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五章 拿捏人心

第四百四十五章 拿捏人心

        “那你们自己保重。”吴倩摆摆手,挺着鼓鼓的肚子走了,好像一名孕妇。

        苏菲冲她摆了半天手,心里微微有点不舍,她打了个饱嗝,感觉自己像条喷,火龙。

        从萍乡去天子岭花了四个多小时,到地方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路边有加油站和招待所,顾凌说:“估计晚上回不了市里了,要不就住这儿吧?”

        “怎么回不了城啊,我来开车就是了,我还打算回去再痛快地吃一顿莲花血鸭,喝几瓶啤酒呢!”苏菲说。

        “你真的不会上火吗?”

        “天生的体质。”苏菲笑道。

        江楠说:“苏菲的手夏天都是凉凉的,按中医来说,她应该是寒性体质。”

        “别老想着吃喝玩乐好不好?破完两个案子,松懈了吗?”我责备。

        “什么‘吃喝玩乐’,我想的明明是‘吃吃吃吃’,破案也要吃饭啊!”苏菲反驳。

        我叹息,说:“顾凌,联系那个护林人,他应该还在上班。”

        顾凌拨通那个号码,告之对方他们是警察的时候,护林人还有点不大相信,告诉他们一个地址。

        天子岭并不是旅游景区,这片山区被附近的农民承包,用来作林场,夕阳下,他们的车来到林场入口,看见一个戴着草帽的人在招手。

        下车,走到那人面前,护林员仔细看了我的证件,诧异地说:“又开始调查这个案子了?”

        “这次是并案调查,麻烦你带我们去趟现场。”

        “行,没问题,那地方我是不敢一个人再去的,走吧,趁天没黑。”护林员在前面带路,树林里异常僻静幽暗,只有鞋子踩在落叶上的细微声响,江楠被这种气氛感染,不由地拉紧苏菲的手。

        护林员一边走一边说:“……当年那件事差点没把我吓疯,差一点死在林子里的就是我了,这得亏我们村里的陈大仙,那年正月他给我算命,说今年是木年,我正好是土命,在林场上班怕是会遇到麻烦,他还送了我一句诗,什么车什么下棋,什么虎口羊肠不要走……”

        顾凌接茬道:“‘车心马角棋休下,虎口羊肠路莫行。江水澄清翻作赤,湖波荡漾变成红。’是这个吗?”

        “对对对!”护林员像遇到知音一样开心,“小伙子,看你年纪轻轻的,也懂这些啊?”

        顾凌笑道:“了解过一些。”

        护林员接着说:“我问陈大仙,这诗啥意思啊,他跟我说天机不可泄露,叫我自己参,我当时没多想,后来出了那件事才恍然明白,这大概是血光之灾吧!得亏陈大仙提醒了我,让我把这首诗缝在衣服里面,所以才躲过一劫,真是谢天谢地!那年冬天我还给陈大仙送了一个猪头表示感谢呢!”

        护林员喋喋不休的时候,我问顾凌:“你什么时候学的?”

        “这个就是《军马篇》,江湖算命的诗都是从这里面来的,其实都是些拿捏人心理的套话话,我以前看过一本书讲这个的。”顾凌解释道。

        苏菲狡猾地点破,“大概是哪个妹子喜欢算命,你跑去学的吧?不然怎么张口就来!”

        “才没有才没有!”顾凌连连否认。

        “王哥哥,有空给我算个命呗!”江楠开心地说。

        “警察不要搞这些东西,一点也不唯物……”我发现江楠一脸失望,补找道:“不过你不是警察,应该没关系的。”

        “哎哎,警官,你的警犬跑了!”护林员提醒。

        “没事,让他跑吧!”我淡定地说。

        狗来到这种空旷的环境就很开心,在林子里蹿来蹿去,此时天已经快黑了,我见狗跑得有点远,说了声:“回来回来!”

        狗居然隔着这么远听见主人的呼唤,跑了回来,嘴里还叼着一截木棍。

        “千里传音?心灵感应?”苏菲诧异地说。

        “不是,蓝牙耳机。”

        仔细一看,狗耳朵上确实戴了一个耳机,苏菲好笑地说:“你用蓝牙耳机遛狗啊?要不要这么有创意?”

        “给它点自由嘛!”我接过木棍,朝远处一扔,狗如离弦之箭般冲出去捡拾。

        护林人夸赞道:“不愧是警犬,太聪明了,训一条出来得花多少工夫呀?”

        “不,它天生就聪明。”我笑道,被人夸狗,好像比夸他自己还让他受用。

        他们途经一座林中小屋,是栋砖瓦房,挂着某某乡护林站的牌子,周围用木篱笆围出一个小院,几只柴鸡在里面悠闲地啄食,我拉住自己的狗,生怕它去惊扰鸡群。

        小屋没锁,护林人进去取了两个手电筒出来,顾凌问:“你晚上住在这?”

        “是啊,不然有人盗伐林木怎么办?”

        “一个人不害怕吗?”

        “以前是不怕,自打这里死了人,晚上还真有点怵得慌,我经常一个人看电视,到天亮才睡……一会看完现场,你们来这吃饭吧,大老远来一趟,让我招待招待。”

        “不用了,我们还得回去。”我回绝道。

        “这大晚上的还回去?我这也没啥好酒好菜,入秋的时候腌了一条野猪腿,一会剥些冬笋一起炒着吃,我打赌你们肯定没尝过。”

        我还准备拒绝,苏菲笑呵呵地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瞅了一眼苏菲,苏菲小声说:“唯一见过凶手的目击证人,多了解一点也没坏处。”

        “你不是冲着野猪腿答应的吧?”我表示怀疑。

        “我有那么馋吗?”

        “从你早上的表现看,我实在没法否认。”

        护林员交给他们一个手电筒,自己拿着一个,一边走一边从怀里掏出烟卷递给我,笑眯眯地说:“警官,尝尝这个,劲儿可大了!”

        “林子里能抽烟?”我看那烟卷是拿报纸卷的。

        “哎呀,又没人管你,天这么冷,哪那么容易失火呀!”

        虽然挺想抽烟,但我还是说:“不了!”

        护林员自己点上一根,一路走一路掸烟灰,江楠跟在后面把烟灰踩一遍,确保不会引起火灾,听说森林大火非常可怕的。

        “这儿有野生动物吗?”顾凌问。

        “都是人工林,哪有动物,偶尔能遇到黄鼠狼还有野兔,吃过野兔吗?加点香料炖烂喽,撒上把盐,可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