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章 多余的空虚

第四百六十章 多余的空虚

        我耐心地说:“我们绝对不会丢下你不管,请相信我们,好吗?”

        小慈点了点头。

        几人来到局里,参加早上的案情讨论会,萍乡的警,察们见到这几名外地同僚都十分客气地打招呼,小慈对陌生人表现出极大的畏惧,紧紧地抓着苏菲的袖子。

        “人来齐了?”

        刘队长走进来,给每人发了一份尸检报告,死者身上有两处刀伤,分别刺穿了肺叶和肝脏,身上有多处击打伤。

        小慈看着白板上的死者照片,眼泪又止不住流下来,这个反应引起了刘队长等人的好奇,问道:“叶警官,这位小姑娘是谁呀?”

        “忘了介绍,她是死者范平的女友,他们的关系有点一言难尽。”我回答。

        不少人朝小慈看去,这些视线令她更加紧张,羞愧地低着头,脸都红到了耳根,苏菲说:“小慈有点心理问题,昨天我们已经和她聊过,她的情况,稍后由我们告诉大家。”

        “好的,没问题!”刘队长指着白板上的照片,“死者死于肺动脉破裂,尸检结果显示背后这一刀是第一刀,发现死者的地方是一条僻静的巷道,所以我的初步分析是凶手埋伏在那里,等死者经过的时候从背后突然下手,死者中刀之后挣扎反抗了一阵,凶手将其拖拽到地方,反手朝胸前补了一刀,这才真正致其死亡。

        “凶手下手快、准、狠,应该是有预谋的,另外现场没发现凶手的指纹、dna,只找到了几枚脚印……”刘队长用激光笔指了下其中一张照片,“这做手法和狠劲,我感觉是个道上的人,或者是专业的杀手。”

        我插了一句,“恕我冒昧,萍乡治安情况怎么样?”

        “老实说不算太好,主要是老城区那一带经常有外来人口涌来,鱼龙混杂,流氓地痞打架斗殴的事情我们也处理过不少……这案子就是发生在治安比较差的那一块。”

        一名警,察说:“队长,我们打听了一下死者的情况。他是景逮镇人,初中文化,以前曾因组织卖yin、寻衅滋事蹲过看守所,三年前来这里,好像没什么正经工作,接触的也都是一些社会闲散人员。”

        我说:“我们知道的他的谋生手段——组织卖yin,两年前天子岭的案子,死者秦洛阳,就是范平当时的女朋友,出事之后范平销声匿迹,后来让小慈去卖yin挣钱。”

        听到这些话,小慈低着头咬紧嘴唇,苏菲安慰她说:“别怕,这都是为了查案子。”

        “原来是这层联系吗!?”刘队长意外地说道,“你们专案组就是顺藤摸瓜,找到范平的?”

        “正是!作为皮条客,范平大概知道‘凭栏客’的身份,结果我们晚到了几个小时,所以我们和你们一样,也想知道范平为什么被杀!”

        “有没有可能是杀人灭口呢?”一名警,察猜测道。

        “早不灭口晚不灭口,偏偏这时候灭口?”另一名警,察说,“事情都过去两年了,如果是灭口,那个叫‘凭栏客’的早就动手了吧?”

        刘队长继续聊案子,“通过死者的手机我们查到一个叫‘小雨’的人,身份不明,小雨极有可能是最后一个见到死者的人……”

        九点钟,案情讨论会结束,双方交换了情报,警,察们一个接一个离开之后,小慈仍坐在座位上,眼睛直直地盯着贴满照片的白板。

        “小慈,你有什么要告诉我们的吗?”苏菲问。

        小慈站起来,走到白板,用手抚,摸着那些照片,她的手停在聊天记录的截图上,说:“我知道他卖什么。”

        “你说!”

        “照片。”

        “什么照片?”

        “女人的。”

        “你的?”

        “不全是我。”

        小慈说话就像挤牙膏一样,问什么答什么,绝不多说一个字,苏菲耐心地询问了半天,这才弄明白范平的“生意”,原来他有各种各样的偷拍偷录器材,专门安装在公厕、澡堂、更衣室等地方,有时候也会让小慈穿上各种内衣裤摆拍。

        “我以为这种事情国外才有呢!”江楠惊讶地说,“拍这种照片也能换钱吗?”

        “这玩艺早就形成了一条隐蔽的黑色产业链,比如你夏天穿着裙子走在街上,身后跟着一个背着手的大叔,也许他的鞋子上面就装了偷拍内裤的隐形摄相机,这样一张照片会以几毛钱甚至几分钱的价格卖到一些网站,让成千上万的陌生人‘欣赏’。”顾凌说。

        “真是太可怕了!”江楠打了一个寒噤。

        苏菲继续问小慈:“他一直以这个维生?他卖给小雨的照片有多少张?”

        “我不知道,他从不跟我说的,可是……最近他好像要出门,需要现金。”

        “你知道他去哪吗?”

        又是摇头。

        苏菲感慨:“范平真是一个‘纯粹’的人,铁了心就吃这碗饭。”

        “再去一趟他家吧!”我提议。

        “好吧!”苏菲叹息,感觉越查越偏离他们的主线了。

        于是他们来到范平的住处,走到门口的时候小慈表现得很胆怯,仿佛害怕在这里再见到范平,她对范平的感情是一种病态的依赖和畏惧。

        苏菲暗想,小慈就像一只生病的老狗,明明主人对它不好,可是离开主人又无法生存下去,她的内心是矛盾的。

        她拍拍小慈的肩膀,问:“害怕回到这里?”

        小慈点头。

        “我知道,这地方充满了不好的回忆,你可以试试把这种害怕降维,告诉自己,我只是感到悲伤,而不是害怕,因为他已经不在了,不会再伤害你。”

        小慈点了点头,深呼吸了几下,勇敢迈入屋门。

        这次四人细致地搜查了一通,每个角落都不放过,果然在床下面发现了一些偷拍器材,顾凌打开卧室里的一台二手组装电脑,破解了密码进去之后,发现硬盘里是多达几百g的偷拍照片、小视频,连系统盘都塞得满满的。

        “我的天,真是色情的海洋,这种生活到底是算空虚还是丰富啊?”顾凌说。

        “丰富的空虚。”苏菲总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