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一章 非同寻常

第四百六十一章 非同寻常

        顾凌快速浏览着缩略图,“这也没什么好查的,里面不可能有咱们要找的线索。”

        “聊天记录。”我说。

        顾凌打开范平的qq,几条消息跳出来,有人说“平哥,我有个哥们来出差,安排一下呗!”有人说“我前两天在酒吧捡了一个尸,长得可扫了!要看照片吗?”还有人说“哥,贴子啥时候更新,兄弟这两天饥,渴得很!”

        在一堆乱七八糟的聊天内容中,顾凌发现了这样一条,范平和一名网友提到他被陌生人跟踪,时间正是近期!

        苏菲问小慈:“范平有没有和你提过最近被人跟踪的事情?”

        小慈想了想,回答:“有一天晚上他回来,慌慌张张的,进门之后一直抱着我,他很少跟我这么亲密,好像在害怕什么似的。”

        “哪一天?”

        “吴倩来这里之前两天。”

        “再问一个问题,你知道秦洛阳吗?”

        “知道啊,是他前任,被人杀了,他还收集了当时的剪报。”

        “我想看看。”

        小慈打开卧室的一个抽屉,一通翻找,说:“奇怪,这里明明有个本子的。”

        “什么样的本子?”

        “这么大!”小慈比划着,“牛皮的,他经常会把车票啊、发票啊之类的夹在里面。”

        然而苏菲和我已经把屋里仔细搜遍,对小慈提及的本子没有任何印象,这时坐在电脑前的顾凌突然说道:“这台电脑昨晚开过机!”

        “你没弄错?”我惊讶地说。

        “系统日志有显示,是昨晚九点左右开的机……当时这屋子已经被警方贴上封条了吧?”

        “是啊,我们刚刚进来的时候才把封条弄开。”

        顾凌检查系统文件,说:“但也不排除一种可能,有人事先在这台电脑里安装了一个程序,让它远程开机,这不是什么高深的技术,稍懂黑客技术的人都可以办到。”

        顾凌在电脑上草作起来,抱怨道:“这电脑的系统文件被修改得一塌糊涂,里面都是病毒和木马!”

        “跟踪?监视?”苏菲沉吟着,“会和‘凭栏客’有关吗?”

        “这种判断是不是过于主观?”我评价道。

        “可是你瞧,范平人际关系简单,我实在想不出谁会这么‘重视’他。”

        “人际关系简单?”

        “是啊,虽然他的工作不怎么正当,可也算独,立的自由职业者,和外人没有利益以及情感的冲突,大部分联络都在网上,这可以称得上‘人际关系简单’了吧!”

        顾凌附议道:“是啊,涩情网站上面总是一团和气,古人云‘同欲者相憎,同忧者相亲’,放在网上却是反过来的,为同一件事情烦恼的人只会争得面红耳赤,喜欢同一样东西的人却像同志一样亲。”

        “喂,你在看什么?”我发现屏幕上是一大片不堪入目的动图。

        “一个很著名的涩情网站,我在他的网页记录里看到的……我不是在欣赏啦,我只是在找木马的来源。”

        “范平真的很喜欢涩情,小慈,他是性,无能吗?”苏菲问。

        “性,无能?”小慈一脸疑惑。

        “他和你上,床的频率高吗?”

        “不怎么高,他每次都说自己状态不好,但是他特别喜欢听我和别人做的声音,每次我出去挣钱,都要用手机偷偷录下来,他只要一听这些东西,就会有感觉。”

        “果然是个妻癖啊!”苏菲总结道,看来范平是生理方面不怎么行,要靠嫉妒来刺激自己的欲望。

        “那他找女朋友简直是浪费啊!”江楠吐槽说。

        “没有浪费啊,他不是从小慈身上榨取了很多剩余价值嘛!”苏菲说。

        范平的电脑性能不高,顾凌调查起来挺费事。

        等待的时候,我去外面找邻居问话,苏菲站在窗前想事情,江楠和小慈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屋里时不时传来涩情网站的奇怪声音。

        “哦,原来是这样!”顾凌激动地叫出来。

        “怎么了?”苏菲走过去。

        顾凌掏出手机,“我把方哥叫回来。”

        等我回来,顾凌指着一个涩情网站说:“这个范平经常浏览的网站是假的,仔细看这个域名其实是山寨的!”他随便点开一个贴子,“但上面的链接会跳转到真正的网站,乍一看发现不了是假站,但还是有细微差别的,我查了网站的源代码,木马就是藏在这里面的。”

        “什么样的木马?”我问。

        “‘灰鸽子’,这种木马会在对方电脑上开个后门,让黑客进出自如,这台电脑等于是黑客自己的电脑,我们能浏览的内容黑客都能浏览到……”顾凌指指摄相头,“甚至还可以通过摄相头偷窥屋里的情况。”

        “能查对方吗?”

        “显然不能,把自己隐藏起来是黑客的基本功,木马植入的时间大概有两年之久。”

        “从天子岭的案件之后?”苏菲震惊道。

        “不,比那要晚一点,大约两年前的年末……有意思的是,这个黑客偷偷摸摸地帮范平修改注册表,替他杀毒,防御其它黑客攻击,让这台老爷机一直能够运行,我想对方是怕范平把电脑换了吧,这台电脑没有任何防护手段。可是这台电脑上有什么值得偷的,几万张那种照片?我想对方只是在暗中监视范平!”

        “我越来越觉得,这一切和‘凭栏客’有关了!范平是知道他身份的人,两年前‘凭栏客’没机会灭口,就一直暗中监视,寻找机会!”苏菲说。

        顾凌说:“可是从技术层面上来说,黑客抓肉鸡有时候是为了练手,或者当跳板,或者窃取情报,一名黑客会抓几十上百个肉鸡。”

        “但这个黑客对范平格外重视,你不也说了,他在悄悄保护这台电脑!”

        “嗯……这倒也是,这种重视程度确实不寻常。”

        我考虑着,说:“那么在范平已经被杀害之后,对方再次潜入这台电脑做什么?”

        顾凌说:“我查不了,不知道他进行了什么操作……但假如黑客和谋杀真的有关系,他最有可能的就是删一些东西吧!对了,聊天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