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九章 打比赛

第四百二十九章 打比赛

        “新卡呀!”

        “太超模了,根本没的打。”

        “没办法,这游戏就是一个版本比一个版本强,你一个版本不开包,就被吊打。”

        “现在玩个游戏,比养孩还麻烦。”

        “要不我们玩战棋吧,那个是公共卡池。”

        于是二人去玩炉石战棋——炉石附带的一个游戏模式,八人竞技,苏菲运气好,鱼人流一路过关斩将,最终和顾凌来到决赛。

        顾凌说:“哈哈,厉害啊,居然进决赛了,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赌什么呀?”

        “谁输了请另一个人喝酒。”

        “行啊!”

        苏菲排兵布阵,倒计时结束,比赛开始,结果顾凌那边只有一个吵吵机器人,面对苏菲这边乌泱泱的随从大军瞬间被抬走。

        苏菲大骂:“混蛋,你py啊,有这样放水的吗?”

        “哈哈,我手滑了,‘一不小心’把我七个随从全卖掉了,愿赌服输,我请你喝酒。”

        “滚,我睡觉了!”苏菲并不想让他得逞。

        谁知过了一会,有人敲门,彬彬有礼地说:“你好,客房服务。”

        开门一看,服务员小哥送进来炸鸡、沙拉和盛在醒酒器里的红酒,苏菲惊呆了,询问是不是送错了,服务员小哥看了眼小票说没错。

        原来是顾凌替她叫的,苏菲没好气地打开微讯,说:“谁叫你给我点这些的?”

        “我输了嘛!”

        苏菲照着小票上的价格把钱打过去,顾凌说:“我请你的嘛,今晚你还请我按摩了。”

        “你不收我就把吃的扔你门口!”

        “好吧好吧!”顾凌收了钱,“早点休息哦。”

        “知道啦!”

        酒店的消费很高,莫名其妙花了几百块苏菲也挺肉疼,但是红酒的味道确实不错,甘醇浓郁,她一杯又一杯地喝,等十二点江楠回来,一整瓶酒都喝完了,脸上只泛起微微的红晕。

        “咦,炸鸡啊!”江楠看见食物很开心,抓起来就吃,“你干嘛叫这么贵的客房服务?”

        “某人献殷勤,我不想白吃人家的,就付了钱。”苏菲翻着白眼说。

        “哈哈,顾警官对你真好,哪像我哥哥啊,一路上爱搭不理的。”

        “他那个闷葫芦,能和你一起出去散步,简直就像阿姆斯特朗在月球迈出的一小步……你们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

        “东遛遛,西遛遛,哦对了,他叫我带他去弃尸点,大半夜的去那还真有点害怕呢,不过他的狗在附近扒到一些东西。”

        “什么呀?”

        “明天再说吧,累死我了,洗澡睡觉。”江楠开始脱,衣服。

        隔日早上起来,四人去附近吃生煎馒头,我评价道:“没想象中那么好吃。”

        “主要是路边摊做得太敷衍,真正的生煎馒头是要放皮冻的,蒸好了一咬都是汤汁,这个直接往里面放糖。”顾凌说。

        “就这还卖两块钱一个,桑海的消费真是吓死人。”我抬头看见苏菲的脸,“菲菲,你昨晚又喝酒了?”

        “你管我?”苏菲回敬,“你儿子昨晚发现了什么?”

        “我听江楠和我说了一下案子,我的狗在附近玩的时候扒到了这个。”我把一个证物袋扔在桌上,里面是一坨烧焦的塑料,仔细辨认会发现那是一团塑料膜。

        苏菲拿起研究,然后顾凌接过去看,说:“这没准就是用来包裹尸体的。”

        “这么大的薄膜,超市肯定买不到,需要一些专门的渠道,我们又多了一条线索。”我说。

        立了功的狗在桌边开心地叫,伸脑袋想叼个生煎馒头,我温和地责备它:“怎么这么馋呀,早上又不是没喂你?”

        早上来到公安,局,徐队长请他们一起参加案情讨论会,我坐下来后,会议室里响起不少“哇好帅呀”、“他是警,察吗”这样的切切私语。

        有个坐在角落的小警,察不停地偷瞄我,每看一眼,脸就红一分。

        本人倒是满不在乎地抽着烟,苏菲望着他轮廓清晰、微有胡茬的侧脸想,不过是一具漂亮的皮囊罢了,她才不会被这种肤浅的东西吸引呢!

        年少轻狂的时候,她也曾被漂亮的外表吸引,但那几段恋情都仓促结束……

        随后,徐队长进来,向大家介绍,“这位是×市刑侦局的我叶警官。”

        “大家好。”我点头致意。

        “不要拍照!!!”徐队长喝斥几个不成器的手下,“有点礼貌没有!侬老早伐是一直号称自噶普陀f4嘛,哪能啦?乃么来了额卖相更噶好额就瘪特了咯?”

        几个年轻的警察羞愧地低头,虽然苏菲他们也听不懂徐队长说了些啥。

        然后开始聊案子,除了已知的部分外,局里警,察查到苟贼和数名同平台的主播有过节,都是些鸡毛蒜皮的纷争,但是苟贼嘴贱,在粉丝面前喷人家,把小事闹成微,博撕x的程度。

        苏菲说了他们昨天的发现,警,察纷纷感慨,“一天就查到这么多吗?”、“你们工作效率这么高的吗?”

        “都学学!都学学!”徐队长趁机把手下教育一顿,“另外尸检的完整结果也出来了,我给大家都发一份,死者吸入的麻醉,药已经查明是一种肌松剂,吸入那个之后人会全身无力,但还有意识。”

        另一名警,察举手说:“那封威胁信,我们信息科查到了ip落地,是曹杨路的红惠小区4单元。”

        “很好,去查一下到底是谁发的……”

        “不用了。”苏菲想起来,“那个地址,是死者包,养的小三住的地方!”

        徐队长点头,把这个任务分派给几名警,察,然后叫关灯打开投影仪,开始播放一段监控录相。

        这段监控拍到的正是弃尸点,午夜十一点左右,苟贼的车停在那里,车上下来一个把自己裹得很严实的男人,探身去车里取什么东西,然后两手插兜离开现场。

        徐队长说:“这是现场的监控,凶手是一名身高一米八左右的男性,体型中等,右撇子。我们也找到其它路段的阶段,拍到了这辆车,显然凶手在弃尸之前转了一大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