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一章 还原真相

第四百三十一章 还原真相

        “有一次苟贼在公开场合说孙培尧的糗事,说他有那方面的问题,每天要穿尿不湿,坐在旁边的孙培尧脸都烧到耳根了,可苟贼还是喋喋不休地说,坐一桌上的另一个主播反复提醒他,可他就是不听。孙培尧站起来走了,还把一把椅子给踢倒了,你说人家隐私人家不高兴这是正常的吧,可苟贼那混蛋却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觉得孙培尧不给他面子。于是在w薄上阴阳怪气,发私信叫我们联合封,杀他!”

        “你们都是同行,怎么封,杀?”

        “就是把大家直播的时间排满,让他的直播没人看,小主播靠这个维生,没有流量坚持不了几天的。孙培尧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主动找苟贼赔礼道歉,苟贼说想出名就要忍别人不能忍,我就说你两句你就受不了了?孙培尧说愿意做任何事情来道歉,苟贼说那行啊,叫你老婆跟我!”

        “你在场?”

        “我当然不在场,不过苟贼是个大嘴巴,是他后来告诉我们的……我猜孙培尧一定恨不得杀了他,这种要求能忍就怪了,但为了前途还是答应了。我听说苟贼搞他老婆的时候还叫孙培尧站在旁边,你们看过《鬼灭之刃》吗,苟贼买了cos服叫他老婆扮成祢豆子,孙培尧扮成灶门炭治郎。”

        “你是说打扮成动画片里面的人物?这都什么爱好呀!”

        “因为苟贼又宅又中二,意思是羞辱孙培尧,看着自己的‘妹妹’被上……”

        “什么?他俩是兄妹?”

        “是啊,亲兄妹。”

        “那他们怎么结婚的?”

        外面有警,察喊:“队长你别问了,那是动漫剧情!”

        好不容易才把这件事解释明白,徐队长说:“你意思是死者叫孙培尧扮成动画片里的哥哥,看着自己的‘妹妹’被人强x?”

        “就这意思。”

        “这什么人呀!你为什么要发威胁信重提这件事?”

        “说了挑拨离间嘛!自打孙培尧甘心当狗之后,苟贼也少花力气提携他,现在他俩霸着平台第一第二,我就是个万年老三,我恨呐,所以想挑拨一下,我真的不知道后来发生了这件事,也不知道你们会认为我有杀人动机……你们可以去查孙培尧,夺妻之恨杀父之仇,如果我是他我一定忍不了,人一定是他杀的!”

        “我们的调查不用你给建议!”这时队长接到电话,听完之后对将军说,“刀上面没有验出dna,看来那把不是凶器,行了你可以走了!”

        “哎呀,真是的!”将军长松口气,“我上午直播的时候你们把我带走,这影响太恶劣了,粉丝还以为我怎么了呢?我要你们公开澄清这件事。”

        “澄清你挑拨离间的事情?”

        “不不,澄清你们弄错了,我也是公众人物呀!”

        “你应该反思一下自己的行为!你们这些主播个人素质低下,为了点流量不择手段,赶紧走吧!”徐队长不客气地说。

        放走将军之后,徐队长出来问苏菲:“你说案发那天你在孙培尧家里,期间还见过他,属实吗?”

        “徐队长,我不可能包庇他的,他的不在场证据是真的。”苏菲回答。

        “那这个直播有没有可能说提前录好?”

        顾凌说:“那个游戏里面是有时间的,整个直播我都有看,没有停顿的迹象。”

        徐队长沉吟起来,苏菲想起一件事,“八点左右,他用照片遮挡了摄相头,邹文静说他在抽烟,大约也就遮挡了五分钟,那么短的时间不可能外出作案。”

        讨论来讨论去,得出结论,苟贼毙命的时间,孙培尧百分之百在工作室里直播。

        “他妻子呢?”有警,察问。

        “更不可能了!”苏菲说,“和我们在一起呢!”

        我说:“有没有可能是买凶杀人?孙培尧收入不低,据我了解,除了直播的工资还有打赏分成、代言、发软文、打比赛的钱,他的收入又多又杂,拿出一点雇凶手应该不难吧?”

        江楠惊讶地问:“大家现在就拿他当凶手看了吗?”

        苏菲说:“不是不是,只是怀疑,毕竟这种事情作为动机完全充分了。”

        “可是突然怀疑他,大张旗鼓地去调查他们家,把陈年旧帐都翻出来,那个姐姐不是太可怜了吗?他们刚刚有孩子,生活那么平静,可不可以低调一点?”

        这种话,任何一个警员说出来都会吃上级的批评,好在江楠并不是警员。

        徐队长居然听了她的意见,温和地说:“小姑娘,这条线索是你们几个在跟,那就你们去查吧,警,察是和人打交道,考虑人情也是应该的。”

        “谢谢队长!”江楠笑着感谢。

        苏菲说:“功劳我们不会抢的,查出来还是算你们的。”

        “哪里话哪里话!”徐队长客气起来,“没有你们几位在,这案子不会这么快有进展,各位的办事效率真的高,我手下这帮子实在不能比。”

        四人暂时告辞,顾凌说:“如果是买凶杀人,孙培尧的电脑上肯定有痕迹,我们要不要白天偷偷去他工作室,进入他的电脑看看?”

        我说:“不行,这不合法。”

        “可以前也用的啊?”

        “我们现在在外地,不要造次,留下把柄让本来合法的证据不合法,事情就不好办了。查案子不单单是还原真相,也要为之后的司法程序作铺垫。”

        江楠说:“对了,薄膜上鉴出了死者的dna,那就是用来包裹尸体的。”

        “塑料膜肯定是铺在室内的,我们可以计算一下,杀人现场是一个多大的空间。”我提议。

        “凶手为什么要烧这个呢?”顾凌产生一个疑惑,“有必要烧吗?”

        “这个凶手比较谨慎,连处理尸体都是死者的车,他一定不想留下任何与自己有关的东西。”我说,然后换一种方式烧。

        江楠用天平称量烧化的塑料膜,在纸上计算,“10*10c,m的塑料膜烧完就剩2克,要是这样算的话……证物展开应该有两米见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