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四章 很可怕

第四百四十四章 很可怕

        苏菲说,“昨晚我看了一下他们的文章,都是些悬疑猎奇的东西,水平不怎么高。”

        “放心吧,我口风很严的。”吴倩说,“你们今天要走了吗?”

        “是的,去下一个地方。”

        “都没好好玩就要走啊?下一站是哪?”

        “萍乡。”

        临到要出发的时候,吴倩拎着一个小箱子从民宿追出来,说:“不好意思,我能搭个顺风车吗?我在萍乡有个朋友,一直说想见面的,正好最近店里不咋忙,所以和我姐请假准备去看看ta。”

        我说:“吴小姐,我们是去查案呀,未必会到市里。”

        吴倩笑道:“到了萍乡附近我下车就行了,要是不想带我就算了,没关系的,我下山自己找车。”

        苏菲对我说:“咱们的车多坐一个人也不要紧吧?”

        我考虑一下,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12月21日,替我开了一晚上夜车的苏菲躺在座椅上打盹,听见江楠在说:“喂,到萍乡了。”

        她一激灵醒来,看着窗外,萍乡是座小城,但在空旷的公路上行驶了一天一夜,终于进入城市,心情不可不谓激动。

        “莲花血鸭!”苏菲说。

        “晚上回来再吃吧,我们趁早去一趟天子岭,看看命案现场,晚上回来好好吃一顿。”我说。

        “莲花血鸭!”

        “早上吃这个不好吧,那么辣,肠胃能受得了吗?你先喝一杯八宝粥吧!”顾凌从小冰箱里拿出一瓶八宝粥。

        “莲花血鸭!”

        “苏菲,我们中午再去吃吧,现在还没进市里呢!”江楠说。

        “你是不是就会说这一句了?”我吐槽。

        “莲花血鸭!莲花血鸭!莲花血鸭!”苏菲对着我不停地说。

        “走走走,吃莲花血鸭去!”我彻底认输,副驾驶上的狗也开心地叫了两声,我对它说:“你兴奋啥呀,又不是你能吃的东西。”

        吴倩咯咯地笑,“我倒是知道一家小店,做得很正宗。”

        在吴倩的指引下,几人来到一家饭店,点了莲花血鸭和一些特色当地菜,灶台就在外面,看见厨师跟不要钱似地放剁椒,炒锅颠起来一团血红,我心里阵阵犯怵,苏菲却是迫不及待。

        “这边真的能吃辣呀!”我苦笑。

        “是啊,主要是这里多水多山,湿气重,所以人爱吃辣,比你们那吃辣还要厉害。”吴倩说,“苏菲,你给我的名单我都聊了一遍,他们没有认识陈大福的人,但也不排除真凶在撒谎。”

        “所有人都聊了?”苏菲说。

        “咦,你终于正常说话了?”我道。

        苏菲冲他扮个怪脸,继续对吴倩说:“聊天记录截个图,全部发到我邮箱。”

        “好!对了,只有一个人我没聊,就是竹榻村的王秀才,联系不上。”

        “你当然联系不上,他坐牢了。”

        “坐牢?原来如此!”吴倩甚至没追问王秀才怎么坐牢的,看来是不怎么关心。

        我说:“王秀才是不是追求过你?”

        吴倩笑道:“应该没有吧,在竹榻村的时候,他对我很殷勤,也许是对我有意思吧,不过也没向我表达什么呀!”

        顾凌说:“有的男性.吧,可能对你献殷勤就已经是种暗示了,至少他们自己这样觉得。”

        “呵呵,要是这都算的话,那对我有意思的可太多了。”

        苏菲说:“案发的时候,王秀才不在你们民宿对吧?”

        “不在!”

        苏菲对其它人说:“从这一点就可以排除掉王秀才了,王秀才认识吴倩,又有点喜欢她,如果他来高岭,肯定要见吴倩一面的。”

        我反驳:“即便是来杀人也要见她一面?被熟人看见不是麻烦吗?”

        “如果他没来民宿,也就不可能认识陈大福。”

        “你这是假定他杀人是为了帮吴小姐摆平麻烦,可我觉得有其它动机。”

        “为我杀人?”吴倩捂住嘴,“这太可怕了,希望那不是真的。”

        顾凌打着圆场,“王秀才不是在坐牢吗?他根本就没有嫌疑啦!咱们不是早就把他排除掉了吗?”

        这时菜端上来了,看着红通通的一大盘鸭肉,我、顾凌、江楠都不禁皱眉,江楠说:“这么红?感觉就像一堆辣椒里面藏着一点鸭肉似的。”

        “我来尝尝。”苏菲舀了一勺放到米饭上面,大口扒着,“哇,好吃!难怪叫血鸭,原来里面有鸭血的呀!”

        “这个菜可是闻名遐迩呢!”吴倩也舀了一勺,吃了一口,脸上露出笑容,“唔,太好吃了!”

        “再尝个辣椒。”苏菲兴冲冲地夹起一根辣椒,吃下去之后开心地跺脚,“好吃好吃,这个辣椒入口很香,有一丝甜,后劲很大!”

        “卧槽,辣椒还能尝出味道!?”顾凌震惊。

        在她俩的怂恿下,江楠也尝了一小口,一入口就感觉到强烈的辣味在口腔弥漫,立马拿手扇着风跑出去买饮料。

        “我看我们还是不要碰了吧!”顾凌胆怯地说。

        “同情你们,人生少了很多乐趣。”苏菲头也不抬地奚落道。

        后来顾凌发现,这里的菜就算不带“辣”字也一样辣得人耳朵发痒、额头冒汗,辣味完全渗进了那厚厚的菜油里,根本就是接受不能。

        看着苏菲和吴倩就着一碗碗米饭扫荡这些菜肴,三人瞠目结舌,简直就是一场吃辣的地区文化交流会。

        苏菲抬头说:“你们三个×市人,怎么就不能吃辣,真是×市之耻!要不是我冲锋陷阵,简直要被江西朋友瞧不起!”

        “东北人也不一定粗犷啊。”我反驳她的歪理。

        “你说辣椒这种植物吧,进化出辣味素就是不想被吃掉,结果遇上你们这种人,真是倒霉!”顾凌说。

        “没有我们这种人,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多辣椒品种。”吴倩笑道。

        这顿饭苏菲和吴倩吃得十分满足,吃完吴倩带上自己的箱子,说:“谢谢你们载我一程,又请我吃饭,我去找我朋友了,你们在萍乡呆几天?”

        苏菲回答:“不会太久,查完我们就走了。”

        “去下一个地方?”

        “也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