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出租车

第四百六十五章 出租车

        店主正笼着袖子望着几个买零食的女中学生傻笑,被这样一问恍过神来,说:“没印象……警,察同志,这么冷的天还工作呢!真是辛苦了!”

        “去下一家!”苏菲说。

        二人走后,被冷落的店主嘟囔一声,“切,抓个小偷而已,搞得跟什么似的!”

        夜色已深,加上下雪的原故,马路上大多数店铺都关门了,两人循着凭栏客消失的方向走去,苏菲心急如焚,距离“凭栏客”消失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他可能早就移动了几公里。

        这时狗叫了几声,跑向一个出租车停靠站,对着地面吠叫,两人跑过去一看,地上有“凭栏客”的脚印。

        我立即打给顾凌,说:“顾凌,萍乡电影院站牌前面的监控,目标是一个穿黑色呢子大衣,身高一米八的男人,他应该上了出租车。”

        顾凌回答:“我马上就好……”

        我挂了手机,说:“我去把车开来,你在这里等我!”

        “快点!”苏菲催促。

        跑开的时候我回头叮嘱一句:“别乱动,我马上回来!”

        苏菲和狗站在漫天飞雪中,她的心情十分忐忑,每一秒都让她更加焦躁,真希望自己能飞。

        身后突然传来嚓嚓的踏雪声,苏菲警觉,猛的转身,一个穿着红色羽绒服的小伙笑道:“小姐,怎么不回家,要不要哥哥请你喝一杯!”

        “滚!”苏菲没好气地说,这种时候怎么有心情理会搭讪的家伙。

        “什么态度啊!”对方不屑地说。

        狗吠叫起来,那人有点胆怯,苏菲注意到他头发上有不少积雪,想必在外面逗留了很久,又叫住他:“喂,你有没有看见一个穿黑色呢子大衣的男人在这里上车?”

        “你是警,察啊?”

        “我就是警,察!”苏菲亮出证件。

        “看见了,他……往那边去了……”

        男人随便指了一个方向,就在苏菲下意识扭头的瞬间,男人拔腿就跑,狗本能地追赶了出去,男人吓得摔了一脚,一边扬起积雪撒狗脸一边连滚带爬地站起来逃掉了。

        苏菲又惊又疑,到底什么情况,走过去把狗拉住,注意到男人摔倒的地方掉了一个小药瓶。

        她拿起来,拧开闻了一下,脸颊抽搐地说:“人渣!”

        但这个节骨眼上,就算有一百个流氓在她眼前开派对,她也不会理会,她的眼里只有“凭栏客”。

        苦苦追寻,风餐露宿,终于“凭栏客”和他们时空交汇,出现在同一座城市,同一片大雪之下,一定要抓住他,今晚!

        几分钟后,我把车开来了,招呼一声“上车!”

        苏菲上了车,说:“刚才有个图谋不轨的家伙和我搭话,我一亮警,察身份他就吓跑了,本来还想问问情报的。”

        “别管那些人了!”我专心致志地开着车,降雪簌簌地打在挡风玻璃上,“街上好静啊,因为下雪,今晚外面没什么人。”

        “对了,他在我们的车上做了什么?”

        “什么也没做,我刚刚检查了底盘,没有窃听器,也没有装炸弹……如果他碰了咱们的车,积雪是会留下痕迹的。”

        “也许他只是想见我们一面。”苏菲悠悠地说。

        “见我们?”

        “我们就像追星一样追捕他,四处‘凭吊’他留下的犯罪现场,十三亿人里面只有我们四个如此密切地关注他,也许他也和我们一样,想近距离感受一下我们的气息。”

        我盯着前方的黑暗咧嘴一笑,“猎人和猎物之间的奇妙纽带!”

        顾凌在后排对着电脑操作着,苏菲抚摸着怀里的狗来缓解焦虑,这时顾凌说:“我找到那辆车了,它过桥了!”

        “‘凭栏客’要出城?对啊,今晚很适合逃出去!”我一打方向盘。

        苏菲拿起手机,“我联系阿楠,让她和警察在桥那边等我们!”

        经过几条街后,远处传来警笛声,而且越来越近,苏菲说:“别打警笛啊!他手上有人质!”

        “人质?”我一惊,“你是说司机?”

        “当然!”苏菲拨通刘队长的号码,告诉他们低调点,窗外的警笛声瞬间消失了,可苏菲还是担心已经打草惊蛇了。

        来到桥头的时候,只见几辆警车停在那里,我把车停下,刘队长说:“叶队长,你们确定那是凶手吗?”

        “确定,非常确定!他乘坐的出租车车牌是xxxxx,二十分钟前过了这座桥,现在不知道去向。”

        “行,分头追!”刘队长指挥手下,“你们几个走萍水南路,你们几个走新城路,密切注意一辆车牌为xxxxx的出租车!”

        我说:“出城的路交给我们!”

        “一定要小心啊!”

        “喂,等我一下!”江楠喊着上了车,她在雪里站了很久,上车后擦擦头发上的积雪,长松口气,笑道:“可算把我哥哥交代的任务完成了!”

        “任务才刚刚开始呢!”我说,“都系好安全带,我们要赶快点了!”

        苏菲指指外面空旷的路面,“你觉得出租车会一直开出城外?也许他已经被劫持了!或者‘凭栏客’已经在城里下车了!”

        我皱眉,确实,他们已经出城很远,好像早已跟丢目标。

        “打吧!先委婉地试探一下!”我说。

        苏菲拨通司机的号码,按了免提,可是却没人接,嘟嘟的呼叫声在寂静的车里回响,让大家紧张得透不上气。

        这时狗叫了一声,我突然停车,问:“怎么了?”

        狗扒拉车门,我把车门打开,狗就独自跑到路边,站在覆满积雪的枯草丛中吠叫。

        苏菲也下了车,对着空气嗅闻,说:“血腥味!”

        “不……不会吧!”江楠害怕地捂住嘴。

        狗显然是察觉到异常才会突然叫起来,它在草丛中前行着,四人跟在后面,突然,草地里出现一辆出租车,车牌号正是xxxxx。

        雪静静落在车顶,苏菲走到车窗,双手拢着脸朝里面张望,看清楚后她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僵硬地抬起头说:“司机被杀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