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九章 悲伤的小慈

第四百五十九章 悲伤的小慈

        一位姓刘的刑警队长告诉他们:“尸体是我们在七星电器城后面发现的,死亡时间推测是下午三点左右,对了,你们找他有什么事?”

        “我们在追查一名连环杀手,死者很有可能和他接触过。”我回答。

        “哦!我知道你们在查谁!”刘队长提高音量,“是两年前天子岭的命案!”

        我点头。

        “实不相瞒,当时我也参与了调查,前后查访了一百多名嫌疑人,最后不了了之,现在知道还有人在调查那案子,我挺欣慰的。那起案件的卷宗还保存在局里的档案室,你们需要随时可以去看。”

        “谢谢刘队长。”苏菲指指死者,“我们可以检查一下他的随身物品吗?”

        “那些在物证室,现场的照片放在我办公室,我一会拿给你们……尸体还没解剖,大概明天早上才有结果,几位同僚大老远来一趟,一路上辛苦了,晚上我请大家简单吃一顿饭吧!”刘队长笑呵呵地说道。

        我回答:“我们都吃过了,刘队长,感谢你提供的帮助,我们查到的与死者有关的情报也会尽快共享给你们。”

        “好说好说,大家都是为了破案,相互支,持也是应该的,那你们就明天早上过来吧!”

        “行!”

        离开解剖室,苏菲问:“我们真要查范平的死?”

        “关键证人在这个节骨眼被害,没有不查的理由吧!”我点上根烟。

        苏菲十分泄气,“一点干劲也没有,他的死肯定和‘凭栏客’没有关系,查也是浪费时间。”

        “我的心情和你一样失望,但客观现实是不以我们的意志转移的,已经发生的事情就接受它吧,虽然死者这条线索断了,没准凶手身上会柳暗花明呢?”

        “我看你是盲目乐观!”

        “‘凭栏客’的案子难倒了几百名警,察,我们不查得更仔细,凭什么破案?凭运气吗?范平的死必须查明白!”

        刘队长叫一名手下带他们去物证室,范平的随身物品有手机、钱包、证件以及一把蝴蝶刀,我将手机开机,点开上面的短信箱和通讯软件,浏览通讯记录,他说:“按照吴倩的叙述,范平是中午一点左右离开家的,最后一个和他联络的是这个叫‘小雨’的人,范平准备向对方出售某样物品……说得很含糊。”

        “瞧我瞧瞧。”

        苏菲接过手机,看上面的聊天记录——

        范平:哥,下午有空么?

        小雨:我在打麻将,你来么?

        范平:哈哈,改天再玩吧,我手上有十套a货,你要吗?

        小雨:送来看看吧,我在家附近的麻将馆。

        范平:我想要现金。

        小雨:好说,等验过货,我马上给你钱。

        “他们聊的是独品么?”苏菲问。

        “独品交易很暴利,倘若范平真做这个生意,何必还要叫小慈出去卖银,挣那点小钱?我觉得不像!”我说,“但听这口气,应该不是什么正经东西。”

        苏菲的视线落在架子上的一样东西,她取下来,证物袋上的编号标示出这件证物被采集的时间,正是两年前,她说:“看,这是‘凭栏客’用过的绳结!”

        “哇,真的哎!”顾凌拿过来欣赏,“每天都在研究他,突然看到他留下的东西,还有点小激动呢!”

        那段绳结上还沾着第二名受害者的血迹,我接过来看,说:“前两起命案的绳结和后面三起的系法略有不同,希望能在这里找到答案吧!”

        看完证物,刘队长找到他们,说刚刚从现场带回来一些监控,顾凌用u盘把监控拷走了。

        晚上十点,他们才返回酒店,江楠问:“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别提了……”苏菲把事情说了一遍。

        “不是吧,怎么会这么凑巧?”江楠的反应也和苏菲一样。

        “吴倩呢?”

        “我给她们另开了一个房间,两人都累了,洗完澡就躺下了。”

        顾凌想到一件事,“我们答应刘队长共享情报,那么小慈的事情也要公开?她涉嫌卖yin,会不会被……”

        我说:“总不能瞒着吧?她是被范平逼迫的,情节不算严重,我会和刘队长说说情,命案当前,小慈的这点小事应该不会追究得太深。”

        江楠叹道:“也不知道小慈知道那男的死了会是什么反应?”

        “明天再告诉她吧,今天让她好好休息……”苏菲打个哈欠,“我也困了,这可能是我过过的最辛苦的一个平安夜。”

        隔日一早,他们叫上小慈一起去楼下吃早饭,小慈穿着江楠的一件冬装,因为脑袋上有绷带,戴了一顶针织帽,看上去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

        今天吴倩没跟来,小慈倒是很听话,他们给她食物她就吃,叫她走就跟着,总是沉默寡言,瞪着一双敏,感又单纯的眼睛,像只刚刚被捡回来的流浪猫。

        一想到范平叫这女孩去跟那些油腻大叔上,床,苏菲对范平的鄙视就更深了几分。

        “包子好吃吗?”吃完早餐,苏菲问。

        小慈点头。

        “要是渴的话,我可以给你点杯绿豆汤。”

        小慈摇了摇头。

        然后苏菲开始说正事。

        “今天你跟我们去个地方,去公,安局……”注意到小慈胆怯的眼神,苏菲忙解释,“放心,我们不是要抓你,而是去协助调查,昨天……”

        “调查什么?”小慈不安地瞪大眼睛。

        “你前男友范平……被人杀害了!”

        餐桌上的空气突然安静下来,小慈突然站起来,捂着脸哭了,说:“不……不可能……”然后往外跑。

        苏菲眼疾心快地把她拽回来,按在座位上,小慈呜呜地哭,顾凌小声吐槽,“这姑娘绝对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

        “好啦,就你知道得多!”苏菲埋怨道。

        我递一片纸巾过去,小慈接过,擤了擤鼻子,眼泪仍然不停地涌出来,我问:“小姑娘,你为什么要哭?”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哭,明明他对我一点也不好……”小慈悲伤地说,“可是他不在了,我突然不知道以后该怎么生活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