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一章 失魂落魄

第四百七十一章 失魂落魄

        “你爱他有多久了?”

        “忘了……”

        “找你这么说,你会一直压抑下去。”

        苏菲语气有点重的说道说:“那又如何,难道爱上一个人就要怎么怎么样吗,那样人类不就跟牲畜一样,我能保持理智,不受本性的左右!”

        顾凌神情复杂地看着她,“那你为什么不愿意喜欢我呢?你说不喜欢,是你的本性对我没感觉?结果你不还是听从本性?”

        “每次都是这样,无论我怎么做,最后她们爱上的都是帅气的外表、魁梧的身材、成熟的气质,连看也不愿意看我一眼,‘对不起我对你没感觉’,‘我觉得我们不合适’,归根结底只是皮囊不够好看,这根本就不是公平的竞争!”

        顾凌站起来,转身走了。

        “你回来!”苏菲喊道,可是没能挽留住。

        也许是被顾凌那番话惹毛了,或者连她自己都不清楚的原因,苏菲追了出去,看见顾凌失魂落魄地下楼。

        当她跑到外面,见顾凌一个人站在僻静的马路中央,抬头望着星空,好像在哭一样。

        她走过去,气鼓鼓地说:“你以为你自己有多理智多清醒吗?至少我能在这种事情上保持理智,知道没可能我会自己止步,但是你,像小孩一样耍脾气!本来我一直拿你当朋友,以后朋友也不要做了,我不喜欢你不喜欢你不喜欢你,你做什么都没有用,早点死心吧!”

        顾凌忧伤地看着她,喉结滚动了一下,“可是我们相处得明明很愉快,没感觉就不能当男女朋友了吗?你能不能相信一下你的理智,我会对你好,会照顾你,会陪着你,我会当一个很称职很称职的男朋友!”

        苏菲抱着双手,呼吸开始急促,她不敢相信对方的执著,内心深处居然有一丝被打动。

        “因为我很寂寞,我真的希望有一个人,能让我倾心地对她好,而你就是我心目中的那个人!为什么大家都要跟着感觉走,明明我们早就直立行走了,却要像野兽一样迷恋外表!”

        “迷恋外表很low吗?去超市买土豆都会挑长得好看的,别说得自己好像多么理智一样,如果我长得丑,你会喜欢我?”

        “你本来也不漂亮啊!”

        苏菲气得笑出来,“你也不帅啊!”

        “我们在一起不是很合适吗?两个有趣的灵魂,我会让你看到我的很多内在,我想把我这本书打开让你读,请你不要因为封面不够精美就放弃它,我拍胸脯和你保证,这本书非常有意思!”

        两人站在寒风瑟瑟的黑夜中对视,头顶上有一盏坏掉的路灯神经质地闪烁,苏菲的内心一团乱麻,从来没有男生和她说过这些。

        和顾凌相处确实是轻松愉快的,可是她可悲的本性却着了魔似地被我吸引。

        其实她早已想好,等“凭栏客”落网之后,她就离开小组,避开不见是忘掉的最好办法。

        “等我们抓住‘凭栏客’,我再给你答复,好吗?”苏菲认真地说,“在那之前,考虑感情问题都是奢侈,工作才是第一位,我一定会好好考虑你今晚说的话!”

        看见一线希望的顾凌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眼睛阵阵发酸,他说:“谢谢。”

        “回去吧,别感冒了。”

        两人默默地回到酒店,苏菲先上楼,顾凌到吧台去开房间,结果前台说现在没有空房,顾凌忍不住吐槽:“怎么会没有空房?”

        “前天来了一个旅行团,把房间都订了。”

        顾凌回到房间,苏菲坐在椅子上喝酒,对着窗外的夜空发呆,顾凌说:“我订到房间了,我过去了,明天见。”

        “明天见。”苏菲淡淡地说。

        拿上自己的东西,顾凌走出酒店,他找了一家招待所,可是一看环境压根没有住的勇气。

        最后索性来到一家连锁网咖,要了咖啡、点心,坐下,打开电脑也不知道干什么,只好随便看看视频打发时间。

        突发奇想,他在网上搜“怎么忘掉一个人”,出来的当然都是些虚头巴脑的营销号鸡汤。

        他自嘲地笑笑,怎么可能有答案嘛!

        他不死心,试了别的方式,居然在一篇论文中找到了答案——

        “20世纪90年代,意大利比萨大学精神病学家多娜泰拉·莫拉西提及其同事提出,热恋中的人和强迫症患者可能存在的相似之处,就是大脑血清素不足……

        “血清素不足一直被认为和抑郁症及焦虑症(比如强迫症)有关,像百忧解这样的抗抑郁药主要是通过增加人体血清素来改善心理状况……

        “……处于热恋中的人的血清素含量要比‘普通人’低40%。

        “……在‘欲望’的萌芽阶段,若服用百忧解之类的抗抑郁药控制体内的血清素含量,炽热的情感也许可以得到‘治疗’或抑制。”

        顾凌喃喃自语,“对啊,我怎么没想到!爱情是一连串激素反应,当然是可以通过药物治疗的!”

        上网上到凌晨两点,顾凌困得躺在沙发椅上睡着了,直到清晨保洁员把他吵醒,睁眼一看窗外天光大亮,他赶紧去厕所洗了把脸,打理了一下头发,跑回酒店。

        来到苏菲的房间,苏菲正准备出门,她诧异地看着气色不佳、头发蓬乱的顾凌,问:“你身上怎么有股烟味?”

        “有吗?”顾凌闻了下自己的衣服,“可能是前一名住客抽的烟吧!”

        “你昨晚去哪了?”苏菲指着他质问。

        这时隔壁门开了,李卫和杨艳一起走出来,手中拖着行李箱,李卫正好听见这句话,意味深长地笑笑,顾凌说:“大哥,你们退房了?”

        “是啊,今天回古河……唉,又要回去遭罪喽!”

        “就你话多!”杨艳戳着他埋怨道。

        顾凌点头说:“后会有期。”

        “哈哈,我觉得应该不会再见了,你是刑事,你再见到我们肯定不是好事!你们加油哦,争取早日破案!”

        “借你吉言!”

        顾凌在那对夫妻走后,就马上把他们之前住的房间订了下来,两人打算去吃早餐,却被马路对面的一家瓦罐汤馆子吸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