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引狼入室

第四百三十五章 引狼入室

        苏菲说完,屋内充满了惊讶的切切私语,苏菲继续用笔记本播放录播视频,在徐队长的建议下改成投影仪,这样大伙都能看得清。

        播放的片段是那晚九点左右的视频,没有快进,大家认认真真地看着,当播到九点零四分的时候,镜头摇晃了一下,然后恢复正常。

        不少人暗暗吞咽唾沫,小声询问同事:“那就是杀人瞬间?”、“可是他的表情好平静啊!”

        苏菲倒回去,一帧一帧地播放,孙培尧当时在认真解说一场术士对阵猎人的比赛,脸上带着傻呵呵的微笑,眼镜反着屏幕的光,根本没有显露出任何异常的神态。

        “苏菲,我来把音频解析出来吧!”顾凌提议。

        苏菲把位子让给顾凌,顾凌打开一个专业的音频制作软件,把音轨一条条分析出来,播放其中一条低音轨,音量开得最大。

        9点4分51秒,音纹出现个峰值,清晰地传出“噗”的一声。

        “咣当”,由于大伙都太过投入,一名小警察居然把椅子都带倒了,他站起来,不可思议地说道:“嫌疑人居然一脸平静地在直播中杀人!”

        “太……太恐怖了!”

        “当警察以来,不,我从小到大都没听过这样的杀人手段。”

        “是啊?”苏菲望着画面中定格的孙培尧的脸说,“一个普通人拥有这样的心理素质,简直不可思议。”当然,孙培尧也许压根就不是普通人,他就是人群中的异类,是天生犯罪人。

        大家完全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反复观看那晚的直播视频,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上午十一点,徐队长打开灯,斗志昂,扬地说:“去申请逮捕令,把嫌疑人拘回来,仔仔细细调查他的工作室,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要放过。”

        众人先出去了,徐队长走过来,笑着对我说:“方队长,这都是你查出来的吗?”

        “不是。”

        “那是你们小组一起讨论出来的吗?”

        “也不是,全是苏菲自己得出的推理,她很聪明。”

        徐队长笑着看向苏菲,道:“陶警官,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呀!”

        “谢谢。”苏菲敷衍道,心里却微微有点不爽。

        “这案子如果不是你们特别专案组介入,可能嫌疑人就这样从我们眼皮子底下逃掉了,这种杀人手法简直就像电影一样,想都不敢想呀!你们果然不一般……我们局里还积压着一些旧案,方不方便……”

        我礼貌地回绝,“我们还有自己的任务,这次案子真的是碰巧撞上,等查完我们就要离开桑海。”

        “好好好,既然方向已经明确,我相信很快就有结果。”

        徐队长走后,我问苏菲:“你昨晚是在寻找这些证据?”

        “不是的,这些是早上现找的,我昨晚在看他以前的视频,他打牌很细,考虑周全,可是这两天却频频犯错,所以我觉得他有心事,杀人本身也许就是一秒的事情,但杀完人怎样骗过警察,就算心理素质再强的人也会承受压力吧!”

        我微笑,“干得好!我请你们吃饭。”

        顾凌说有点事情要说,叫我和江楠先走,办公室内只剩下两人,顾凌说:“昨晚那块薄膜是怎么回事?那根本不是现场发现的对吧,是你自己带去的,你骗方哥说找到线索了。”

        苏菲瘪了下嘴,“胡思乱想。”

        “那你今天早上为什么不拿出来?”

        “拜托,我们的搜查方式不正规,这种证据哪能拿出来?”

        苏菲往外走,顾凌在后面问:“杀人动机呢?”

        “等他自己交代吧!”

        孙培尧当晚就被带回来,但他拒不承认杀人罪行,反复强调案发时自己在直播,警方连夜搜查他的工作室、网络购物记录、聊天记录等等。

        下午苏菲补了一觉,晚上精神多了,和我、顾凌、江楠站在审讯室外面旁观。

        监控画面中,面对徐队长的反复质问,孙培尧虽然很紧张,却什么也不说,其实口供的环节只是对案件的补充,一旦警方找到关键证据,没有口供也是可以定罪的。

        站在孙培尧的立场,他现在只能赌,一言不发,赌警方找不到证据。

        “真是可怜。”江楠感慨。

        “同情他呀?”苏菲说。

        “我是同情邹姐姐啊,一旦罪定下来,她就得一个人抚养孩子,也许还要出去打工,生活一定会一落千丈。”

        “杀人的代价从来都不是一个人承担的。”我说,“那孩子长大,因为父亲是杀人犯,就业、工作、婚姻都会受到影响,确实很可怜,但这也是社会现实。”

        苏菲平静地说:“我认为他以前杀过其它人,否则不会有这样的心理素质。”

        “你是不是从第一眼就开始怀疑他,就因为他和你推测的凶手相符?”我问。

        “我开始怀疑他,是案发之后,当谈论起苟贼的时候,他露出一种释然的表情,就像摆脱了一个疾病似的。”

        审讯无法再继续下去,徐队长给孙培尧先办了行政拘留,离开审讯室的时候,他意味深长地看了几人一眼,短暂的视线接触中,苏菲读到了一种仇恨。

        四人回酒店休息,刚走到门口,邹文静冲出来,抓着苏菲的衣服哭着说:“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培尧是多么善良的一个人,你们为什么要说他杀人!”

        苏菲拉住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说:“我知道你心里难过,但我们查出来,就得抓人,这是我们的工作!”

        “姐姐,真的对不起,我们也没办法。”江楠歉疚地说。

        邹文静用泪眼扫过四人,挣脱开苏菲,“你们一定弄错了!哪怕花再多钱请律师,我也要救他出来,他是无辜的!”

        “邹姐姐,从目前的线索来看,他不可能是无辜的。”苏菲认真地告诉她。

        话音未落,一记耳光落在苏菲脸上,四人都呆了,邹文静被自己的冲动吓到了,说:“我根本就不应该接待你们,简直是引狼入室!”

        然后跑了。

        “苏菲,你没事吧?”顾凌关切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