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二章 猜想

第四百六十二章 猜想

        顾凌再次打开范平的qq,说:“如果在电脑上删了记录,手机上应该还能找到……对方会想不到这一点吗?”

        “有一种删记录的方法手机上也看不到!”苏菲说。

        “直接拉黑?”

        “对!”

        顾凌检查了一下黑名单,把所有被拉黑的人全部恢复了,其中有一个名叫“幼稚的我”,上面没有任何聊天记录,显然拉黑的同时还删了记录。

        “手机上应该可以看到!走,我们去趟局里!”苏菲说。

        顾凌说:“你们先去,我准备在这台电脑上塞点东西,反向监控那家伙。”

        苏菲带上江楠回了一趟公安局,一小时后,苏菲将几张图片发到顾凌手机上。

        聊天记录上只有范平一个人的对话,但传达的信息已经很有分量了,顾凌说:“‘凭栏客’肯定不怕定时邮件,这台电脑被对方完全掌控,大概在杀人之后就删掉了。”

        “能恢复吗?”我问。

        顾凌摇头,“邮件都是存在服务器里,要恢复的话得联系软件商……我回头试试吧,希望渺茫。”

        “之后我给软件商打电话,哪怕亲自跑一趟,也一定要把这封邮件恢复……那上面可能就有‘凭栏客’的真名!”

        顾凌指着电脑,“按照咱们目前的推测,‘幼稚的我’就是‘凭栏客’,上面的资料都是乱填的,但是可以通过软件商查询一下注册这个qq的地址。”

        这时苏菲打来电话,顾凌把手机打开免提搁在电脑桌上,她说:“‘凭栏客’开始跟踪范平的日期,正好是我叫吴倩开始查她的熟人圈之后,这家伙速度真快。”

        “大概是他察觉到威胁逼近了吧!所以他放任范平活了两年,在警方即将找出真相的时候,马上把唯一知道自己身份的人干掉!”

        “可是他贸然杀人灭口,反而让我们的怀疑圈缩小了,也就是说,他就在那十几个吴倩的熟人里面!”

        我附和道:“是啊,欲盖弥彰,这么狡猾的男人怎么会犯这种错误?”

        顾凌说:“我觉得是他非做不可,如果他不杀范平,他的嫌疑度就不是十几分之一,而是百分之百!我们是不是只要把那十几个人挨个查一遍,就一定能知道‘凭栏客’的身份!”

        我说:“我们甚至不用见到他们本人,谁在这段时间来过萍乡,他就一定是‘凭栏客’!”

        “哦,太棒了!”江楠在电话那头欢呼道,“我们可以回×市过年了!”

        我说:“小菲、江楠,咱们先回酒店吧!”

        苏菲说:“不,我还有点事,警方找到了最后见到范平的人,正在审呢!我晚一点再回去。”

        苏菲把电话挂了,我说他去局里看看,顾凌则带小慈先回酒店。

        我来到局里,见苏菲和江楠呆在指证室里,单向玻璃后面,一个嘴角有疤的平头男子正在接受审讯,他焦躁地和审讯员说:“我没有见过范平,那天我一直在家睡觉!”

        审讯员说:“那你如何解释死者手机上的聊天记录!”

        “啥聊天记录啊,你们让我看一眼行吗?”

        “现在是我们在问你,你只要回答你知道的内容就行!”

        “可我说了你们又不信……”男子急得抓扯头发,“我那天真的在家睡觉,前一天晚上我通宵打麻将来着!”

        苏菲跟我解释:“他就是微讯上的那个小雨,他一直否认那天下午见过范平,我观察他的表情觉得不像在撒谎。”

        我说:“检查下他的手机不就知道了。”

        “手机上没有聊天记录,当然聊天记录是可以删除的,可我觉得他没必要撒这种谎,从范平手机上的信息来看,二人见面只是交易偷拍照片,这甚至不构成违法……我想到一种可能性,他们确实没见过面,是‘凭栏客’冒充小雨把范平骗出去杀掉!”

        江楠说:“可是范平不是主动联系小雨的吗?而且是在微讯上,凶手连微讯也能掌控吗?这也太神通广大了吧!”

        苏菲笑道:“只是猜想嘛,另一种可能是‘凭栏客’在得知范平单独见某人的时候,在半道上截杀。”

        江楠说:“我更认同这种可能性,从尸检来看,凶手就是从背后突然出手的。”

        我道:“我去和刘队长说一下我们的发现,省得他们继续耗费警力查范平的人际关系。”

        等我将这些情报告之刘队长,刘队长惊讶地说:“你们四人小组真是厉害啊,这么短时间就发现重要线索了,佩服佩服!两年前的凶手回来杀人灭口,嗯,这事得重视起来,我会增派警力严守各交通出入口,让这家伙逃不掉!”

        这天下午,萍乡刑警大队以及大批民警、协警出动,三人从局里走出来,江楠感慨:“感觉不像真的一样,突然之间就要抓住‘凭栏客’了!”

        “量变引起质变嘛!”我笑道,“咱们之前查了那么多线索,老天也该帮咱们一回了!”

        大伙兴致都很高涨的时候,苏菲却有点担忧,这种担忧没什么理由,纯粹出自她怀疑一切的天性,她喃喃道:“他真这么容易落网吗?”

        晚上四人在酒店下面的一家小饭店办公,我和苏菲仔细核查吴倩和熟人的聊天记录,顾凌在查询十几名嫌疑人近期的出行情况,江楠则在比较范平的尸检报告和“凭栏客”的杀人手法。

        江楠买了相似的刀和面包,把刀插进面包模拟凶器的刺入角度,几块面包被她“蹂.躏”的一塌糊涂后,她说:“这次的凶手和‘凭栏客’使用的凶器倒是一致,但手法有差距。

        最主要的是‘凭栏客’每次都要借助麻醉药,我们不是推测过‘凭栏客’本人可能不够高大强壮,然而这次的凶手却能完全掌控凶手,并不需要依赖麻醉药。”

        她指指面包,“凭我的经验,我觉得这次的凶手更加强壮,也更高大!”

        顾凌说出自己的发现:“仅从身份证使用情况来看,十几名嫌疑人近期虽然有出行的,可没有来过萍乡的……我在想,他的速度这么快,多半是有私家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