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九章 酒后吐真言

第四百六十九章 酒后吐真言

        那条河上游是萍乡,下游是芦溪,我会在萍乡继续找他,你就在芦溪查吧!这边确实没有任何线索,我们再过来和你会合。”

        本来都已经做好被骂的准备,没想到我表现得很宽容,她说了句“谢谢。”

        “听顾凌说你病了。”

        “已经好了。”

        “注意休息,别累倒了,回头见。”

        这时顾凌在酒店走廊遇上了李卫,李卫笑呵呵地说:“走,泡会吧!”

        “我不会喝酒呀!”

        “哎呀!”李卫拍着顾凌的后背,“你不抽烟、不喝酒,又不吃辣,小兄弟,你这男人的指数不达标啊!”

        顾凌苦笑,“谁规定男人就得抽烟喝酒?”

        “陪我喝一杯嘛!”

        顾凌考虑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主要是他想多了解一点李卫。

        来到附近一家酒吧,李卫要了一杯纯龙舌兰,服务员送上柠檬片和一个盐瓶,李卫往虎口上撒了点盐,嘬一口盐,然后一口闷掉子弹杯里的龙舌兰,再去咬那片柠檬。

        “好神奇哦!”顾凌笑道。

        “一看你就不喝酒,这是基本常识好吧!”

        “不过小菲喜欢喝酒,最神奇的是,她喝酒从来不醉,就好像喝饮料一样。”

        “那你不更应该学学喝酒嘛!不然你怎么追到小菲执法呀!”李卫说话抑扬顿挫的,让人觉得他是个特别有幽默感的人,可能正是这点,顾凌愿意和他聊天。

        “我酒量真的很差。”

        “我估计你连鸡尾酒都没尝过吧,给你来个入门级的!”李卫冲酒保打响指,用英文说者,莫吉托“!”

        发型时髦、手上还有纹身的酒保听到这句英文,却露出白痴样的表情,“啥?”

        “莫吉托有没有?”

        “那个……我不会调,你点菜单上有的。”

        李卫翻了下酒水单,“这都是些啥?”

        “本店特色。”

        “你连莫吉托都不会,还敢自创鸡尾酒?”

        “镇上就这一家酒吧。”酒保答非所问。

        李卫翻了一个白眼,说:“白朗姆、薄荷、柠檬、苏打水、冰块,再来个杯子,我自个来调!”

        “不行啊……”

        “付你钱就是了,quikl!”李卫“啪”打了几下响指催促。

        “不是,没这规矩。”酒保赔着笑脸。

        “我在丹麦当了两年调酒师,whisky酒吧,来自norwa、swede、ieland的客人都喝过我调的酒,我现在教你一手,你不学?不学后悔去吧!”

        酒保被唬得一愣一愣的,乖乖递上材料,顾凌在旁看着,觉得有趣极了。

        李卫手法娴熟地调了一杯莫吉托,一边调一边解说,推给顾凌,“来,兄弟,尝尝!”

        顾凌尝了一口,说:“味道很正啊!”

        “以前又没喝过,糊弄我?”李卫笑道。

        “不是,我去欧洲旅游的时候喝过,只是不知道名字,确实是这个味道。”

        “去过欧洲?”

        “高中毕业的时候。”

        两人一下子有了共同话题,聊得热火朝天,期间又喝了几杯酒。

        几杯酒下肚,李卫的脸上泛起红晕,精神也有点亢奋,他拍着顾凌的肩膀说:“知道我早上为什么找你要十块钱吗?”

        顾凌摇头。

        “你当时有没有觉得我神经病啊什么的?”

        “没有啊,十块钱而已,我又不当回事。”

        “对!”李卫很有感触地点头,“给的人不会记在心上,受的人就不同了……你知道我厚着脸皮找你要了十块钱,回去之后脸都发烫,感觉像欠着你什么……当然喽,我确实欠你,欠你十块钱嘛!”

        李卫哈哈大笑,掏出十块钱,展平了交到顾凌手中。

        顾凌看着手上的钱说:“大哥,这张是欧元啊!”

        “没事,你拿着,爷有钱!打工一小时挣30欧,奖学金2000欧,有汽车有别墅,他们都说我有钱得很呀!”李卫提高音量,引起了店内几名客人的注意。

        顾凌把那十块钱塞回李卫手中,说:“大哥,是不是杨艳家里人找你要钱?”

        李卫愣了一下,直直地看着顾凌,好像遇到了知己,他嘴唇抽搐着,几乎想哭出来,他拍拍顾凌的肩膀:“兄弟,不愧是执法,你瞧出来了?”

        “我感觉你们谈到杨艳的家庭,好像有点回避,猜想应该是这种事情吧!”

        李卫点头,“她爸、她妈、她还在读高三的弟弟,就是三个吸血鬼!每次回到家就哭诉他们多困难,欠了多少债,女儿长大了要替家里分忧,弟弟要上学什么的!说我们在外面留学,挣的是欧元,有钱人,帮他们是应该的!”

        李卫把胸脯拍得砰砰作响,“我们在国外混得什么样,只有我们自己清楚,省吃俭用一边读书一边打工,她过生日我说去麦当劳吃一顿吧,一看价钱又舍不得,算了还是回家煮面条!”

        “我找你要十块钱,一整天都不安宁,他们每年找我们要几千欧,我不明白大家都是灵长类,怎么就能这么心安理得,啊?我爱的是杨艳,不是她的家庭,我凭什么要付出这么多,好让岳母岳父大人在村里有面子!唉……”

        就着这声苦涩的叹息,李卫把杯中酒一口饮尽,仰着脸不让泪流下来。

        顾凌有点动容,说:“我觉得是沟通出了问题,即便帮助家人也有底限,对家人一样可以说‘不’!”

        李卫拍打着顾凌的肩膀,不停点头,“这话我也和杨艳说过,为什么不能和家人说,no!这是我们辛苦打工挣来的钱,我们是自由人,没有义务供养谁!他们一家人找我们要钱,根本就不知道感恩!”

        “去年杨艳家里要盖房子,叫她拿二十万出来,杨艳说拿不出来,马上岳父岳母跟变脸一样,越说越难听,最后把我们的行李扔出来,叫这个‘不孝女’滚蛋!what'songwityou!whyareyousoueoyourdaughter!”

        趴在旁边傻呵呵听着的酒保称赞道:“老哥英语说得真溜,肯定过四级了吧?”

        李卫瞪他一眼,吼道:“oneoreglassofwhisky!nodruk,noretun!”

        “啊,听……听不懂呀!”

        顾凌小声对酒保说:“给他倒杯清水。”

        李卫以为是酒,于是一饮而尽继续说:“今晚我和杨艳吵架,叫她不要再寄钱回家了,家里面有那么多亩地,房子有两套,我们在丹麦租的房子租的车,衣服都是二手的,到底谁困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