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一章 拒人千里

第四百四十一章 拒人千里

        跟着吴倩进了饭厅,今天还是不少客人的,估计是寒假到了,包括在山道上见过面的登山大叔,他见三人进来,赶紧把头埋下装作看报。

        吴倩殷勤地端茶倒水,苏菲问:“怎么样啊,近况?”

        “还是在这里帮忙,不过我找了份兼职,在网上陪人聊天。”

        “那也能挣钱?”顾凌诧异。

        “我也不知道该干点什么,偶然在网上看见有这样的业务,就是倾听别人的烦恼,我想我也可以干呀,收入不是很高,一天才一百块钱。我以前太好高骛远,自打创业失败之后,什么工作都瞧不上,还是自己挣钱比较充实呀,每天都有事情可忙,瞧……这是我自己挣的钱买的裙子。”

        吴倩展示她那条草绿色的连衣裙,苏菲说:“难怪大冬天穿个裙子,原来是在得瑟啊!”

        “我就喜欢穿裙子嘛,你们吃点什么?”吴倩神采奕奕地问道。

        吴倩给他们端来一些茶点,说:“我请你们的。”

        “让你请我们?不用啦,这点消费我们还是承受得起的。”苏菲准备掏钱包。

        “别别别。”吴倩按住她的手,“在山上挺无聊的,你们能来我很高兴,苏菲,晚上陪我喝酒好吗?”

        “好吧!”苏菲收起钱包,打开背包,取出两包礼品装的蟹壳黄,“给你的礼物,这是给你姐姐的。”

        “哇,谢谢,你们去桑海了?”

        “去办了一个案子。”

        “顺利吗?”

        苏菲点头,“不但解决了,我们还得到了一些新的线索,所以我们才会回到这里。”

        “哇,当警察真有意思,全国各地地跑,一定能见识到许多有趣的事物。”吴倩一脸羡慕,“对了,我在网上倾听别人烦恼的时候,认识一个女孩子,她男朋友对她不太好。”

        “比如呢?”

        “她和我打过电话,一直哭个不停,说他男朋友不重视她,还打她,她觉得这段感情非常痛苦,可是又不想轻易认输……你们可不可以去帮她呀?”

        “这个嘛,我们管不了,你建议她报警吧!找当地派出所。”

        “我不是没说,可我觉得她就跟我以前一样,执迷不悟,好像越陷越深的感觉。”说着,吴倩水汪汪的眼睛里满是悲戚。

        “我可以看看聊天记录吗?”顾凌问。

        “可以!”吴倩翻开手机递过来。

        苏菲和江楠也凑过来看,那女孩发来的消息,字里行间都透着痛苦,可她又很矛盾,明明恋情如此痛苦,却又反复强调她不会放弃,她多么爱他。

        江楠忍不住捂住嘴,顾凌说:“她被洗脑了。”

        “洗脑!?”

        “我觉得,她陷入了一种错误的认知模式,自己只要做得足够好就可以挽回男友的心,可是这个男友明显就是个渣男……”

        “我也觉得是渣男!”吴倩赞同地点头,她在三人对面坐下来了,“而且也说了,她始终不相信。”

        “是自欺欺人吧?”江楠说。

        “自欺欺人,就是我说的错误认知模式,问题是她怎么会形成这样一种认知,从她反映的男友叫她做这做那来看,我觉得是精神控制。”

        “pua?”苏菲说。

        “有这种可能!”顾凌点头,“再这样下去很危险啊!”

        “是啊,她还自残呢!说什么痛苦可以让她清醒。”吴倩蹙眉道。

        “你不要再劝她了,越劝她越是逆反,试着跟她聊聊pua的套路,让她自己来识别,当然报警也是个办法,毕竟男友已经使用暴力了,《反家暴法》可不是摆设。”

        “我不懂什么pua哎!”吴倩眨着眼睛说。

        “我回头给你一个邮件吧,以前我办一个案件的时候,系统学习过那些玩艺。”

        “谢谢啊!”吴倩拿着托盘走了。

        苏菲用一种好奇的眼神看着顾凌,顾凌说:“看我干嘛?”

        “系统学习过?那你还一直单身?”

        “学归学,那些东西我觉得拿来用就有点不道德了,这就叫作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比如塑造人设这一环,把自己包装成海归精英、霸道总裁、柔情浪子,这不是技不技巧的问题,根本就是诈骗。”

        “你可以扮个富二代嘛!”

        “我是普通人呀,怎么装富二代,我家真的特别普通!”

        顾凌越强调苏菲越觉得好笑,其实我早查过顾凌的家世,父亲是检察官,母亲创办律师事务所,标准的富二代,但他自己还不知道大家都知道他是富二代的事情。

        也许他隐藏这些,是不希望自己笼罩在父母的光环之下吧!

        “怎样洗脑呀?”江楠好奇地问。

        “其实洗脑很简单啊,就是给你规定一种新的角色,洗脑的人会用各种手段把你关在这个角色里面,久而久之,你的身心都会蜷缩在这个角色里面。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传销,被骗进的人一开始都是抗拒的,传销分子让你每天唱歌、听课、学习,规定严格的作息时间,为了不关禁闭不挨饿你的身体会先假装服从,久而久之连内心也服从了,甚至变成传销分子的帮凶,深信做这个真的能发财。”

        “当你长期做一件事,就会相信它的合理性,毁天灭地的魔王都有自己的一套理由!”苏菲说。

        “那我怎么确定我们当法医、当警察不是被洗脑了?呃,这不算冒犯吧?”江楠问。

        “区别的标准是你有没有选择的自由,我现在是警察,但我马上可以辞职,明天去当清洁工,把你洗脑的人不会让你有这样的选择权,你只能是这一种角色。”

        “原来如此!”江楠以拳砸掌,“王哥哥的解释真是浅显易懂呀!”

        三人闲坐到傍晚,我才带着狗来,坐下来饮了杯茶说:“那具遗体掉在山崖中间了,搜救队也没办法,杨队长在联系市里看能不能调个直升飞机过来。”

        江楠惊讶地说:“直升飞机,明天我可以去看吗?”

        “没啥好看的,下次我们去坐直升飞机。”我笑道。

        苏菲记得不久之前,我对江楠是连理都不理的,看来他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那层冰壳正在慢慢融化,替闺蜜感到开心的同时,她的潜意识里传来一阵刺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