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三章 一头雾水

第四百五十三章 一头雾水

        “有些暗常确实是被不良青年以恋爱的幌子欺骗走上这条路的,独品是控制她们的最好工具。”我说。

        “有没有可能真的是男朋友,你们知道淫.妻癖吗?”顾凌说。

        “知道呀!”苏菲点头,“也叫绿帽癖,妻子或女友越和别人有染,他们就越兴奋。”

        “怎么会有这种反生物本能的癖好?”江楠很惊讶。

        “对啊,是很反生物本能,男人得知妻子或女友和别人交,配,总会义愤填膺,也许就像考茨瓦氏症一样,是他们大脑中的反射弧串线了,极端的愤怒反而触发了强烈的兴奋,所以乐此不疲。人类的感情是‘生理唤起’加‘认知标签’,贴错标签的事情也屡有发生,把恐惧当成心动,把尊敬当成爱慕,把愧疚当成仇恨,都是非常普遍的事情。”

        “那个啥……吊桥效应就是贴错标签?”

        “是啊,那是非常经典的试验,证明人类对自己的感情认知有多么糊涂。”

        “好啦!”我及时打断,“别逮到机会就开始炫耀学识,讲这些和案子都没有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不是在讨论这个人会不会是秦洛阳的男朋友吗?”苏菲不服气地说。

        “是与不是,现在都不重要,嫖,客们提供的零碎信息根本无法找到他本人,其实我在想,这两年他去哪了?很大可能会重草旧业吧,做这种生意需要稳定客源,他不会完全舍弃以前的关系网,也就是说,这批嫖,客里面一定有部分人,在这两年内再次接触过他!”

        “可是……”苏菲喝着江楠放在桌上的可乐说,“他们多半是有家室的人,两年前的调查中还被当地警方以嫖常罪被罚过款,讲起这件事都遮遮掩掩,怎么会向我们承认他们这两年内还嫖过常啊?”

        我沉吟着,“和他们说明,我们不追究这些事情,只查命案。”

        “你是警,察他们就绝不可能开诚布公,哈哈,除非你请他们去大保健,建立兄弟般的友谊!”

        “说话怎么这么口无遮拦?”我埋怨。

        “我是认真的,这种事情本来就私,密,这些男人也是知道廉耻的,不管我们是以陌生人还是警,察的身份去问,他们都不可能说的。”

        “那就用黑客手段!”顾凌提议。

        三双眼睛看向他,顾凌看着名单说:“还有一半人没有查访,明天我们去他们的家或者公司,一定要连上那里的wifi,我用黑客手段骇进他们的手机,找情报。”

        “那就这样办吧!”我点头。

        吃完东西,四人去附近找了一家便宜的酒店,虽然房间挺简陋的,但奔波一天,能洗个热水澡然后钻被窝,对苏菲来说也是莫大的幸福。

        临睡前,苏菲望着窗外乌云沉沉的夜空,对江楠说:“这地方好像不经常下雪,不过×市今天下雪了。”

        “是吗?”江楠迷迷糊糊地回答。

        “唉,要是能抓住‘凭栏客’,回×市对着雪景喝酒吃烤鱼,应该是个不错的新年吧!”苏菲笑笑。

        旁边传来江楠酣睡的呼声,苏菲苦笑一声,自己也睡下了。

        第二天仍旧是奔波忙碌的一天,计划进展顺利,天黑以后他们还在那家快餐店碰头,顾凌用笔记本电脑骇进嫖,客们的手机,逐一翻阅他们的聊天记录。

        “有了!”顾凌兴奋地说。

        三人凑过去看,嫖,客里面总共有四人都与一个名为“初星”的帐号联系过,聊天对象明显是在商谈嫖常事宜,该号码发给嫖,客看的照片是同一个女孩,跟秦洛阳是同一种气质类型的,在重重美颜滤镜下简直就像年轻版的秦洛阳。

        苏菲说:“看来这个神秘人是秦洛阳男朋友的可能性更高,否则怎么会在秦洛阳死后,又找了一个相同类型的女孩。”

        我说:“能找到他吗?”

        顾凌摇头,“我这台笔记本追踪不了社交软件,但可以追踪手机的信号,前提是通话时间足够长。”

        苏菲掏出手机,“那我们来加他好友吧!”

        加了对方的微讯号之后,苏菲专注地盯着手机等回复,她突然喊了一声:“原来我在喝可乐!”

        “你以为你喝的是什么?”我说。

        “我居然没尝到味道,太投入了……唉,这家伙怎么还不回复,不是改邪归正了吧?”

        “这种好逸恶劳的人,不可能的。”

        江楠托着脑袋说:“这些男人干嘛要去嫖常啊,我们去查访的时候,有个男的,高级白领,妻子还是平面模特呢,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干这种事情?”

        “本性啊!”苏菲吃着江楠的薯条,喝着江楠的可乐,说:“雄性天生就想和不同的雌性,交,配,尽可能多地留下后代,老实说我并不鄙视嫖常、偷,情的人,他们不过是在遵循本性的冲动。”

        “但人就非得遵循本性吗?嫖常也留不下后代呀!”江楠说。

        “哈哈,你说得对,只是受本性的骗罢了,所以能够超越本性的人才是值得尊敬的吧!”

        顾凌说:“你们知道丹麦有家羊红灯区吗?就是提供绵羊和嫖,客……”

        “啊!?”江楠震惊,“那能开心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办这家妓院的人已经被判刑了,受害羊也全部被解救了。”

        “聊点啥不好呀!”我苦笑着吐槽。

        “喂,他加我了!”苏菲喊道。

        几人立马紧张起来,苏菲准备发消息,我叫她等等,他看了一下查访名单,说:“你就说你是杨老板的朋友,28岁,已婚,外地人。”

        苏菲点头,照这个意思和对方聊起来,对方开门见山地说:“包夜800块!”

        “怎么涨价了?”苏菲回复。

        “哎哎!”我叫没叫住,“你不应该说涨价的!”

        “为什么?哦,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了?”江楠还一头雾水。

        不过对方没有心细到注意到这一点,回答道:“我手上这个是23岁小姑娘,很嫩,刚大学毕业,这个收费很合理。”

        “有照片吗?”苏菲顺势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