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三章 舍近求远

第四百六十三章 舍近求远

        “听起来很玄妙,这是真的吗?”江楠不禁疑惑,“我只要通过六个人就能跟任何一个明星扯上关系?”

        “可是仔细一想,乞丐的人际圈只有乞丐,而且他们的人际圈大多是重合的,可能这封信传来传去,最后还在乞丐手上!实现这个理论的关键点就是‘连接中心’,就是那些人际辐射特别广的人,如果要把信传到美锅总统手中,中间一定需要几个‘连接中心’的接力,比方说乞丐认识一名司机,司机认识一名教授,教授认识一名外交官,外交官认识一个白,宫的人,白,宫的人认识美锅总统,这才能打通这条通路!”

        苏菲指着那团面包,“吴倩的存在正是如此!我们推理出‘凭栏客’在她的人际圈内,当她开始协助我们调查的时候,藏在暗处的‘凭栏客’察觉到危险,立马行动杀掉范平!可是为什么不直接拔掉这个‘连接中心’,在我们开始调查之前他有两年的时间呀!杀吴倩灭口比杀范平灭口更高效、更隐密,他为什么要舍近求远?”

        江楠听明白了,说:“可能他不懂这些理论。”

        我摇头,“他不必懂这些理论,仅凭反侦查的直觉也会让他这样做,我认为他不杀吴倩有别的原因,比方说他有什么顾虑……”

        苏菲又搓了几团面包放在桌上,“这是‘凭栏客’,这是范平,这是吴倩!总之‘凭栏客’有某种原因不会对吴倩下手,可是他知道警方重启这个案件,就一定会找到吴倩,吴倩是个报警器,当吴倩开始和熟人聊天,套情报的时候,‘凭栏客’就知道他快暴露了,他该行动了!”

        苏菲兴奋地瞪大眼睛,“他懂黑客技术,所以他采取的最优方案是持续监视吴倩!”

        说着苏菲站起来跑了出去,我说:“你去哪?”

        “找她!”

        我怕苏菲冲动,乱说,跟了上去,十几分钟后二人回来,我埋怨:“小疯子,一层楼的人都被你吵醒了!”

        苏菲完全沉浸在对真相的渴望之中,把一部手机扔到顾凌怀里,正是吴倩的,说:“查!”

        顾凌把手机连在电脑,检查手机的系统文件,等待的时候,江楠说:“对了,我刚才重新看所有命案的尸检报告,这些报告虽然是不同法医写的,可有一个地方引起了我的注意。”

        “你说。”苏菲说。

        “前两起命案和后三起命案的手法不一样!后三起命案的凶手更强壮有力,捆,绑死者的方式也更加有控制欲,后三起命案的手法和范平这起是很像的!”

        “‘凭栏客’在杀完秦洛阳之后身体变好了?不,才不会这样……前二和后三的绳结也不一样,他们是两个人!”苏菲说。

        “其实,关于绳结这件事,我早就在考虑这种可能性了!”我说。

        苏菲受到了巨大冲击,半晌说不出话来,她缓缓地说:“这两个人相互认识?或者后一个在模仿前一个?不,不对!范平知道的是‘凭栏客一号’,杀他灭口的是‘凭栏客二号’,接,班人!‘凭栏客’因为某种原因不能作案了,他培养了一位接,班人,两人的命运紧密相连,一损俱损,一号暴,露,二号也会跟着暴,露!”

        “有没有可能是夫妻呢?”顾凌一边草作电脑一边说。

        我说:“二号显然是男人,一号是女人?吴倩有个姐姐……难道?不对,孙培尧见到的一号,说话口吻明显是男人!”

        “孙培尧也有可能故意隐瞒对方的性别特征。”苏菲靠在椅子上,仰望天花板,“可是现在没有明显证据表明凶手是女人,民宿老板她有时间离开本地作案吗?”

        江楠说:“第一名死者陈大福扫扰吴倩,作为姐姐杀掉他,动机也是成立的,而且姐姐不会对妹妹下手!可是天子岭的案子,范平说话的方式明显是对一个男人!”

        苏菲作了一个双手交叉的动作,“否定这个假设!”

        我说:“也许范平根本没见过对方,他默认对方是男性的原因是对方招,嫖。”

        苏菲陷入一阵困惑,在脑海中重新检视线索和推理,然后又低头玩弄桌上的面包屑,不时喃喃自语:“女人为什么要杀暗常……”

        “找到了!”顾凌叫出来,“吴倩手机上有木马,阿楠,手机借我,我做个试验。”

        “哦!”

        顾凌把江楠的手机连上电脑,操作一通,还给她,说:“你随便和人聊天。”

        江楠照做,顾凌打开一个刚下载的app,里面出现一个小窗口,可以全程监控江楠在手机上的一切操作,江楠说:“太可怕了!”

        顾凌说:“这是暗网上出售的一种手机监控软件,给目标手机装了之后,对方的一切隐私都能一览无余。”

        “你赶快给我删掉啦!”江楠说。

        “现在就删。”

        江楠不放心,看着顾凌确实删掉了,仍然不停地问有没有“后遗症”。

        “这太方便了!”苏菲说,“装这个木马难吗?以后说不定可以用在刑侦上面!”

        “好了吧你!”我说,“我们怎么可以用这种下三滥手段?”

        顾凌回答:“装木马一般都是弄个链接或者下载包骗对方点击,一般会伪装成优惠券,或者打开某个网页投,票,或者给你一个视频链接,你在看视频的时候手机会缓存,木马就自己安装了。”

        “吴倩是个傻妞,有优惠券肯定会点的。”苏菲说。

        “吐槽起自己朋友来真不留情。”我评价。

        顾凌说:“当然还有另一种装木马的方式,就像我刚才一样直接装进手机里,但这个人得能接触到吴倩的手机才行!”

        就这样又过了一天,今天晚上四人约在一起吃饭,一个个没闲着。

        解了馋之后,她擦擦嘴说:“从吴倩反馈的情报来看,她姐姐应该不是凶手,因为她一直呆在高岭,她男朋友也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业务员,而且才交往不到一年。”

        我点头,“我今天一直在考虑,‘凭栏客一号’不能继续作案的原因,他生病了?他残疾了?他成家了?或者他坐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