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四章 调查情况

第四百七十四章 调查情况

        “你别理他!”苏菲对着少年说道,“你跟我简单说下杨家的情况。”

        “好像也没什么情况呀,都是很普通的事。”

        “你和杨光是同学吗?”

        “不是,我们是同一届,在不同的学校上的中学,我妈经常拿我和他比,每次都说一大堆的。”少年说道。

        “听你这么说,他的家教很好是吗?”

        “是啊,我妈也不看看人家家父母是什么水平,杨光的舅舅是村里的干部,杨光的妈当过小学教师,他爸又管得严,他们姐弟小时候家里根本不让他们出去玩,每天就在家学习。”

        “有一回杨光考了89分,杨光的爹就在院子里拿藤条抽他的手心,这要是我考89分,我们全家都乐坏了!要不他姐姐怎么会出国留学,山沟里飞出金凤凰,那也得是凤凰啊,鸡窝里还能飞出凤凰?”

        “说得真精辟!”苏菲被他逗笑了。

        “嘿嘿,我除了成绩不好,别的真不比杨光差,都是应试教育埋没了我这个天才!”

        “小天才,你再跟姐姐说说,最近他家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没有啊,就是他姐姐姐夫回来过元旦……”少年突然噤声,好像想到了什么。

        “想到什么了?”

        “嘿嘿,我不敢乱说,到时候你们抓错人还赖我了。”

        “你不说我现在就抓你!”苏菲吓唬道。

        “小菲!”我提醒一声。

        “知情不报是可以请到所里的,有什么问题吗?”苏菲一本正经地说道。

        少年被唬住了,说:“好吧好吧,其实也没啥,就是昨晚我听见他们家在吵架,还摔东西,我听见杨光的爹在吼,我没有你这种狼心狗肺的女儿!他说了‘狼心狗肺’吗?也许是‘没心没肺’吧,昨晚有人放鞭炮,听得不是很清楚!”

        “是吃饭前还是吃饭后?”

        “吃饭前,等他们吃饭的时候,就和和气气的了,他家其实不怎么吵架,哪像我们家,啥事都吵,吵架就是我爸妈沟通的唯一方式!”

        苏菲换了一个问题,“对了,村里不是来了一个旅游团?他们在村里有过什么不寻常的举动么?”

        “哎呀,你们执法的问题真太难回答了,我想想啊……”少年回想了一下,“没啥,就是来农家乐玩的,看傩戏,嘿嘿,城里的姐姐打扮得真好看,一个个都好像特别有钱。”

        “还有别的吗?”

        “嗯……大概前天晚上吧,我看见旅游团的人在村里找人,好像是有人走丢了,后来大概找到了。”

        少年一边回答问题一边给我指路,前面就是那座山了,等车停下的时候,苏菲对少年说:“留个联系方式吧!”

        “好啊好啊!”

        “你没手机?”

        “我妈又不给我买!”

        “那算了,反正我知道你住哪,找你就直接去你家。”

        “你把联系方式告诉我嘛,我都跟你说了那么多,求你了,执法小姐姐!”少年嬉皮笑脸地说。

        苏菲便把联系方式告诉他,他借了枝笔记在自己手背上,然后下了车,还回头招手说:“执法小姐姐再见!”

        “为什么要加个‘小’字!”苏菲心想。

        几人下车,狗子欢快地往上冲,我喝了一声“别乱跑”,它又原地坐下。

        我拍拍顾凌的肩膀,说:“你没事吧?要不你留在车里?”

        “不,我没事!”顾凌说,“我已经调整好情绪了。”

        “那我们走吧!”

        这座山很低矮,上山的路也很缓,树上的木牌写着这座山的名字——“闻道山”。

        因为积雪初融,山道有些泥泞,他们不敢走得太快,苏菲一边走一边拍下地上的脚印,但心里却不怎么报希望,这些估计都是前来看热闹的村民留下的。

        越接近山顶,围观的人群越多,只见山顶有一棵大樟树,正当中被雷劈开了,樟树就往兵分两路地生长。

        树上的尸体已经被放下来了,躺在地上,地上放着一堆绳子。

        围观的村民低声议论着,“唉,可太惨了!”、“培养个留学生多不容易,就这样叫人杀了!”、“老杨大概难过死了吧!”、“可不嘛,杨光的妈从早上到现在眼泪就没停过。”

        我亮出证件,撩起警戒线钻进现场,上前同一名刑事队长交谈,顾凌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夫妻二人的尸体,李卫的脸上沾着血和泥泞,眼镜也碎了,他的皮肤苍白如纸。

        “我能理解,看见朋友的尸体一定很不好受。”苏菲低声说。

        “是啊,我现在有一种莫名的虚无感,明明几天前还在一起吃饭、喝酒、闲聊,怎么就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对了,你那晚喝的酒就是他调的。”顾凌忧伤地说。

        “安息吧,我们会找到凶手的!”苏菲对着死者说道。

        我和那名姓张的队长走了过来,我给他们看用手机拍摄的一组现场照片,“这是发现死者时的样子!”

        照片上,两人被并排绑在树干上,坐在地上,脑袋低垂,身上又是泥又是血。

        “和‘凭栏客’的第一个案子有点像!”苏菲说。

        “真的吗?”张队长惊诧道,“那个连环杀手怎么会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作案,要是这样的话,这可是大案子呀!”

        “但我觉得这只是拙劣的模仿犯罪!”苏菲说,“‘凭栏客’捆绑人的手法早就升级了,绳结的系法也完全不一样,他从来不会连杀两人,另外……这座山不符合他的选择标准。”

        我说:“我看了一眼尸体,不是从正面被刺死的,伤口分别在背后和后脑勺!衣服上沾着泥泞,多半是死了以后拖到这里弃尸的。”

        “不是他干的呀!”张队长似乎松了口气。

        “不过这案子我们要了,行吗?叶队长!”苏菲提议。

        我又询问了一下张队长,张队长说:“如果你们这几位专家帮忙,那自然是再好不过,毕竟像这种恶性案件,我们这里从来没发生过,我怕……我手下的执法经验不足。”

        江楠立即戴上手套过去检查尸体,随队来了一名镇上的年轻执医,还在那里体温,江楠检查了尸体的各种体征,说出死亡时间为12小时左右的时候,小执医唯唯诺诺地点头,道:“我也这么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