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三十九章 众怒难惹

第四三十九章 众怒难惹

        “我们一定会抓到他,就像现在抓到你一样!”苏菲摔门而去,才发现外面站了一堆警,察,大家都带着震惊的神色。

        “这肯定不行!”视频通话中,马叔回答,“就算我们权限再大,怎么可能越过司法程序直接处死嫌疑人?那是杀人!”

        此时已经是傍晚,四人坐在一家小饭店里,桌上摆着酱油虾、炒田螺、凉拌三丝、炒烤麸,但是却没人动筷子。

        我说:“我的意思是,先注射让心脏停跳的药,等他说出真相,再把他救活。”

        “这是你的主意还是苏菲的主意?”马叔问。

        我看了一眼苏菲,撒谎道:“我的主意!”

        “我呀,危及到嫌疑人性命的事情我们不能干,无论你们多想知道‘凭栏客’的下落,就这样!”通话结束。

        “用麻,醉,药骗他呢?”顾凌提议。

        江楠摇头,“注射麻,醉药的体感是不一样的,而且人的意识会模糊,他可能什么都不会说就直接睡过去了。”

        苏菲说:“就算真的给他注射毒药,他也不可能说,因为‘凭栏客’就像他在世上的另一个同类,他和我们说这件事的目的只是求死,他不想坐牢!”

        “两个罪犯,在峰顶上相互对视,好奇妙啊!”顾凌感慨,“至少我们可以确定一件事,‘凭栏客’是从那天傍晚就开始蹲守的。”

        我说:“下午徐队长都快把桌子拍碎了,他啥都不肯说,放弃吧!这条线索断了。”

        “可恶!明明就在眼前!”苏菲愤愤地拿起一个田螺用牙签挑着吃。

        江楠也拿起田螺来吃,说:“这是我第一次吃这种软体动物呢,味道还挺好的。”

        “有股奶油味,桑海菜真是吃不惯,我还是喜欢辣一点的。”苏菲说。

        顾凌用一根筷子“挑”田螺,吸得比她俩还快,看得三人叹为观止,江楠好奇地问:“你为什么可以用筷子挑?”

        “不是挑,教你们一个技巧,用筷子把螺肉往里面一揣,把它塞紧,然后猛吸一下就出来了,主要是因为螺尾有缝隙,如果不揣一下吸气的时候就会产生对流,无法形成负压。”

        苏菲若有所思,“塞紧之后反而可以吸出来?”

        三人不禁朝她看去,发现大家的注视之后,苏菲笑道:“喂,我不是受到了什么启发,我就是在考虑怎么吸这个玩艺。”

        “哈哈,我们现在都有点依赖你的智商了。”顾凌说,“不管怎么说,这次的案件算是顺利拿下了,要不要干一杯。”

        四人举起手中的茶、啤酒、饮料,碰了一杯。

        “吐真剂怎么样?”吃着饭,顾凌再次提议。

        “没用的,吐真剂本质上不过是一种麻,醉药,只是会降低人的思考能力,他不想说还是不会说。”江楠说。

        “况且也不合法,还是别想了。”我说,“但是这条线索仍然是有价值的,我们可以查一下那天傍晚不在民宿的人有哪些,如果凶手在那里住的话。”

        “我们还要回高岭?”苏菲问。

        “回去一趟,然后去下一个地方……你不要吃这个,这是壳,我给你挑肉吃吧!”我对桌边跃跃欲试的狗说。

        “哇,他真的给狗挑螺蛳肉吃,比对女朋友还体贴!”苏菲惊呼,江楠也咯咯地笑。

        吃完,狗还想要,我说:“好啦好啦,只准吃一个,回去我再喂你。”

        苏菲提议:“给阿楠也挑一个呗!”

        “哎呀哎呀!”江楠揪着苏菲的衣服抗,议。

        “你们是长着手的!”我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吃完饭,四人回酒店,和真相擦肩而过的苏菲有点郁闷,一晚上又喝了好几罐山得利啤酒。

        飞机是第二天一早的,苏菲醒来的时候,接到顾凌的短信,叫她赶紧看微,博。

        微,博上铺天盖地全是游戏主播惨遭杀害的新闻,虽然不知道这些自媒体是从哪里得到的情报,但他们的情报非常片面,并不了解孙培尧的杀人动机,只是粗暴地解读成同行间的嫉妒,因为在那个平台,苟贼人气第一孙培尧第二,这个结论仿佛唾手可得。

        四人坐上出租车去机场的时候,苏菲还在刷微,博,意外发现一条新的消息,苟贼来桑海开追悼会的粉丝得到消息之后,现在全部跑到孙培尧家里声讨,目前已经达到了两千多人,把整个小区都堵了。

        “他们为什么要去找那个姐姐的麻烦!”江楠说。

        “他们还能找谁麻烦,杀人犯的家属,在一般人眼中,就和杀人犯一样!”苏菲说。

        “那不是太不公平了吗?”

        “是不公平呀!”

        “停车!”我对司机说,车停之后,他说:“我们去一趟!”

        “可飞机马上要飞了。”顾凌说。

        “那就延期!”我说,“我们过去处理一下这件事!”

        “呃……”顾凌犹豫着,“有必要吗?当地警方会处理的。”

        “我们去帮帮这个姐姐吧!”江楠恳求。

        苏菲低头沉思,那天晚上被扇的一巴掌,好像脸颊还火辣辣的,可是邹文静确实很热情地招待过他们,对他们很好,她说:“走吧!”

        等他们赶到小区,看见人山人海的粉丝团,有人举着“杀人凶手血债血偿”的标语,孙培尧家的玻璃悉数被砸碎,外面聚集着许多人,在喊:“杀人偿命!杀人偿命!”

        保安虽然来了不少,但他们明显不怎么想管,只是站在外围看热闹,偶尔提醒一下,“喂,不要踩草坪!”

        “让开!让开!”

        我带着他们三人奋力拨开人群走到最前面,我亮出证件,叫这帮闹事的人赶紧散开,否则以非法聚众罪逮捕。

        回应他的是一片愤怒的质问:“他凭什么要杀掉苟贼!”、“我们要讨回公道!”、“必须得有人为苟贼的死负责!”

        “嫌疑人已经逮捕了,你们跑来欺负女人小孩算什么本事,这就是你们要的公道吗?请你们理智一点!”我吼道。

        尽管这样说,仍无法平息众怒,那一张张愤怒的面孔仿佛在说,杀人者全家暴死街头都是活该,同情才不是留给这种人的,他们不要讲道理,他们只要宣泄心中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