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章 非常嫌弃

第四百三十章 非常嫌弃

        然后播放了几张交通监控拍到的画面,驾车的明显是凶手,可他戴着口罩,加上是夜晚,完全无法辨认面貌特征。

        苏菲说:“车上没有血,看来死者当时是被裹在一大块塑料膜里面的,可能就放在凶手脚边,弃尸的时候凶手把尸体扶正,然后抽走塑料膜,让血涂得到处都是。”

        顾凌说:“特意把人扶到驾驶座上,有一种尸体自己开车过来的感觉,间接反映一种惩戒心理,凶手觉得死者被杀害,是死者自己的问题。”

        听到这段分析,有几名警,察诧异地看向顾凌,有人问:“你们×市警校的教程是不是比我们要全啊?”

        “平时多看看犯罪心理学嘛!”徐队长说,“你看人家,和你们一样大,已经在刑侦局工作了,你们呢?整天就浑浑噩噩!”

        “也没有那么厉害。”顾凌羞愧地笑笑。

        我把在弃尸点找到的薄膜放在桌上,说:“这是我昨晚在现场发现的,这么大的薄膜,多半是用在农业或工业上面的,源头应该比较好查……我们来查吧!”

        “行,有各位协助真是如虎添翼,希望今天这案子能有进展!”徐队长宣布散会。

        我对苏菲说:“我们去查薄膜的来历。”

        “为什么我要和你一起?”苏菲反问。

        “顾凌在网上查,江楠,你也可以跟我们一起。”

        江楠说:“我跟着也发挥不了作用,尸体刚刚解剖完,我想再看看,顺便把薄膜鉴定一下。”

        于是我和苏菲去这附近的五金店、化工店打听,两人衣着随意,带着一条狗,就像散步一样,早晨的桑海忙忙碌碌,到处是急着上班的人群。

        苏菲说:“这里的工薪阶层,挣得比咱们多吧?”

        我说:“你羡慕啊?但这里消费也高啊,房子都要几百上千万……对了,知道我在竹榻村多留一天,做了什么吗?”

        “吃好吃的?”

        “不是,我去走访了王秀才的前妻,了解了一下他的情况。”

        “王秀才不是已经被我们排除了吗?”

        “可是我注意到一件事,王秀才以前很‘老实’,在他去高岭游玩之后性情大变,开始肆无忌惮地家暴,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爱上别人了,对妻子已经毫无兴趣了,大概是民宿的吴倩吧!”

        我摇头,“我认为他经历了‘蜕变’,这个人被押在蓝昌,我想可以见一面。”

        “我们至少还有七个嫌疑人查,你这样按步就班地来,什么时候能抓住‘凭栏客’?”

        “我有我的步调。”

        苏菲一脸嫌弃,“又是老刑警那一套经验主义,你以前破的案子一定不多。”

        “没有认识你的时候,我一样能破案,你喜欢推理,我更注重感觉,这是殊途同归的……小姑娘明显长得挺可爱,一开口就爱贬低别人,你还抱怨以前同事关系差,我觉得你自己的责任最大。”

        听见我夸自己可爱,苏菲心里倒是挺受用,脸上却装作不屑。我走进一家五金店,向店主询问有没有塑料薄膜……

        查到中午,周围几条街的店都问了一遍,并没有实质性进展,中午二人在一家街边店吃猪脚饭,我一边吃一边用胳膊肘推搡伸出桌子的狗头,“我回去再喂你啦!这个你不能吃呀!”

        我的手机响了,为了防止狗叼猪骨头,他说:“帮我接一下。”

        苏菲小心翼翼地从我怀中掏出手机,是顾凌打来的,他说:“菲菲?你们要回来一趟吗?将军被传询了,已经查出来是他发的威胁信,另外在他家搜到了一把刀,还在作鉴定。”

        “不是吧?他?”苏菲震惊。

        “我也挺意外的,大家都说凶手抓住了。”

        于是二人赶回去,将军正在接受审讯,一堆人在外面围着看,审讯室里,徐队长拍桌子喝道:“何滔滔,你再胡搅蛮缠,只会加重自己的罪行!别以为我们没有证据。”

        “我没有杀人,真的没有杀人!”将军都快哭出来了,“就我这个鼠胆,平时连蟑螂都不敢踩,哪可能杀人呀!”

        “你怎么解释这个?”徐队长拿出那把刀。

        “那是我买来拍照的。”

        “寄给死者的信里面的照片?”

        “是……”

        “他搞过你老婆,这就是你的杀人动机?”

        “不不不!”将军拼命摇手,“我单身呀,哪有老婆。”

        “‘老婆’也未必是指合法妻子,据我们了解,你和死者共同包,养小妃,两人都与她发生过关系,很明显你和小妃关系更好,你想独占小妃,所以对死者起了杀心。”

        “不不不!”将军哭丧着脸,“小妃也就是玩玩,哪可能为她杀人呀,不值得!我不是不知道小妃是什么样的人,她不但和我俩睡,还和苟贼的小舅子勾勾搭搭,还跟一个网上认识的摄影师有一腿,她就是个公交车!”

        “不要回避问题!”徐队长严厉地说。

        “您到底叫我交代什么呀?”

        “10号晚上,你在哪?”

        “小妃那,她可以作证。”

        “以你俩的亲密关系,她的证词是站不住脚的。”

        “不是……”将军苦着脸笑出来,“你们就认定是我杀的人喽!信我是写的,但我没有那个念头,我那封信其实……其实……是挑拨离间。”

        “挑拨谁和谁?”

        将军沉吟着,“不会告我诽谤吧?”

        “你说!”

        将军随即抛出一个重磅炸弹,“苟贼搞过孙培尧的老婆。”

        听到这件事,在场众人都惊呆了,江楠捂着嘴说:“不是吧,那个姐姐居然和苟贼……”

        审讯室里,徐队长问:“你意思是,死者和孙培尧的妻子偷过情?”

        “不,不是偷,情,如果是偷,情那还算正常,苟贼是正常人吗?自打出了名之后他就膨胀得没边了,逮谁喷谁,孙培尧刚来平台的时候跟着他混,苟贼去哪都领着他,就像带着小弟一样,身边有只小t狗确实满足了他的虚荣心。哪知道这只舔狗有一天咬了他,于是苟贼放出话要封杀他!”

        “你话别说得那么隐晦,什么叫‘咬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