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八章 诡异的巧合

第四百二十八章 诡异的巧合

        巧合的是12月10号那天的监控刚好不见了。

        “这也太巧了吧?”苏菲嘀咕道。

        顾凌从手机上翻出苟贼那辆车的照片,问保安和物业有没有印象,二人都大摇其头,保安说:“我们值班是三班倒,或许其它保安见过吧?”

        “那我把照片给你,你可以帮我问问同事……”见保安不怎么情愿,顾凌补充一句,“能提供证词我们有奖金。”

        “好的好的,我明天帮你问!”保安的态度马上改观。

        离开这个小区,顾凌说:“确实蹊跷啊,偏偏这天的监控消失不见,我现在都有点怀疑了……可是,孙培尧哪有时间作案呀?”

        “先不考虑这个,我们现在该想的就是,把案发前后围绕死者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调查清楚。”

        回到邹文静家呆了一阵,九点的时候,三人去接孙培尧,孙培尧说:“谢谢你们帮我妻子送饭啊!”

        “不是说今晚不直播了吗?”苏菲问。

        “本来是打算鸽一天的,但是苟贼的事情主播圈里都知道了,大家商量要不要晚上一起公开。”

        “公开了吗?”

        “没有,临时收到平台的站内信,叫我们暂时保密,苟贼的经纪团队正在想对策。”

        “经纪团队?”

        “苟贼白天要直播,还要把录播剪辑传到网站上,还要打理微,博和公,众号,靠他一个人自然是不行,所以雇了一支经纪团队的……别说他了,我自己也雇了两个助手呢!”

        “难不成他们还打算瞒下去,或者找别人来接任?这种工作接任不了的吧?”顾凌好奇地问。

        “谁知道呢!苟贼的死对他们打击是巨大的,这种事情在主播圈里也是从未有过的,我听到风声说经纪团队准备召集粉丝来开追悼会,到时候我们应该都会参加。”

        苏菲说:“问一件事情,苟贼在死前给你打过电话,他和你说了什么?”

        “哦,他晚上准备约我去按摩。”

        “那家店?”

        “是啊,他说他先到那里等我,后来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没打通,又发微讯,我心想这小子该不会睡着了吧,哪知道是出事了……我可以给你们看手机上的记录。”

        孙培尧交出手机,给他们看自己没打通的电话,苏菲点头,“苟贼有没有侵犯过谁的妻子呀?”

        “问……问这个干嘛?”孙培尧脸色一白,“我不知道!!”

        苏菲摊手,“没事了,谢谢!”

        把孙培尧平安送到家,邹文静说了些感谢的话,还拿了半颗榴莲请他们吃,说要不明天还过来,顾凌说:“哈哈,老是蹭饭不好意思啦!”

        “没事啦,我一个人在家可寂寞了。”说着拉着江楠的手,“有你们陪我聊天真的很开心,有空就来哦!”

        “好好好,有空一定来,你们早点休息。”苏菲说。

        门关了,苏菲走到电梯又走回来,掏出猫眼窥探器,顾凌责备道:“干嘛干嘛,别这么猥琐好吧!”

        “嘘!”苏菲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开始偷窥他们夫妻二人,看罢说:“很普通,没什么值得怀疑的。”

        “有必要这么极端吗?”

        “这招是和陈叔叔学的,拜访完证人之后杀个回马枪,看看他们的反应,往往有意外发现哦!”

        江楠说:“我觉得这个姐姐没有对我们伪装,我能感觉出来,她确实是好人。”

        苏菲笑笑,“是我小人之心。”

        三人打的经过那家保健会所的时候,苏菲要求下车,顾凌说:“都十点了,你还要查这儿么?”

        苏菲笑道:“要不我请你们按摩吧,顺便问一下情况。”

        “好啊好啊,我好久没作spa了!”江楠开心地说。

        “真是不知道客气的家伙!”

        “哈哈,我跟你还客气?”

        会所里面确实有几名技师认识苟贼,但是那天他没有来,三人舒舒服服地来了一套马沙鸡。

        一天奔波,回到酒店顾凌已经困倦不已,只想倒头就睡,三人正拿着房卡找自己的房间,突然身后传来一个阴沉的声音:“不许动!”

        这一声把他们都吓精神了,一扭头,发现我带着狗站在暗处,江楠开心极了,“我哥哥,你怎么半夜就到了?”

        “有夜间的航班,我想就不用等到明天了,就是它受了点罪。”我揉了揉狗头。

        “靠,你要吓死我们,神出鬼没的!”苏菲笑着抱怨。

        “你们啊,也真是能管闲事,桑海死个主播也要帮着查,是案子有意思,还是有人拜托你们啊?”我问。

        “我的锅!”顾凌说,“那个是我喜欢的主播,在这里撞见这案子,觉得不能不管……方哥,你要是不愿意查,我们现在撤还得来得及。”

        “我人都来了你还说这话,查吧,既然都开始了,只是尽快结束!”

        “有我哥哥在,我相信一定会很快水落石出的。”江楠说。

        苏菲抱着双手酸他,“是吗?说的好像以前破案都是他的功劳似的。”

        “桑海的本帮菜都没让你的嘴变甜?”我笑着回敬。

        “哪有时间吃本帮菜啊方队长,这一天我们忙坏了。”

        “有进展么?”

        苏菲用耸肩代替回答。

        我说:“你们回去休息吧,我带这家伙去溜达一圈,又是飞机又是汽车,可把它憋坏了。”狗子似听懂了主人的话,开心地转圈,迫不及待地先跑开了。

        我走后,江楠追上去说:“我哥哥,等我一下,我下去买东西。”

        两人并肩走在一起。

        苏菲望着他俩的背影,心里有种灌了醋似的感觉,一向骄傲的眼眉也不禁惆怅起来,顾凌拿手在她眼前晃,“菲菲,在想什么呢?”

        “没事,我在想案子。”苏菲故作轻松地笑道,“回屋睡觉吧!”

        洗完澡,苏菲约顾凌打游戏,很快进入状态。

        苏菲用的潜行者还在做任务,顾凌的战士掏出一把奇门兵器,咣咣捶脸,一群凶神恶煞的海盗跳出来,五费的时候苏菲就原地爆炸了。

        这游戏的特点就是越玩越气,苏菲气得太阳穴突突跳,在微讯语音里怒骂:“你那什么玩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