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三章 专心致志

第四百三十三章 专心致志

        “将军和苟贼关系不好,他的话哪能信呀,其实昨晚我和培尧还在聊这件事,觉得有可能是外面的人干的,桑海这两年治安也不是很好,苟贼晚上开着好车出去,遇到坏人也是有可能的……”这时门铃响,邹文静站起来,“光顾着说话了,外卖送来了,我们吃饭吧!”

        邹文静叫了一份豪华的海底捞外卖,五人一起吃饭,苏菲有点心不在焉,她拿一次性手套包住一个小番茄,然后小牙签戳它,邹文静笑道:“多大的人呀,吃饭的时候还玩。”

        吃完饭,苏菲问今晚要不要去护送孙培尧,邹文静说:“不麻烦了,他和保安说了,晚上保安陪他回来。”

        “那送饭呢?”

        “他今天吃外卖,我这两天不想做饭,女人的问题。”邹文静笑道。

        “那你早点休息哦!”江楠说。

        “有空来玩。”

        离开邹文静家,一直走到小区门口,一言不发的苏菲突然说:“瑞士军刀,陪我喝点东西吧!方队长,你俩先回酒店。”

        “你打算每天晚上都喝酒?”我埋怨。

        “下班后怎么样是我的事情,请不要干涉。”苏菲笑着回答。

        “早点回来!”我叮嘱一声,和江楠先走一步。

        顾凌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呀?”

        “嘿嘿,你猜对了,我要进那间工作室搜查,方队长肯定不会答应的。”

        “呃……这事要慎重啊!”

        苏菲避开话题,“昨天不是叫保安回忆一下那辆车,去问问吧!”

        结果孙培尧工作室所在的小区保安对那辆车并没有印象,苏菲就到附近的快餐店里坐着,买了一个圣代,打开手机看直播,主要是为了确认孙培尧的下班时间。

        顾凌说:“今天邹文静的态度是不是有一点……戒备呀?她对我们还是挺好,可总觉得没之前那么亲了。”

        “三番五次去查她丈夫,戒备也是正常的。”

        “这案子如果真的是陌生人做的,我们还查吗?”

        苏菲专心地看直播,没有回答。

        顾凌掏出手机自己玩开了游戏,夜色渐深,外面的行人也开始稀少,只是偶尔有车辆经过,苏菲自言自语似地说:“人为什么杀人呢?”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以前就有犯罪学家提出过天生犯罪人的假设,我想这应该是进化的代价,越来越健全的社会福利把好的坏的基因统统保存下来,人类已经无法通过自然选择淘汰不适应的基因了。”

        “警察做的事情,也只是在给进化的漏洞打补丁,我们是社会的白细胞。”

        “无比赞同!你知道什么时候犯罪率最低吗?”

        “不知道。”

        “世界规模的大战之后,那些犯罪基因全部在战场上得到宣泄,反而社会会稳定相当一阵子。”

        “按我的理解,只是男人变少了,7成犯罪的主体都是男性。”

        “哈哈,也有道理……苏菲,等抓住‘凭栏客’我们要不要出去玩?放松一下。”

        “对我来说,抓住‘凭栏客’本身就是最快乐的事情,到时候我也许会在家里宅两天,看看书,好久没看书了。”苏菲的视线又回到手机上。

        “是吗?”顾凌略微有点失落,本来是想约苏菲出来的。

        “啊,他下班了!”苏菲关了手机站起来。

        两人鬼鬼祟祟地躲在附近,待孙培尧独自一人离开小区之后,他们溜进去,来到那间工作室,苏菲熟练地用开锁工具撬开门,打开灯的时候发现一个纸片飘落在地上,她说:“他这么谨慎的吗?居然在门缝了夹了张纸?”

        “这种谨慎很可疑。”顾凌掏出手机拍照,苏菲问他干嘛,回答:“我把屋里的样子拍下来,走的时候恢复成原状,别被看出来。”

        “你真细心。”苏菲赞道。

        苏菲第一时间去检查卫生间,卫生间大概只有六平米,她看见纸篓里有换下来的尿不湿,除了卫生间的臭味,并没有闻到什么异味。

        那天在屋里闻见的消毒水味道,今天也变得很淡,主要是窗户开着,像是故意要散散气味一样。

        顾凌打开电脑,发现有密码,他说:“该死,我没带工具,进不去。”

        “有别的招吗?”

        “我可以把硬盘重启,但那得拆开机箱,实在太明显了……”机箱上面有一层灰,碰了肯定会有痕迹,顾凌环顾四周,看见工作状态的路由器,于是掏出手机,“我试试能不能连上wifi,回去之后通过wifi来骇进电脑。”

        “真有你的。”苏菲一边说一边打开抽屉检查。

        屋内没有任何异常的东西,检查完毕,二人准备离开,突然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吓得他们几乎叫出来。

        只见我默不作声地站在门外,苏菲捂着胸口说:“方队长,你要吓死我们呀!”

        “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果然又是搞这种违规搜查!我怎么说来着?”

        “如果不查,我今晚恐怕会睡不着。”

        “对!”我冷笑,“你的睡眠比法律重要。”

        顾凌说:“方哥,我们这就走。”

        两人退出门外,把门缝里的纸片仔细夹好,我无奈地叹息,说:“假如你们被发现,在这儿被起诉,我们还要不要去抓‘凭栏客’了?”

        “没有风险就没有收获。”苏菲回敬。

        “那你不要当警察,去当私家侦探吧!你有收获吗?”

        “这个算不算?”苏菲举起手,手里夹着一小块塑料膜。

        顾凌惊讶地问:“在哪里找到的?”

        “桌子下面!我知道,方队长肯定又要说,塑料膜哪里都有,这算不上证据,但至少也算一个方向吧?”

        我皱眉,“但……他不是有不在场证据吗?”

        苏菲微笑,“那真的是不在场证据吗?”

        我追上去问:“什么意思啊?”

        苏菲头也不回地答:“我回去休息了,明天再说。”

        我和顾凌对视一眼,叹息抱怨道:“这家伙!”

        隔日一早见面的时候,我发现苏菲顶着两个黑眼圈,头发也是草草扎起来的,他说:“你又喝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