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九章 发现证据

第四百四十九章 发现证据

        “肯定怕喽!”护林员笑了,“所以我回村的时候请了一个玉佛戴在身上辟邪,其实这女鬼倒也不吓人,我感觉吧她是死得太冤,阴魂不散,滞留在这个地方,拿科学的话来说可能就是磁场吧,我也不是很懂这个,这玩艺玄乎得很!”他摆摆手,继续低头吃菜。

        “是她吗?”苏菲亮出死者秦洛阳的照片。

        护林员眯着眼睛看了半天,不太确定地说:“我不清楚,哪敢对着她的脸看呀!只要在林子里撞见,我就赶紧掉头……哎,你们不是要破案么,我倒是个建议,去村里请个观落阴的大仙来和这女鬼沟通一下,说不定就有线索了!”

        “这件事,我们再考虑一下。”我回答。

        九点多了,我起身告辞,护林员还客气地挽留了一下,我说明天还过来,护林员很高兴。

        “在你这又吃又喝的,打扰你工作,真是过意不去。”我说。

        “哪里话,这地方平时也没个人,你们能来陪我,我挺高兴的。”

        离开护林站,顾凌说:“你们不会真的相信女鬼什么的吧?”

        “鉴于‘女鬼’的存在只有他这唯一一个目击者,我更倾向于是他自身的原因……可我确实看不出来他在说谎。”苏菲说,“但也不像在说真话,听那传奇般的口吻,这些内容一定反反复复对人说过,就像台词一样记得滚瓜烂熟。”

        我说:“我看是他一个人太寂寞,才幻想出这些……晚上我们就不回市里了,没必要来回跑。”

        “啊?”苏菲惊讶,“在哪过夜?”

        “车上呀!”

        “我还想回市里吃顿夜宵呢!”

        “又吃又喝,你还没饱啊?”

        “光顾着喝酒了,也没吃多少东西,大叔可能年龄大了,做菜有点咸。”苏菲笑道,对此顾凌和江楠非常赞同,三人都没怎么吃菜。

        我说:“他应该才五十多吧?一个人在这里工作,真是辛苦啊!”

        四人回到车上休息,隔日一早,我陪狗去周围散步。

        车停在林场外围的荒地上,四周一个人影也没有,远处弥漫着牛奶样的白雾,苏菲站在打开的车门边刷牙,漱完口,直接吐在结着厚厚霜花的野草上。

        擦完脸,苏菲张开双手,对着空旷的远处大喊:“感谢‘凭栏客’,让我们大冬天的在外面风餐露宿!”

        “这算什么!”我带着狗回来了,跑累的狗不停呼出白汽,“我当武警那阵,在山里集中训练,比这辛苦多了,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你看你看,又开始了,倚老卖老……”苏菲扮个鬼脸,爬回车里,“有啥吃的?”

        江楠还裹在绘有卡通海豚的睡袋在后座上呼呼大睡,顾凌蹲在车内检查干粮,食物储备绰绰有余,每到一个城镇他们就会采购一些,一路上方便面、面包、火腿肠之类的,大伙早就吃吐了。

        “除了方便面和面包还有别的吗?”我也进到车里。

        “哈哈,瑞士军刀买了这个。”苏菲拿起一枚皮蛋,剥开,“啊呜”一口吞进嘴里,然后灌一口可乐,发自真心地感慨道:“嗯……皮蛋的味道真是性感!”

        “你这种吃法也太豪迈了。”顾凌笑道。

        “哇,你还买了人造蟹肉啊,我要吃这个!”苏菲准备拆另一个包装。

        “先别拆了!”我阻止她,“拣几件正经的食物装起来,回头给护林员大叔送去,白吃人家的也不好意思啊!”

        “方队长真是善良呀!”

        准备妥当,四人朝林中,出发,被强行从睡袋里拖出来的江楠跟在队伍后面,一个哈欠接一个哈欠。

        苏菲一边走一边看手机,“瑞士军刀,你手机有信号吗?”

        “有啊!”

        “奇怪,给吴倩发消息怎么不回我,我还在等她的邮件。”

        “可能正在跟朋友玩吧!”

        苏菲不放心,打了个电话,电话能打通,却没有人接,她给吴倩留了言,叫她看到之后回复。

        林子周围笼罩着白茫茫的雾气,灰蒙蒙的天空似乎要下雪,这种雪将下未下的时候是最冷的,四人口中呼出的气立即化作白汽,脚下结着霜花的杂草发出喀喀响声,走了一个多小时,破旧的护林站出现在眼前,晒在屋檐下的一串干辣椒红得醒目,满院子的柴鸡咯咯叫地散步,只见门开着,护林员大叔却不在里面。

        “奇怪,不是说好我们早上过来的吗?”我把装食物的袋子放下,走进屋里检查,发现锅里热着剩饭,尚有余温,刚刚睡过的被子也没有叠。

        屋里别的东西也没动过,和昨晚离开时一模一样。

        里里外外找遍,也没见过护林员的踪影,江楠惊恐地说:“不会是出事了吧?”

        “这地方就他一个,能出什么事啊!”我思考了一下,把狗牵过来,叫它闻闻被子,抚摸狗头说:“宝贝,替我找到这个人。”

        狗汪汪地叫着,像是听懂了。

        “去吧!”我一拍狗背,那狗就冲出屋子,他赶紧跟上。

        苏菲说:“你俩留在这儿,万一人回来就打电话通知我们。”然后跟上我。

        狗在林子里一边走一边嗅闻,时不时停下,在地上刨刨,追着狗跑苏菲感觉体力有点吃不消,尤其是气温这么低,吸进鼻子里鼻孔都疼,我却保持着平稳的呼吸,时不时跟狗对话。

        走了约有一个多小时,浓雾笼罩的树林中,出现一个人,护林员躺在犯罪现场旁边,不省人事,脑袋上有凝固的血块。

        完成任务的狗站在旁边,开心地叫了两声。

        “师傅!师傅!”我抱起护林员摇晃,用手试探了一下鼻息,“应该是晕过去了,周围没有打斗的痕迹,他撞到树上了?为什么会躺在这里。”

        “被女鬼勾了魂?”苏菲猜测。

        “别瞎说!”

        “我有证据哦!”苏菲早就注意到一个细节,挑开护林员的外套,只见他下面穿着一件脏兮兮的女式衬衫,领口还有荷叶边。

        “啊!”护林员猛的睁开眼,推开我,用尖细的声音说:“你是谁!为什么抱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