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七章 难以置信

第四百二十七章 难以置信

        “是啊。”苏菲说着,伸手敲门……

        邹文静开门,见到是我们很开心,苏菲表示要做饭。

        “真是的,还要拜托客人作饭,谢谢喽!”邹文静笑盈盈地说,看来她特别喜欢江楠。

        坐下之后,邹文静说:“我听培尧说了,他朋友苟贼居然被杀了,简直不敢相信,我心里还在嘀咕,那犯人是不是还在附近游荡啊,叫他晚上别播了,可就是不听。你们来得正好,今晚他九点下播,你们可不可以‘护送’一下他呀!”

        “行啊!”苏菲爽快地答应,“一会饭我也帮你送吧,我有件事想问他,关于苟贼的。”

        “那就再好不过了!”邹文静合着双手说,“我今天真的好担心哟!”

        “放心吧,你丈夫不会有事的,我们分析了,觉得多半是私仇……你见过苟贼么?”

        “见……见过几面。”不知为何,邹文静突然有些慌乱。

        “他私下是怎么样一个人?”

        “有点江湖气吧,那次几个主播带着家属出去玩,苟贼包了一艘游艇,感觉他特别豪爽,就是说话有点直……培尧对他一向很尊敬的,毕竟培尧刚来桑海的时候受过他不少照顾。哦对了,我觉得苟贼和将军关系不大好。”

        “将军?”

        “也是个主播,一开始将军在平台的人气最高,后来苟贼起来了,跑到他前面,大概是眼红吧!听说有次参加比赛的时候,他们在休息室吵起来了。”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是听培尧说的,应该只是一件小事。”

        “这是什么东西!?”顾凌在逗孩子,拿起桌上一个奇怪的装置问道。

        “吸奶器。”

        “哦哦,不好意思……”顾凌赶紧放回去了。

        “不要瞎搞!”苏菲喝斥,然后对邹文静说:“我去厨房把这只盐水鸭切了吧!”

        “谢谢你们哦,我真希望你们每天都能来陪我。”邹文静笑道。

        弄好几道菜,四人围着桌子吃饭,邹文静抱着孩子,挑一些软烂的食物给他吃,看着孩子吃东西,她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这一幕也让苏菲由衷地感觉到温暖。

        “孩子真可爱呀!”江楠夸赞道。

        “哈哈,你将来也生一个。”邹文静说。

        “要是遇到像你丈夫一样好的男人,也许会考虑呢!”

        “他才不好呢,心眼特别小,老是和我呕气,昨天半夜回来,我问他去哪了,板个臭脸不说话,差点没吵起来。”

        苏菲敏锐地捕捉到这个细节,“他昨晚和我们出去之后,几点回来的?”

        “呃,我是不是说错话了?”邹文静哈哈一笑,“他大概是去对面的茶餐厅吃夜宵去了吧?”

        “我问他几点回来的!”

        邹文静察觉到了苏菲的严肃态度,有点不知所措,江楠小声提醒,“菲菲,别这样啦!”然后对邹文静说:“苟贼遇害的时候你丈夫还在直播,他有绝对的不在场证据的,我们没有怀疑他,请放心。”

        “哦哦哦!”邹文静松了口气,“一点回来的,不,十二点半……他就是夜猫子,十二点要吃夜宵,可我和宝宝睡得早,哪有时间给他做。”

        苏菲也缓和下来,“我们不是怀疑他,只是苟贼遇害前后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得理个清楚。”

        “理解理解,工作嘛,只是你刚刚像讯犯人一样,让我莫名有点紧张。”

        “我检讨。”

        “没事啦!没事啦!”饭桌上的气氛再度融洽。

        吃完饭,苏菲叫江楠留下来陪邹文静,自己装了一盒饭菜,和顾凌去送饭。

        孙培尧的工作室在对面小区,入夜之后,千家万户亮起灯光,在桑海这种生活节奏贼快的地方,很容易让人冒出感性的念头,顾凌就对着那一大片璀璨灯火“唉”了一声。

        苏菲说:“别发无聊的感慨。”

        “我发什么感慨!”顾凌说,“我在想人类的婚姻这么多不幸,归根结底原因只有一个,我们虽然实行一夫一妻制,但人类本身并不‘一夫一妻’。”

        “什么意思?”

        “真正一夫一妻的动物,像草原犬鼠,它们是真的相伴到老,绝无二心,试问人类有几个能做到?本性上来说我们和黑猩猩一样混乱疯狂,一夫一妻真的是太多隐患。”

        “可是一夫多妻也不行啊!娶不到妻子的男人太多,社会就会乱。”

        “所以我才‘唉’一声,除了一夫一妻,人类目前没有更好的婚姻制度……你以为我在想什么?”

        “我以为你在想,‘唉,每扇窗户后面都有一两个努力打拼的年轻人’。”

        “我怎么可能想那个呢?这只是我意识流一瞬间闪过的思绪。”

        “哲学家!”苏菲笑着称赞,“你为什么在想这个,你家……”

        “不不,我爸还没有外遇……但我预测,也快了。”

        “你预测?”苏菲噗嗤一笑,同时想到一些自己家的事情,又笑不出来了。

        来到孙培尧的工作室,苏菲敲门,孙培尧以为是妻子来送饭,没确认来者就直接开门,看见苏菲的时候,他的表情震惊极了,“怎么是你!?”

        “帮你妻子送饭呀,她在家担心坏了,担心凶手还在外面……对了,你早点回家。”

        “谢谢谢谢!”孙培尧的表情又恢复正常。

        苏菲的视线扫过屋内,他的工作室就是一个单间,一览无余,一张床、一台电脑、一个卫生间,她依稀闻到一股消毒水的味道,还有焚烧东西的臭味。

        “不好意思,我还在直播,谢谢你们哦!”拿过饭盒,孙培尧关上门回去了。

        苏菲站在门外发呆,顾凌催促半天“走啦”她也不动,她掏出猫眼窥探器朝里面看,只看见孙培尧对着电脑说话打牌,也没什么异常。

        “开玩笑吧?你怀疑他?”顾凌说。

        “为什么不能怀疑?”

        “你这是先入为主,因为你推测出来的‘凭栏客’和他很像,所以老觉得他有犯罪基因。”

        “你这么了解我呀?”苏菲笑笑,走向电梯。

        当走出小区的时候,苏菲停在门口,去找保安调取监控,一看监控,她发现了一些反常的事情……