对了,刚才一堆人在屋里,我怪紧张的,有一个重要线索居然忘了说。”

        “你现在说呗!”

        “不好意思我现在又紧张了。”孙疏瞅一眼顾凌,露出腻人的笑容,“除非今晚你和我去村外,我站在那个目击地点,才能一五一十地想起来。”

        苏菲眉头都拧成疙瘩了,这家伙怎么这么惹人厌,她说:“你可不可以老实一点,配合调查是公民应尽的义务。”

        “我老实啊,我很老实,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只是这一件事情,我非得今晚跟你单独去那个地方,我才能想起来,晚上七点我在酒店门口等你,你要是不来,大概我睡一觉第二天就忘了吧!”

        说完,孙疏挑着眉毛笑笑,溜了,留下空气中一股男士香水的气味,苏菲气得咬牙,“混蛋,以为我会上这种当吗?”

        “简直太无耻了!”顾凌说,“别理他,故弄虚玄,他肯定啥也不知道!”

        他们找到我,看见那个少年也在,少年说:“小姐姐,你好!”

        才几小时没见,少年的态度就有点拘谨。

        “怎么了,有什么情况要反映?”

        “呃……”少年转着眼珠说,“其实我昨晚听错了,是杨伯伯喝了酒声音比较大,我以为是吵架了,他们家没有吵架,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