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章 感同身受

第四百七十章 感同身受

        “杨艳给家里人钱,她快乐吗?她不快乐,她很痛苦,只有我知道她偷偷哭过多少回,就算我们哪天发达了,甩一个亿给他家人,他家人就会知足吗?不会!给肿瘤提供养分,它只会越长越大,最后把人拖垮!”

        顾凌对李卫的苦衷感同身受,说:“要不就别回家吧!”

        李卫拼命摇头,“这我也提过,她不听,她就觉得自己有责任,觉得她的牺牲是应该的,而她家人也觉得找她索要是应该的!兄弟,我真的撑不下去了,我觉得我已经有焦虑症了,再这样下去,我可能没法和她在一起……”李卫低头垂泪。

        顾凌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安慰着,酒保插话道:“要不就把你老丈人一家接到国外去生活,国外挣钱不是容易么,让他们自己挣去呗!”

        “不会说话就别说话!”顾凌埋怨。

        酒保拿起杯子开始擦拭,“我要有亲戚在国外,我肯定投奔他去了,谁乐意在这小地方呆啊!”

        李卫突然鼓起嘴,然后跑到厕所去吐了一通,回来之后,神智清醒了不少,点上根烟,对顾凌说:“不好意思,跟你叨叨了这么多。”

        “没事啦,我又帮不了你什么,只能倾听。”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劫,只能自己去渡!”李卫忧郁地吸着烟,闭上眼又睁开,“你那同事挺可爱的,跟小萝莉一样,兄弟有眼光啊!”

        “啥啥啥!”酒保又好奇地凑过来听,被顾凌瞪了一眼。

        顾凌说:“她的内在更宝贵,是个非常独立自主有想法的女性。”

        “她不是喜欢喝酒嘛,你请她来这儿,追女孩要学会创造机会嘛!”

        “呃,我觉得她不会来……”李卫的话倒是提醒了顾凌,顾凌问酒保:“鸡尾酒能打包吗?”

        “没这服务。”

        李卫说:“弄个喝奶茶的杯子就是了!”

        “我们也没有啊!”

        “我去弄!”顾凌跑出去,一会功夫买了几个奶茶杯子回来,李卫说:“把那些酒都拿过来,我自己调。”

        “呃……”

        “呃什么呃,又不是不付你钱!”

        “这杯子这么大,得按两杯算!”

        “不差钱啦!”

        于是酒保拿过来基酒和调酒器,李卫麻溜地调了好几杯酒,娴熟的手法引来顾凌和酒保的掌声。

        李卫眉飞色舞地说:“在丹麦学调酒一节课200欧,我在国内的网站一查,什么调酒大全、酒保宝典啥都有,自己在家练习,找工作的时候老外问我有工作经验么,我说我在三里屯、帽儿巷、王府井都干过,我说的是中文,把老外唬得一愣一愣的,说那就试试吧!一小时50欧的工作就被我拿下了!”

        “老哥真是太溜了!”酒保赞道,“我要能去国外练练就好了,你说的丹麦是美锅吗?”

        顾凌吐槽,“你没听懂重点,人家是自己练的,肯用心在哪都一样。”

        “不一样!”酒保摇头,“我在这工资一天才200块,200块一天的工作,你说用心给谁看?”

        “无药可救!”

        “对啊,这酒吧就是无药可救,你瞅瞅才几个客人。”

        准备妥当,顾凌把酒帐给结了,李卫还给了酒保十欧元小费,酒保开心得不得了。

        两人回酒店,分开的时候李卫拍着顾凌的后背,挤眉弄眼地说:“祝你成功!”

        “哈哈,谢谢!”

        回到房间,苏菲正在看书,见顾凌回来,说:“你今晚能不能另开一个房间,和你住一起还是不太好。”

        “我一会去开,你要喝饮料吗?”

        “我不爱喝奶茶的,你怎么买这么多?”

        “尝尝!”

        苏菲接过,发现是凉的,用吸管吸了一口,扬起眉毛说:“长岛冰茶?”

        “居然能尝出来,厉害啊!”

        苏菲又喝了另一杯,说:“自由古巴!”

        “你去过酒吧呀?”

        “是以前陈叔叔带我去的,我自己肯定不会去……你从酒吧打包回来的?这味道很正宗啊!长岛冰茶要五种基酒调配,很容易调得味道不正,嗯,这个比例刚刚好,酒味很淡,但是后劲很足!柠檬皮的点缀也恰当好处。”

        “你喜欢就好……”顾凌很开心。

        苏菲低着头,说:“顾凌,你对我真好。”

        顾凌一阵喜悦,没想到苏菲接下来却是“请你以后别对我这么好了,我会有压力的,这些酒我回头把钱付给你。”

        顾凌一阵失落,“小菲,我对你好,是因为我想追你啊!你不必有压力。”

        “有没有压力不是你说的!给予的一方不会觉得什么,但接受的一方自然会有压力,因为我无法回报你,我说了我对你没感觉!”苏菲也觉得这话有点重,可不重一点,顾凌就不会死心,只会让她更烦恼。

        “我……明白了,让你有压力很对不起。”顾凌沮丧地转身离开。

        看着顾凌失落的背影,苏菲感觉很过意不去,但是不喜欢,就是没法坦然接受对方的好。

        顾凌走到门前,突然站住,说:“你喜欢陈队长吗?”

        “喜欢啊,怎么了?”苏菲不假思索地回答。

        “我好像明白你那个梦的意思了!”

        “啊?”

        顾凌走回来,坐下,“我突然发现陈队长和叶哥是同一种类型的男性,你梦里的陈队长不是陈队长,而是叶哥!”

        苏菲瞪大眼睛,熟悉心理学的她自然也明白梦的象征,说:“别说了!我没让你解梦!”

        “那个梦的意思,是你爱上了叶哥,可是阿楠和他的关系越来越近,这让你很焦虑,你潜意识里希望他们不要在一起,这个愿望在梦中投射到叶哥身上,他变成了‘凭栏客’,如此一来阿楠就可以‘合情合理’地离开他!”

        苏菲呆滞地瞪着眼睛,责备自己的大意,把梦境告诉一个懂心理学的人,就等于敞开内心最深的秘密。

        “不……不是这样的!”

        “这是唯一合理的解答,你总是跟叶哥斗嘴,表现得很不耐烦,其实是你在他面前很紧张!”

        “不不不!不是的!”苏菲拼命的否认,最后还是泄气地垂着头,“爱一个人没有错,我现在能做到的是……绝对绝对不能表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