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七章 出乎意料

第四百七十七章 出乎意料

        “比如这个指纹,死者身上可能有凶手的指纹,也有您的指纹,我们有您的指纹样本就方便排除呀!”

        “哦哦!”

        老杨这才同意让采集dna和指纹。

        老杨走后,大家都感觉到哪里怪怪的。

        “我一知道他们家的大致情况……”顾凌把李卫那天在酒吧里倾诉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苏菲评价道:“跟老杨说的完全是两个版本嘛!”

        “但这是女婿说的,足够客观吗?”我有一点质疑。

        “我认为这是最客观的版本,杨艳被家庭责任所累,不肯说出真心话,但几次接触我注意到,她确实很焦虑,老杨肯定是净拣好听的说了,李卫相对这个家庭来说是局外人,但同时也是付出的一方,他的话应该是可信的!”

        “这应该不会是犯罪动机吧!”江楠说,“只是家庭内部的小矛盾。”

        “不!”我摇头,“涉及钱和情的事情尤其应该重视,犯罪动机不外乎就这两种,反正他们家的事情值得深挖一下。”

        “像孙培尧那样为尊严杀人的,真可以称得上是个纯粹的罪犯了。”苏菲笑道。

        “好啦,不要嘲笑那个主播啦,他妻子多可怜啊现在!”江楠抱怨。

        “我这就嘲笑吗?客观评价嘛!”

        “笑着评价就叫作嘲笑!”

        苏菲冲江楠扮了个怪脸。

        我提议,“走,我们去农家乐看看。”

        四人走进对面的农家乐,刚才闹过一场,游客都吓得不敢出门,导游一看见执法上门就开始诉苦:“执法同志,你说这叫什么事,村里死个人,什么证据也没有,二话不说就上门闹事。”

        “好啦,人家也是心急无处发泄。”我劝慰道。

        “心急也不能急到我们头上呀!我们旅行社招谁惹谁了!”

        一名浓妆艳抹的女游客抱着双手,不爽地埋怨道:“依我看闹事是假,讹钱是真!这帮乡巴佬,讨厌死了,一股脑的往里面冲,色眯眯的眼睛就盯着人家的胸和腿看,下流!”

        “积点口德好吧!”我说,“这儿有监控吗?”

        “有的呀!”导游说,“我带你们去。”

        所谓农家乐就是一个乡村主题的酒店,吃喝玩一条龙服务,自然也有安保部门,来到监控室,我坐下来看监控,导游还在旁边喋喋不休地抱怨,苏菲说:“相互体谅一下吧,他们家里失去了两名亲人,着急上火也是正常的。”

        “唉,我体谅他们,谁体谅我们呀!这事传出去,我们旅行社还怎么做生意。”

        苏菲岔开话题,“前两天有人走丢了,是真的吗?”

        “是啊,有个楞头青晚上跑出去,我们晚上都要检查人数的,以免游客走丢,发现之后让农家乐保安帮着找,在山道上找到了那家伙。”

        “他干嘛去了?”

        “说是摄影去了,这不神经病么,大晚上的拍什么呀!”

        “谁啊,你知道他的名字么。”

        “叫……孙疏。”

        苏菲立即联想起一张面孔,他就是那天在大巴车上打过照面的可疑眼镜男。

        我问:“你们一般几点检查人数?”

        “九点!”

        我指着屏幕,“昨晚八点有个男人出去了……”他快进录相,“九点之前回来的。”

        导游一看,脸都吓白了,“又……又是那家伙,他怎么这么不省心,执法同志,要是他在外面做了什么,跟我们旅行社真的没有关系啊!”

        “他现在在吗?”

        “应该在房间里,早上村民堵门,没人出去过……我带你们去找他们。”

        导游打酒店的内线电话把孙疏叫了下来,来到大厅,孙疏笑着跟苏菲打招呼:“又见面了,真是缘份!”

        “问下你昨晚去哪了?”苏菲不客气地说。

        “一直在酒店啊,怎么了。”孙疏环顾众人,脸上的笑容渐渐僵硬,隐约意识到了什么。

        导游皱眉道:“孙先生,执法同志已经看到监控了,你去哪就老实交代吧!你也知道村里出了杀人案,这节骨眼上可不敢撒谎。”

        孙疏耸耸肩膀,说:“我吃完饭,出门溜达一圈,这就有犯罪嫌疑了?”

        “我想去你房间看看。”苏菲说。

        “你来我房间我不反对,但要是你们几位一起进来,我恐怕有点招待不过来了。”孙疏开着玩笑,却没人给他面子。

        上楼的时候,导游还小声告诉苏菲:“这家伙很奇怪,一个人跟团,去景点游玩也不积极,整天昼伏夜出。”

        “你们这个团是几号,从哪出发的?”

        “20号,从合淝来。”

        “孙疏一直在团里没离开过?”

        “肯定在呀!我们每天都要检查的,人不在马上就知道了,别看是个小旅行社,我们这方面是很负责的!”

        来到孙疏的房间,苏菲看见墙上挂着一部单反,这让她想到护林员的证词,“凭栏客”第一次出现在天子岭的时候,也带了一部单反。

        她曾不止一次想过,“凭栏客”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反复打磨、验证自己在高岭得出的犯罪测写,最后得出的结论,“凭栏客”应该是一个相貌普通、带点小机灵的男人。

        视线扫过孙疏微笑的脸,这男人倒是有几分相似,尤其是玩世不恭的气质。

        我检查了家具,顾凌检查行李箱,江楠把鞋拿起来,提取鞋底的泥土,孙疏说:“我的鞋子怪臭的,别脏了小姑娘你的手。”

        “哪来那么多废话!”苏菲瞪了他一眼,过去拿起另一只鞋,仔细观察了一下鞋底,“闻道山上都是红沙土,你去过那里!”

        “所以呢?我是犯人?那你们把我铐起来好了!”

        “孙先生,你觉得用这种戏谑的态度应付执法很管用吗?”

        “拜托,我又没杀人,你瞅我这张帅脸,我像杀人犯吗?”

        苏菲走到他面前,盯着他的眼睛,低声说道:“有人模仿你,一定很不爽吧?”

        “啊?你说什么?模仿我什么?”孙疏的反应倒是出乎意料地自然。

        苏菲盯着他的眼睛数秒才移开,他的反应太自然了,甚至可以说过分自然,一般人被执法这样盯着,总会有点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